林大钦诗特色辨析

    潮州唯一一位文状元林大钦,不仅20岁出头便独占鳌头,这在中国科举史上实属罕见,且少年聪颖无比,才华横溢,尤善于诗对,而备受人们的称誉、关注。他的妙对虽没有结集传于后世,只是以轶闻故事流传下来,但他的诗则收集入《东莆先生文集》第五卷中,计有五言古86首、五言律117首、七言律16首、七言绝句53首、五言绝句77首、六言绝句6首,加上《附游阴那七言律一首》,共356首。林大钦的诗不但数量不少,而且有较高的成就和鲜明艺术特色。
 
   与陶诗同异辨析
 
   关于林大钦诗的特色,吴二持先生已在《林大钦诗似陶彭泽论析》中,说“他的诗逸韵天成,清丽脱俗,极似陶渊明的田园诗”,并引用历代论者的论说予以证实。吴先生还认为,“在人生追求上,在出处进退上”,“林诗与陶诗仍有比较根本性的差异”。对此,吴先生也用大量的例证进行较为全面的论析,最后得出结论:“林诗极似陶诗的自然田园风味,但林大钦不像陶渊明自觉脱却儒家入世的仕途道路,取向往田园生活的隐者的处世态度,其田园诗具一种自然平和、欣喜乐观的意味。林大钦则因其《廷试策》所论的一腔‘治国平天下’的政治热情无法实现,无奈地离开仕途,又不能忘怀于济苍生的政治追求,故他的田园诗于萧然自得、骨带烟霞之中,另有一种茫然、慵倦、孤寂、无奈的意绪流露于楮墨间。”有关林诗与陶诗这些方面的同异,吴先生已经论析得十分清楚,故本文不再赘述。不过,笔者认为,除吴先生所论析的这些同异外,林大钦的诗与陶渊明的诗还有其它方面的同异,更有他自己的艺术特色。现试图作出如下探讨性的辨析。
 
   历代论林大钦诗似陶诗者,多以其诗“蕴藉和平,幽闲淡雅”(王岱《诗序》);“萧然自放,骨带烟霞”(陈衍虞《东莆先生文集·序》)。笔者认为,除此之外,林诗与陶诗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相同点,就是林大钦的诗像陶渊明的诗一样,“善于将深刻的哲理融入诗歌的形象中,使平凡的素材表现出不平凡的意境”(《百科辞典·文学词典》)。如《故园行》的“所贵山岳重,所贱微埃轻。”《浅水吟》的“水浅波浪少,枝卑风不高。”《桑麻遣兴二首》其一的“上天垂雨露,何物不生春。”《贫居》的“日明花自媚,山寂鸟还鸣。”《积雨》的“羽雀追飞尽,迥烟拂树低”等,在林大钦诗中比比皆是。这些情、景、理交融形成的意境,还突出地表现在他的《夜雨》:“风寂秋灯静,气溟烟堂深。天地思寥落,诗书静可寻。”以及《秋暮书怀四首》其一的“秋风吹古道,行旅渐疏稀”等等。这些诗令人读之,回味无穷,往往为之神往。应该说,这也是林诗似陶诗的一个鲜明特色吧!
 
   林大钦诗与陶诗的差异,除了吴二持先生所论析的外,还得从两人归隐时的年龄和官职及为官时间的长短、是否亲自“躬耕自资”等方面找原因。林大钦是在明嘉靖十一年(1532)那年,因《廷试策》博得嘉靖皇帝赏识,而亲擢为状元,授翰林院修撰(从六品),开始了3个年头实只有1年多的仕途生涯,便以“母病”为由,疏请归养,归隐时还不上23周岁。而陶渊明则是从29岁开始,先后做过江州祭酒、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小官,为官的时间约13年,在41岁那年才弃官归隐的。应该说,陶渊明是看清了当时官场上的尔虞我诈和社会政治的腐败黑暗,才“不为五斗米折腰”而真心归隐田园的,故其诗有吴二持先生所论析的“在丘壑烟霞中自然而平和,甚至表现出相当的喜悦与满足。”(《林大钦诗似陶彭泽论析》,下同)林大钦归隐时则血气方刚,为官的时间也不长,未能完全看清当时官场的黑暗,而是在感到自己的政治理想无法实现的情况下,才无奈地选择归隐,所以他的诗也就出现有如吴先生论析的“不时流露出诸如壮志未酬的不平之气,和那种惆怅、茫然、孤独与无奈的感叹和感伤的意绪。”
 
   同是弃官归隐,陶渊明一直过着“躬耕自资”的隐居生活,林大钦则是“归里后在家乡华岩、宝云岩设座讲学”(《仙都乡族谱》),不是像陶渊明那样亲自参加劳动生产,体验劳动生产带来的乐趣。在林大钦的诗中虽有“自施锄艾力,会见根株移”(《除棘》)的吟咏,和在《自叙》中所说的“怀古问经,畜鸡种黍,亲学老圃”,但其目的是“学圃度清秋”(《田园杂咏八首》其二),而把主要的精力都放在教学培育人才和“怀古问经”上。这样,他的田园诗就只能是“细扫落花吟白日,更邀长老话桑田”(《田园词四首》其二),因而缺少像陶渊明的《归园田居五首》其三:“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道狭草木长,夕露沾我衣。衣沾不足惜,但使愿无违。”那样表达出诗人对劳动生活的亲身感受和归隐的决心,更多的是通过所见所闻来歌咏幽居生活和田园风光。故林大钦的诗题材极为广泛,田园斋居、山石林泉、日月云霞、烟雾雷雨、花鸟虫鱼、桑麻稻黍、瓜果蔬菜、青榕幽竹、樵夫农人等等,以及范蠡、张良、诸葛亮、谢安石等“昔贤”和陶潜、李白、杜甫等诗人,无不要成为他吟咏的对象,正如曾迈在《诗序》中所说的“林塘可乐,云山可栖,樵子田夫可侣,木石鱼虾可友。游乎无构之圃,自歌自咏。”并倾注了他对农民疾苦的同情情感。在《田父》中,他就写出了:“暮烟纷已蔼,农父月中归。辛勤何足道,所喜愿无违。”但是,如此辛勤地劳作,农民们还是难于解决温饱的问题,因而当他看到“今年春穗熟,幸免寒与饥”(《农情》)时,也就为农民可免除一时的饥寒而感到欣慰,同情农民疾苦之情自然就溢于言表。由此可以看出,林大钦的田园诗“言非浮物也,皆心声也。”(曾迈:《诗序》)
 
   鲜明个性特色
 
   因为林大钦刚刚涉足仕途,便辞官归隐,他的诗也就难免要有像他的《廷试·策》那样“屈注奔腾,神气宛肖”(薛侃:《传》),酷似“三苏”的风格。有学者论说:“他的一首《啸歌》就可谓是直抒胸臆了:‘青山谁与歌,白云空婆娑。壮心徒激烈,岁暮将若何?三杯起高咏,一啸净秋波。纵横何足道,意气郁嵯峨。’……这才是当年对大廷,‘咄嗟数千言’的林大钦!”的确,在林大钦的诗中确有一些是直抒胸臆的。这不但有别于陶渊明的田园诗,更应该说,是林大钦的诗表现出来的个性艺术特色。
 
   纵观林大钦的诗,除上所述之外,还有他自己的鲜明艺术特色,比较突出的是以道学思想入诗。有学者说其“是以心学义理入诗”,倒不如说是以道学思想入诗更为准确,更为全面。在他的诗中,虽有一些是谈心说理的,如《感兴十七首》其三:“君子重慎独,恒德终不移”;其六的“断除嗜欲思,永彻天机障”;其八的“心在万物外,身在万物中”;其十六的“一身自潇洒,万物何嚣喧”等,但更多的是说道论道和以“道”论教。有关此一方面的,在他的诗中俯拾皆是:《冬斋书兴十二首》其五的“有欲情俱幻,无为道始尊”,《感兴十七首》其四的“一元浑无象,众识妙中虚。斯理苟能明,何必读多书”,《感兴十七首》其十二的“缉熙赖恒性,感寂应自知”,《感兴十七首》其十三的“德由天性合,道以形化流”,《田园杂咏八首》其五的“大道不易方,自然有成理”,《田园杂咏八首》其六的“一抚天地悠,万障属虚无”,《咏史六首》其三的“功名不可为,虚恬聊自得”等等。通过这些诗句,我们可以看到,林大钦是崇尚道家学说的,也阐明了他隐居后所主张的“道以无为为妙,学以无欲为要”(《与戚南山黄门》)的观点。特别是《林塘歌》的“壮心逐风景,遂与功名疏”、《秋夕》的“聊当凭天命,委志顺虚无”和《田园幽兴六首》其二的“净心遣纷业,悠志在无为”等,不仅表明了他崇尚道家学说的思想,而且体现出他辞官隐居的心态。
 
   在林大钦的诗中,还有一个比较明显的特色——富有浓郁的乡土人文气息。读林大钦的诗,总有一种亲切感。此种亲切感,主要来源于他的诗所表现出来的地方乡土人文特色。他在七言律诗《吾乡》中,便写出家乡的风俗习惯和淳朴的民情民风:“吾乡风俗自淳古,直道时存畎亩民。衣服不殊天朴在,藩篱剖折话情亲。粤歌鲁酒春相问,云榻烟蓑老傍人。故凭童冠将桑梓,浴水风雩语性真。”他的《果园六首》,仅观其各首的诗题:《桃》、《李》、《龙眼》、《荔枝》、《梨》、《柑》,一眼便能看出他所写的,是潮州地区常见的特色青果。他在《卧起即事三首》其一中,还写出潮州最常见的石榴花特色:“雨意云垂白,榴青花欲燃。”这种花的叶子青绿,花朵火红,红得像火烧一样,连初发出的嫩芽也是红的,故潮人称之为“红花”。《草堂看花十二首》其七的“一夜小塘深雨露,莲枝又放数根香”,则写出了家乡荷塘特有的景况:在一夜之间便有好几根带着卷曲成尖尖叶子或花蕾的枝茎露出水面。《幽意》的“五月荷花雨,阴晴屡不分”和《甘雨》的“六月六日苦炎热,翻然一雨疑清秋”等,更是写出当地特有的气象、气候。潮人有喝工夫茶的习惯,在林大钦的诗中也有所吟咏:“扫叶烹茶坐复行,孤吟照月又三更。”(《斋夜》)像这样的诗和诗句,在林大钦的诗中还多着呢,因而读林大钦的诗,总会使人感受到浓浓的乡土味而倍感亲切。
 
   林大钦的饮酒诗也是很有特色的,虽与陶渊明的饮酒诗有着明显的区别,但与李白的饮酒诗倒是有点相似,两人同是借酒解愁。于是,他自然就联想到诗仙李白,如《月下吟》的“借问谪仙人,呼月何如予”和《秋夕遣兴四首》其四的“往有高人李谪仙,停杯向月问秋天”等。因此也就有了“沉吟昔人诗,斟酌黄花酒”(《秋日黄花酒六首》其二)和“定与鹿门同出处,不妨杯酒付清歌”(《蓬门二首》其一)之咏叹。不过,李白的饮酒是看清“钟鼓馔玉不足贵”,而寻求“斗酒十千恣欢谑”(《将进酒》),林大钦则是因“醉月辞轩冕”(《春园屋壁八首》其五),而借酒消愁、向往“对酒狂歌可自由”(《甘雨》)。又正因为如此,他在《春园醉歌》中,才歌咏出:“人生得意能几何,斗酒相逢倾怀抱。”这与李白被“赐金放还”后,在《将进酒》诗中所吟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是有所相似的。可是,林大钦的饮酒又不像李白那样狂饮,而是“醒时白云歌,醉作青海舞。”(《遣兴》)因此,笔者认为,林大钦的饮酒诗,虽没有李白那种浓厚的浪漫主义色彩,但却有近似其豪迈奔放的风格。
 
   总之,林大钦的诗既极似陶渊明的田园诗,又与其有着明显的差异,更有他自己的鲜明个性艺术特色。笔者自认学识浅薄,不可能更准确、更全面地辨析出林大钦诗特色,但笔者希望,至少也可抛砖引玉,以引起世人的共同重视和关注。  
 

作者: 
林树源
来源: 
潮州日报(2011.03.02)
浏览次数: 
1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