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大千与潮学研究者交往文事

    张大千 (1899—1983年)原名正权,后改名爰,字季爰,号大千,别号大千居士、下里巴人,画室名大风堂,四川内江人。其是20世纪中国画坛最具传奇色彩的国画大师,无论是绘画、书法、篆刻、诗词等都无所不通,是一位深受人们爱戴的伟大艺术家。先生生前曾与马来西亚著名潮学研究者萧遥天 素有交往,颇多韵事,成为潮人津津乐道的艺坛佳话。 
 
   萧遥天(1913—1990年),潮阳棉城人。自幼聪颖出众,1930年曾到上海美专学习。抗战胜利后,应著名汉学家饶宗颐 之邀,任潮州修志馆编纂,主编《语言志》和《戏剧音乐志》,1950年去香港,1953年定居马来西亚槟城,为著名潮学研究学者,被誉为“东南亚潮人一枝花”。著述包括考据、散文、小说、联语、诗等共40种,约600万余言。
 
   萧遥天有缘获交画坛大师张大千是在1935年,当时初入艺术门槛的萧遥天年方22岁,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穷学生”,而“大千先生三十六岁,蓄着一部浓黑的胡子,已是誉满天下了。”萧氏 十分珍惜这难得机遇,虚心向大师请教从艺学问。惜从此之后,很长时间里他们都没再见过面。
 
   1963年,张大千客居狮城,在潮籍画家陈文希处偶然看到萧遥天著的语体文散文集《食风楼随笔》,读了一下,如沐春风,沉醉其中,爱不释手,赞道:“读惯文言,语体向来少看,唯萧遥天的语体文,百读不厌。”不久,大千赴吉隆坡举办画展,在会见当地文艺界名流时,意外重晤萧遥天,两人握手话旧,相谈甚欢。画展结束后,大千先生返回狮城,不久即寄赠《松荫高士图》给萧遥天,在左上款题“遥天道兄留之张大千爰”,并盖上“张爰”、“大千居士”两枚印章。
 
   大千十分赞赏萧氏文学艺术才能,曾评说:“萧遥天的笔墨很深刻,是融诗书画于一图的文人画中的佼佼者。”他常随身携带萧氏的散文集,暇时品读,“深感可醒倦眼,诱发奇思”。萧氏后来出版古体诗集《食风楼诗存》时,大千欣然应邀提笔题签。1982年,萧氏抵台北摩耶精舍看望久病新瘥的大千先生。寒暄片刻后,萧氏拿出所绘的《鸦雀无声图》向其请教。大千看后欣然铺纸命笔,以遒劲的行草大书“萧遥天诗文书画展,弟大千张爰拜题”。当张老 押上印章后,脱口道:“我在千千万万人面前推荐,这便是信物。”还说萧氏“下笔深刻”、“往往超过齐白石 ”,足见张老对萧氏评价之高。
 
   张老晚年想请名家写自传,萧氏获悉后即奋勇请缨。张老甚高兴,谓“承为作小传,猥以浅陋,得附高名以传,喜极欲狂矣!”萧氏得到张老首诺后即着手整理资料,编排好纲目,书名拟定为《大千世界》。之后萧氏每写完一篇初稿,即邮寄给张老审阅。后因张老患眼疾加上台湾报人谢家孝又率先刊行《张大千先生的世界》,萧氏只得中途搁笔。张老逝世后,萧氏感恩张老生前“深爱之挚情”,又着手续写《大千世界》传记。但好事多磨,世事难料,不久张氏也因操劳过度而与世长辞,《大千世界》终成未竟之作,实为憾事。 
 

作者: 
陈卓坤
来源: 
羊城晚报(2011.03.10)
浏览次数: 
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