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咏梅和她辍笔的老爸

    写杂文、随笔的黄老,大名叫璋尊。他是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从广州明湖旁的暨南大学历史系毕业后,分配到广西工作的。我和黄老是潮州同乡, 乡谊甚篤。春节前,我在梧州拜访他。
   退休前, 黄老是梧州市一家主流报纸的主任编辑、副刊部主任,还兼任市作协副主席、自治区杂文协会副会长。黄老出生于侨居地泰国,因是归侨,“文革”曾被当成“特嫌”迫害,原来做清高体面的工作,后下放到饭堂卖饭票。平反后,黄老爱党爱国的信念始终不动摇,他努力学习,不断进取,工作和学术都有建树,还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他原本是写新诗的,改革开放后也许有了新感觉,改写杂文、随笔,曾有两篇杂文在全国获奖。有《苦净斋随笔》杂文、随笔集等作品行世。黄老退休十余年,身体欠佳,已极少动笔啦。
    闲聊中,我问起他小女儿咏梅新近工作和写作的情况。因为,我有好几年没遇见她啦。黄老说,她在广州一家报社当编辑,等一下我送本她的小说集《隐身登录》给你。
   咏梅读初中和高中时,已出版《少女的憧憬》、《寻找青鸟》诗集。在世纪之交的1999年或2000年,咏梅读研时,被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学联评为跨世纪人材,到人民大会堂接受李岚清副总理的颁奖。她读研那阵,我有一次到桂林出席一个会议,受其父之托,帮她带物品到学校。根据聊天得来的素材,随后,我写了《黄老和他获奖的小女》,被一家省报的副刊采用。
   黄老走进书房拿出《隐身登录》到客厅送给我。我接过书,说了声谢谢,欣赏一番书本的装帧设计,翻阅了作者简介及目录,表示回家好好拜读。
   《隐身登录》是花城出版社2010年1月版的。从该书的作者简介及黄老谈话中了解到,咏梅从2002年开始小说创作,在《花城》、《钟山》、《收获》、《人民人学》、《大家》等杂志陆续发表小说。多篇小说作品被《中华文学选刊》、《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作品与争鸣》等转载。《文学报》、《文艺报》、《南方文坛》等媒体做过专题推介。出版了中短篇小说集《把梦想喂肥》、《隐身登录》及长篇《一本正经》等。其中,短篇小说《负一层》,中篇小说《单双》分别进入2005、2006年中国小说学会短篇中篇排行榜。
   末了,黄老的夫人汤阿姨要出街买菜,她叮嘱我中午一定要在他们家吃饭。我说声谢谢,我还有点事要办,改日再来。她走后,我和黄老又喝了几杯工夫茶,聊了一阵。黄老说,去年,他带咏梅回潮州,家乡的作协同行听说她来,一定要请她吃饭。他语气略带幽默地说,你若再写介绍咏梅的文章,标题就应是《咏梅和她辍笔的老爸》啦。我猜测,他的意思是,女儿写作和名气胜过他哩!
    后来,我在网上“百度一下” 黄咏梅及其《隐身登录》,有人评论她作为一位70后的文学硕士,是为数不多的不强调女性意识的年轻女作家。她的小说脱离了90年代以来年轻作家“私人化写作”的窠臼,也有别于其它70后作家的“时尚”或“小资”的叙事。她摒弃了复杂的情节,均由生存的琐事构成,对广州等城市的市井氛围进行捕捉和还原,具有浓郁的岭南文化风格。但主题绝不像小说里的故事那么简单,而是异常的深沉与严肃,蕴含着对于我们这时代中生存和情感的深切思索。她的小说最大特点,一是“活”,人物、细节、语言文字都活;二是很生活化,很真实,和现实靠得很近,从叙述语言到人物、故事都很时尚,是“挑战时尚的时尚书写者”,其小说语言,被认为是“沉稳舒缓,绵里藏针”,内里气韵流动,饱含着悲天悯人的情怀。难怪有人称她是广州当今文坛的三大才女之一。
    喔,黄家姑娘咏梅,几年没见,即已簇拥一群寄居在都市里的小人物,在生活里隐身登录,等待我们填写用户名、密码,等待俗世的认证……
 

作者: 
苏泽猷
来源: 
作者提供
浏览次数: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