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素贞大拙胜巧

    在最早的一团女演员中,谢素贞可算是最“拙”的一个,人家是千娇百媚的身段形态,旖旎香艳的角色情节,她一般是老旦、女丑,只有一个本行当的长戏《八宝公主》,她演刀马旦八宝公主。但现在人们记住她,却是双枪老太婆,是李姐。
 
     谢素贞的身世也很“拙”。10岁的时候,她怙恃尽失,手足俱无,孤零零一个来到汕头给人家帮工。素贞干活不吝惜力气,样样活做得仔细,家主一家也没拿她当外人。晚上,活儿都做完了,得便就跑去附近的大同戏院看戏尾,无人时,在厨房里学着戏里的人物偷偷地比划动作,心里有个念想,就不安于过这样的日子。1952年她16岁了,暗地里跑去考戏,考取了怡梨戏班。迁户口的时候,素贞还不晓得自己的生肖和姓氏。开头学的是乌衫行当,学《和睦成家》,但因练声不得法,嗓子坏了。按戏班规定,两个月无戏出台就得走人,但素贞不能走,离开戏班她能去哪呢?戏班就是她的家了。
 
     就留下来,给女演员洗衣服。她勤快,也能吃苦,一个个给师父们倒痰盂,领导吩咐不到的她也尽心地做了。虽留在戏班,可距离做戏却那么遥远。1953年,潮剧界开始提出培养武旦。怡梨好武戏是公认的,有了培养女演员开武旦行当的契机,谢素贞就向武师陈木龙求教。失嗓了,武旦是她当演员唯一的路了。
 
     木龙师父不看好她,也懒得教她,谢素贞看起来不是那种聪明的样子。磨不过她,就教一招,她不敢烦师父,一旁老实练去。一个马步一站半天,站到蹲不下去。每天早上4点就起床,她起来的时候戏班里做饭的师傅还没起来,她练到6点钟,才去叫武组其他人起床,然后大家一起再练2个钟头。吃早饭时先去把师父的粥盛起来凉着,然后自己吃过,上台扫地铺好草席,没戏时学戏,有戏时帮声。后来增加文化课,买个识字本,每天学10个字。
 
     知道自己不聪明,不敢讨巧,认真老实地学去。那刀枪武器都是重家伙,女演员的体力一般是吃不消的,但不敢推托,因为那是自己唯一的机会。谢素贞的刻苦是有名的,1953年底,潮剧六大班号召向谢素贞学习,并分别开武旦行。后来,谢素贞成为木龙师父唯一带出来的弟子;而且由于嗓子休养好了,她能开腔唱曲了!于是,她由武旦转为刀马旦,《打花鼓》中饰花鼓女,让谢素贞在1954年省汇演中获大会表演奖。谢素贞出头了。她是潮剧界第一名刀马旦。
 
     1956年谢素贞如愿以偿当上演员了,也有一定名气了,但谢素贞还是很质朴,不敢有脾气,感到委屈了,躲到天台哭完把眼泪擦干无事人一样回来。床头是跟戏曲和文艺有关的书和杂志,或者小说。羡慕有文化的人,喜欢亲近文化人,后来嫁了林淳钧,当年的大学生,后来的潮剧文化研究专家。
 
     回想当年,谢素贞觉得挺满足的,她对共产党心存感激。文革时丈夫被贴大字报,她劝丈夫说:“你得吃饭。你倘若得去劳改我跟你去。”没有过多的担心,该干嘛还干嘛。
 
     做人正。正到不能忍受带歪曲的东西,如丑。谢素贞几次说了,她不喜欢李姐这个角色,而且她也不喜欢女丑,她喜欢大义凛然的,如双枪老太婆。
 
     知拙,而无怨。谢素贞没有过人的才智,没有美丽的容颜,没有好的家世,她心无旁骛一步步行进,而且她行进的每一步都是向上的,最终,她拥有一个高度。
 

作者: 
卫群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10.25)
浏览次数: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