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主席李大西其人其言其事

    用物理学家、金融专家来称呼他似乎都不全面,把他称为活跃在中国、美国两国科技、金融界的一位社会活动家则更为贴切:他是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主席、美国凯思比海外创业投资公司董事长、美国东方银行董事;他取得了纽约市大学博士学位,曾担任加拿大麦基尔大学、纽约市大学、纽约理工学院博士后,研究员和副教授,在基本粒子理论中的夸克质量,超弦模型,动力学破坏等物理学的研究方面取得了一定成果;他曾任职于美国著名投资银行所罗门兄弟公司、雷曼兄弟公司,作为高级分析员和助理副总裁,参与多项重要IPO和风险投资项目,有风险投资、银行投资和审核的丰富经验。他曾多次上书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温家宝,为中国金融体系的改革创新建言献策,得到了国家领导人的高度重视和支持,赢得了普遍的赞誉和各界的尊重;他曾组织协会专家为中国应付亚洲金融危机以及促进高新科技发展分别出了专书,为中国企业改造和海外发展、融资上市方面发挥了相当作用。他对金融行业的独到见解和言论分析,在整个国际社会引起了很大的反响。他,就是留美博士——李大西。
 
 其人:
 
     李大西先生,出生于潮汕普宁,现任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主席、美国凯思比海外创业投资公司董事长、美国东方银行董事。
 
     1980年,在中山大学念研究生的李大西,从全国17个重点大学推荐的各地精英中脱颖而出,荣登“主招官”——著名物理学家李政道的“榜眼”,获准赴美留学。
 
     1985年,李大西获得纽约市大学物理博士学位。他的主攻方向是基本粒子理论中的夸克质量、超弦模型、动力学破坏等理论,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在从事物理学博士后研究时,希望在几年内取得超弦理论研究突破的李大西,在和一些知名数学家交流中明白了超弦理论要有重大突破,至少需要50年。这对李大西是个沉重的打击。后来,李大西转向金融业。1992年以后,他先后进入所罗门兄弟公司、世界五大投资银行之一的雷曼兄弟公司世界融资部进行研究工作,逐步熟悉美国投资银行的运作机制和方法,成为一名融资专家。
 
     剥去了华尔街的神秘面纱,他渐渐懂得了美国投资银行的运作机制。作为一名融资专家,他介绍说,海外融资的方法主要有:上市,发行债券,招募资金,风险投资及银行贷款等。中国部分企业在海外上市,筹到了不少资金,但在股市中表现不佳,增加了后来者的难度。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许多企业把筹到资金作为终极目标,而忽略了这仅仅是企业经营的第一步。美国投资者最怕的是,把钱扔进去了,再也没有下文。他说,国内的一家报纸甚至刊登过这样一篇报道:“到纳斯达克抢钱去”,说的是中国公司在美国借壳上市、筹得数百万美元的故事。李大西看了这则报道很难过。因为这种心态不仅把企业的信誉赔进去,而且把国家的牌子也砸了。上世纪80年代,雷曼兄弟公司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但因为中国的合作伙伴把资金投入到期货交易中,在小尝几次甜头后,终因对期货交易没有经验而栽了进去,最后只好向雷曼兄弟公司赖账。这起烂账案至今在华尔街的余波未消。李大西说,调整好正确的心态、切实遵循公司运行规范,才是建立完善现代金融和管理体制的前提。
 
     在美国呆的时间长了,李大西发现很多中国留学生出国有了一定事业基础后,都想为国家做点事情,感觉到最好发展的地方还是中国。1997年,李大西发起组织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会员主要是受过科技、金融、管理教育的中国留学生,多位已在美国高科技领域创业有成,协会很多骨干会员是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当年CUSPEA计划招收到美国的科技精英。“为科技与工商搭桥,为中国和世界搭桥”是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创立的宗旨。
 
     1998年,他与中山大学、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会共同组织了“科技与工商国际研讨会”,与成思危副委员长等同任大会主席,对推动中国风险投资行业起到了一定作用。1998年12月,他协助广州市举办首届中国留学人员广州科技交流会,任组委会副主任,这是中国第一个吸引留学人才回国的大型会议,在国内外产生了巨大影响。
 
     1999年12月,他与80名协会的核心成员在哥伦比亚大学成立了“科商协会海外创业公司”。“海创”作为一个高新科技创业投资公司,主要业务是为科技企业提供金融、法律、管理、技术等方面的援助,进行项目可行性审查、提供创业资金及协助拓展融资渠道,为国内外公司进行融资、上市等服务。主要目的是为希望回国创业的留学生和科技创业者提供援助。
 
     之后,李大西连续携带项目回国参加深圳高交会,还在深圳高新区和与深圳市合资,建立了深圳留学生创业园。
 
     李大西对促进中美友好、推动中国高新科技发展和金融改革作出的积极贡献,得到了祖国人民和政府的认可,曾多次受到江泽民、胡锦涛、朱镕基等领导人的接见。
 
     1999年,李大西应邀参加国庆50周年观礼;2009年,又应邀参加国庆60周年观礼。
 
 其言:
 
     近日,李大西先生在莅汕参加闽粤赣13市党政领导第十四次联席会议暨汕头招商引资经贸洽谈会期间,接受了《潮商》杂志记者的采访,就中国以及潮汕地区的民营企业如何应对国际金融危机、如何通过上市更好地发展和完善自身等问题,发表了深刻而独到的见解及评论: 
 
     金融危机的警示:要强调商业道德问题
 
     金融危机发生以后,我自己也做过分析,在做报告的时候也经常有提过,为什么美国会发生金融危机?中国在应对金融危机的时候应该怎么做?
 
     金融危机中很大的一个事件就是“雷曼兄弟”倒了。我在“雷曼兄弟”做了9年,对它是非常熟悉了,但是在9·11发生后一年我就离开了。“雷曼兄弟”被称为是有9条命的猫,照理说它是不会死的,在我离开的时候,我们算过他已经用掉了7条命,没想到剩下的2条命在这次金融危机中一下子全用光了。这次金融危机是一个很重要的教训。我觉得美联储在处理这次金融危机时的一大错误就是让“雷曼兄弟”倒了,如果不让他倒下应该会好很多。美联储方面当然是给自己辩解,说他们已经尽了力了,连续开了三天的会议想挽救他但还是挽救不了。最后美联储也承认,对“雷曼”倒下的冲击是做了预防的,但没想到会给海外造成这么大的冲击。这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雷曼”担保了很多证券,他一倒,很多交易都没法进行了,也就是“金融海啸”,这个冲击力之大是谁都没有想到的。还有一个是多米诺效应,一个倒了压着一个,这个打击非常之重。但我们再回过头来想这个问题,主要是因为他们在风险控制这个方面没有做好。其实这次金融危机以后,很多人都在探讨包括企业家、高级管理人员在内的商业道德问题,将其提到一个较高的层面上。美国的制度相对来说是比较完善的,但其商业道德的强调还是不够,这对中国也起到一定的警示作用。中国许多私营企业家在挖掘“第一桶金”的时候,确实会碰到很大的困难,多少会出现这样那样的违规行为。但是,当企业发展到了一定程度之后,如果还不认真考虑商业道德的问题,这麻烦就比较大了。因为很多人做惯了,做小事情可以混得过去,大的事还觉得有把握,但总有一天就会栽了。黄光裕出事之后,外界对潮商已经带有偏见,觉得潮汕人赚钱发家很多是乱来的。我跟一些民营企业家接触过,发现比较成功的人士,并没有不择手段地赚钱,而是注重把商业道德、企业文化提到一个新的层面上,由此来构建一个长盛久安的格局,这也是金融危机给我们的一个很大的提示。特别是对我们潮汕人来说,这点很重要。潮商是很会做生意的,比如李嘉诚先生很稳重,很知道怎么回馈社会,他是潮商很好的榜样。现今的年轻人在市场压力下迸发出来的能量可能会胜于老一辈,但在道德、商业礼仪、商业规则方面则少了些顾忌,有点像赌博一样,这并不好。 
 
     中国要发展,金融创新必须加强
 
     金融创新是一把双刃剑,总的来说,金融创新对整个世界的发展特别是美国的金融发达起到很大的作用,功劳不可磨灭。中国要发展,金融创新必须进一步加强,而不是走倒退的路。这次金融危机中,出现了一些片面偏激的言论,有很多人都说国企是最好的,这是一个不正确的观点。当然,国家必须依靠一些国企成就支柱产业,但“国要富,民要进”,如果全部都是国有资产,不能买不能动,变成资本的能力就差了。所以现在有个好处就是上市,这是一条有效募集资金的途径,将来赚钱的能力目前就可以拿来用。中国人老是觉得自己现在的钱已经很多了,其实不尽然,因为我们不能光看口袋里的钱,必须看到未来。国企进一步地改革、私有化,我认为这对国家发展有很重要的意义。
 
     对潮汕民企上市的几点意见
 
     潮汕地区的民营企业非常发达,他们在上市的过程中也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我提出自己的几点意见:第一,对于上市我们是非常支持和鼓励的。企业只要有上市的条件,我觉得都应该积极争取上市,条件差一点的话,政府应该创造条件支持他们上市。有许多有发展潜质的民企没有足够的钱来发展,如果看清楚有很大的发展前途的话,通过上市来筹钱和发展,就是最有效的一个办法,这等于跟股民说好了,我这个企业将来会取得怎样的效益,等于把将来的钱现在就拿来用,钱越多的话可以滚得更快,是一种“正反馈”、“倍增效应”;第二,我们必须明白,上市也有它的问题,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包括管理层上的准备,包括企业文化上的准备,要不变成泡沫的话,对以后的成长会有很大的影响。第三,规避风险是一定要做的一件事。但总的来说,还是应该积极争取上市,如果是到外国上市,则必须要注意到各国的制度、系统有所区别。外国上市有它的好处,比如在国内上市的话必须排队,国外有它的优势,但必须充分考虑不同的制度、系统可能带给你的冲击。
 
     民营企业要发展,必须重视科技与人才 
 
     许多民营企业都是根据市场需求来生产东西,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但很多潮商企业在科技投入、科技创新上的投入,远不及在营销方面的投入多,如果是小本生意那还可以理解,毕竟“百赊不如五十现”,但如果到了一定的规模,已经有一定的钱时,则必须重视科技创新。 
 
     我们这个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在海外有很多高层次的科技方面的人才,中国应对金融危机,人才很重要。因此,我们搞了两个国际华人科技工商协会“千人计划”代表团,在国内受到了很热烈的接待。比如李源潮部长就跟我们深入交流了两个小时,天津的张高丽书记、广东的汪洋书记也相当重视这个问题。我们有一些很好的项目,比如高空风能项目,就是在七、八千米的高空上发电。大家都知道南澳有风能发电项目,这是地面风力发电。地面风力发电有很多问题:地面的风不够大、不稳定,只有大约百分之二十的时间在发电,而且中国地面风能资源很缺。但在七、八千米到一万米的高空地区,永远是有大风的,风能的密度比地面大一百倍,高空风能的百分之一的能量就可以满足全人类社会的用电需求,并且可以兼顾能源与环保。以前这个东西听起来有点像天方夜谭,但现在随着材料科技的发展,这方面的项目已被提上议事日程。今年9月份,美国加州召开了第一次高空风能世界大会,吹响了新能源开发的号角。目前,我们的团队已经准备把这个项目引到中国来发展。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在听取了我们的计划之后,也非常重视。我很高兴看到,现在有很多的企业都表示将投入更大的资金和精力,大量吸引海外的人才。
 
     给总理提建议,为国策做参谋
 
     1997年针对汇率的事情,我给朱镕基总理提过建议,后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有关部门还给我写了感谢信。我们的建议对他的决策可能起到了一些作用。而今年,我跟温家宝总理提出:世界金融危机对中国来说是影响也是危机,同时也是一个机会,其中的一个机会就是改变的机会——对世界金融体系的改变,改变中国在世界上的发言权地位。以前美国像家中的老子一样,什么事情都是他说了算,但现在发现他的系统也出毛病了,所以我和协会的顾问、被称为欧元之父的蒙代尔教授一起,在二月份向温家宝总理建议:中国应该推动世界元,即世界货币。今年4月份,中国银行行长周小川发表了一篇文章,也提出了类似世界元的概念。在提出这件事的第二天,美国总统奥巴马就出来发表相关言论了:他认为现在没有这个(推动世界元)必要,称美元其实还是很强的。由此可见,我们的“世界元”建议的提出是击中美国的要害了,美国听闻中国的建议后开始紧张了。虽然我们明白,现在取代美元是不可能的,但还是必须有人提出来。我们也不能把美元搞垮,搞垮了对世界的影响也很大。美元现在是不会垮的,但它确实是存在问题的,这些问题我们以前是碰都不敢碰,现在起码是敢说了,也可以来讨论了。以前由美国、欧洲主宰的世界银行等机构,也已经慢慢地有我们华人的身影,有我们的声音了。
 
 其事:
 
     上世纪80年代初,李大西就是潮汕地区的名人,这位被美国三所大学争相录取的潮汕子弟,是当时许多莘莘学子的榜样与偶像。汕头龙湖区委书记张泽华当年采写了长篇通讯《美国三所大学争夺李大西》,不仅对李大西少年时刻苦学习、将父母交给他购物的钱全买了物理书的趣事进行了详细描述,而且还将他读大学及研究生时,为求证学术定律及探索物理科学而较真的故事告诉给千千万万的读者。时隔十八年后,当张泽华将当年的报道拿给李大西看时,这位已在美国事业有成的科学家、金融家竟感动不已,让人感受到他真性情的一面。
 
     与李大西是同乡的张泽华说,他平生最佩服李大西三点:一是脑袋很好用,智慧超常人;二是自己没赚到什么钱,把时间、精力都用在为中美两国科技、人才及金融方面的合作上,做了许多好事;三是非常爱国爱家乡,总是为广东、为潮汕地区的发展出谋献策。
 
     2005年3月,李大西以海外侨胞的身份应邀参加全国政协会议。他带着一本180多页、汇集了20位在美专家针对“十一五”的专题文章及建议的书参会,其书中通过12个建议主题,为中国“十一五”计划“支招”。
 
     作为一个广东人,李大西一直密切关注着广东的发展。2008年,他向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写了一份长达几千字的“七条建议”。在建议中他特别提到:广东省长的顾问团包括了世界百强公司的许多CEO,这是广东实力和影响力的一个反映,但顾问团中还应包括热爱祖国的海外留学专家,“我们很愿意为广东省推荐这样的顾问人选,为广东看世界和走向世界搭桥”。他向汪书记提出:“俞正声感叹上海未能留住马云。广东一定要留住未来的‘马云’。我们协会的吴鹰是最早发现马云、投资马云项目的人。他愿意带创投基金到广东来,再培养几个广东的‘马云’,这就需要省和有关市的领导支持。”
 
     据了解,金融危机期间,李大西向温家宝总理提了四个建议:第一,金融危机发生后,正是到美国“捡最便宜货”的好时候,可以想办法抢救“雷曼兄弟”,如果能够把国外的人才收为己用,这对中国将起到极大的影响和推动,但这个建议后来因为种种因素的限制而没有实现;第二个是中国应该推动世界元;第三个是采取一些实际的措施促进中国内需;第四个是金融创新。从长远来说,保险等各方面也应该朝金融创新这方面做一些努力,以保证老有所养,保证基本的生活质量。李大西提过要政府按人头发1000元“购物券”之类促进内需的一些建议,现在一些地方已陆陆续续地将这变成了实际的行动,正逐步推行。
 
     从物理学专家到金融专家,从为“海归派”开路到为中美科技交流牵线,李大西旅美20多年的角色转换中,永恒不变的是一颗赤子心。
 

作者: 
陈穗芳 彭涛
来源: 
摘自《潮商,2009(12)》
浏览次数: 
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