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天国与潮乐

    陈天国,1938年生于潮州,现为广东音协、中国传统音乐学会会员,星海音乐学院研究员、教授。陈天国致力于音乐理论研究和潮乐的收集整理,着有《潮州禅和板佛学》、《潮州音乐研究》等书,曾获第六届广东省鲁迅文艺奖。
 
     陈天国钟情潮乐孜孜以求
 
     陈天国出生2个月父亲便去了越南,父亲留下来的一支秦琴,是他最喜欢的“玩具”。1948年父亲回家后,他就跟着学习二弦,后来还玩过笛子。上初中后,柳州市民间乐团成立,陈天国和几个喜欢音乐的同学便去乐团拜师,他就拜潮州有名的蔡戍子先生为师学习二弦。上高中后便以参加校文工团,高中将毕业有位朋友叫他去考音专,他就到汕头考,结果考上了。
 
     就这样,陈天国便正式走上音乐的艺术道路,在星海音乐学院的前身广州音专,师从古筝演奏家,教育家苏文贤先生。
 
     陈天国就跟着后来成为他岳父的苏文贤老师学二弦、琵琶、古筝。学古筝是因当时要去参加全国会议,那时要整理教材,整理完教材他也基本把古筝学起来。他学得也较杂,二弦、椰胡、三弦、琵琶,还有筝、秦琴,学这些乐器对他今后的理论研究有非常大的帮助。陈天国说,现在我教音乐理论都要求要学会乐器,才会懂它的来龙去脉,这个实践非常重要,理论和实践应是统一的。
 
     陈天国在长期音乐研究工作中,对于音乐给人的影响体全犹深。陈天国说,我说一句不太好听的话,“人类的摧残音乐,音乐也在摧残人类。”咱中国的传统音乐旋律是优美的,节奏是有序的,但现在一些新的都打破了这有序的节奏,如我们中国人的衣服、建筑,都要讲究平衡、对衬,但现在一些人就是要打破对衬,这样便打破了有序的节奏。
 
     音乐本是来调节人的呼吸,内分泌和血液循环。音乐怎样叫美呢?阴阳协调便是美。任何一种艺术都是讲究不要极左也不要极右,走极端就麻烦,音乐走极端也对人不利,破坏人的身心健康。最近有则报道说,介绍欧洲出现希特勒新纳粹用音乐来煽动各族歧视,这也是同样的道理,这走极端之后就会破坏社会的安定,破坏人的身心平衡,破坏人的身心健康,这些都非常有害。所以怎样引导社会的音乐对社会有好处,对人类有好处,这关系非常大。但这些又不能绝对脱离现代社会人的需求,所以如何解决这个矛盾,就需要音乐家、理论家和各方面的人来研究将来如何发展。
 
     音乐本身是一种工具,看您如何用,用得好,它可以对人类社会有非常之大的贡献。潮乐我觉得非常之好,它的节奏是有序的,旋律是非常之优美。怎样来推广、发展、是个大问题,现在我做的就只能是尽量的收集、整理,不让它丢失,若丢失便上对不起祖宗,下对不起子孙万代。
 
     苏妙筝历经磨难痴心不改
 
     陈天国的太太苏妙筝是一位退休的荣誉军人。苏妙筝1947年出生于潮州,自小便跟父亲苏文贤先生学习潮州音乐和琵琶演奏,9岁就与姐弟们登台表演。1960年14岁的苏妙筝就成为广州军区战士歌舞团的学员,1963年考入了广州音乐专科学院附中,1965年成为海南军区战线文工团的一名团员,1969年转入南海舰队文工团,历任合奏、独奏琵琶个人弹唱演员,参加过广州大型音乐舞蹈史诗《东方红》及全国多次调演、汇演、公演和录音等活动。
 
     1973年她堕同海舰队文工团到西沙慰问演出,回程途中不幸翻车受了重伤。受伤后的苏妙筝身体非常差,身体一畔已萎缩无力,很多次她把琵琶拿出来弹,可是弹得非常之差,她只好作罢。苏妙筝非常失望,以为这辈子与音乐无缘了。1986年,苏妙筝与丈夫到北京参加全国三弦会议。在中国音乐学院,他们受到刘德海及院长他们的重视,在那里待了一个多月,陈天国夫妇为中国音乐学院组织、指导、排戏剧一台潮州音乐,苏妙筝则专门从潮乐方面指导他们潮州琵琶的弹法。苏妙筝深感自己还有有价值的,她好时就发奋好好锻炼。经过精心医治和努力锻炼,苏妙筝终于记录片了,她午新拿起她心爱的琵琶。
 
     陈天国与苏妙筝在音乐道路的成长过程中都离不开苏文贤先生的精心培养。苏妙筝对父亲的敬业精神和他对子女的严格要求深有感触。
 
     苏妙筝介绍说,父亲苏文贤先生对音乐可以说酷爱,不令在任何情况下,音乐都是不放弃的,对于我们这些子弟,他都尽心地培养,他的培养是根据我们各自的情况,能掌握什么便教什么乐器。他的传授是非常严格的。我是学弹琵琶,琵琶需要暗力功底,我练琴常练至手肿,连筷子都拿不了,连我母亲和外婆都看得心疼,可父亲对我一点不放松。但是当时若没有我父亲这样严格要求,我也没有后来这一段。在部队受伤后对身体影响非常大,幸得有以前父亲严格要求,我才得以留下这些功底。
 
     苏文贤南筝北传一代筝师
 
     苏文贤先生生前是昨海音乐学院的古稳演奏家、教育家。1907年出生于潮州古城,他天资聪颖,爱乐如命,在学乐、研乐、奏乐、传乐中度过自己的一生。苏文贤时期就在泰国拜过师学琵琶,陈天国先生介绍说:办文贤老师一生是我的榜样。苏老师家时友前也是非常穷,但他非常之爱音乐,自小当学徒工人,就喜爱音乐,后到泰国打金。当时店老板是洪派臣的学生,老板弹琵琶,他便听,看老板不在家,他就偷学,当老板回不定期之时怎么听到有人在弹琴,原来是他这个学徒仔,于是便收他为徒。不久,他便把老板的技艺学到手。后他各界资金,每年回潮州找琵琶王泽如学艺。勤奋苦练。他的技艺日臻成熟,后来在泰国他还教了许多学生,潮州人都叫他做“琵琶先生”。
 
     苏文贤先生擅长古筝、琵琶、三弦,解放后,他是潮州民间音乐团的艺术骨干,1956年应聘到沈阳音乐学院任都,在那里他开设了潮州音乐专业课,他是建国后南筝北传的第一位具有影响贩乐师。通过交流学习,苏先生又把北筝双手弹奏法弘扬于南国。1958年苏先生受聘到广州音乐专任教,开设了古筝、琵琶,二弦及弦乐合奏等多门课程,受到学生们的欢迎。他治学严谨、潜心、谦逊、努力学习各派筝艺,倡导古筝艺术的创新和发展,支持古筝艺术的革新。陈安华、饶宁新、苏巧筝等就是苏文贤先生悉心培养起来的优秀古筝演奏家。
 
     苏文贤先生一共养育4女2男6个儿女,大女儿苏巧筝学的是古筝,原系星海音乐学院研究所副研究员,现定居香港,是香港演艺学院、香港浸礼会大学的兼任教师,香港特别行政区考级委员、香港校际音乐节的评委;二女儿苏妙筝学的是琵琶;现为星海音乐学院民乐系主任的三女儿苏素贞学的也是古筝;曾任广州市歌舞团团长,现任广州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的大儿子苏章鸿学的也是古筝;二儿子学三弦,现在潮州市开办“美音乐器行”。只有小女儿独辟蹊径,另起炉灶。
 
     毫不夸张地说,陈天国一家合起来便是一个乐队。
 
     弘扬潮乐,薪水相传
 
     陈天国先生在几十年的音乐教学中,先后培养了一批音乐专业人才,活跃在国内外的音乐舞台上。1968年他对民族乐器三弦进行了改革而获得最国家文化部的奖状。这些年来,他在音乐研究工作上,更是孜孜以求埋头苦干,取得显着的成绩。
 
     最近这20多年,陈天国主要是从事音乐理论方面的研究。他说,现在若有可能我可以一年出一本书,我计划把潮乐出版成系列,大概有8本书,1987年我出版过潮州大锣鼓,将全部套收集起来,包括文革前民间乐团创作的选择5套较有代表性的3套,再整理一二套民间游行的锣鼓套曲,这样基本上把将传统全部大锣鼓套曲集中起来。另外还创造一套比较形象的记谱方法。1987年出版的潮州大锣鼓由人民出版社出版,后来版了一本“禅和板”的潮乐研究,把有关理论都集中在这本书上,还有一本诗全集。从小我见到一张乐谱便抄一份,所以我积累的资料非常多。
 
     这些年来,陈天国先生还编着了《三弦演全法》3册,《广东民间三弦曲选》、《潮州二弦曲选》、《广东民间乐谱》等教材。在《人民音乐》、《音乐研究》、《中国音乐》、《民族民间音乐》《国际潮讯》及《星海音乐学院学报》等发表不术论文近百篇,与妻子苏妙筝合作出版了许多专着。在陈天国先生夫妇的专着中,《潮州禅和板佛乐》荣获六届广东省鲁迅文艺奖。
 
     现在,陈天国一家人都致力于潮乐和广东佛都音乐收集整理这二项工作。陈天国告诉笔者,说老实话,一本书看起来非常之简单,但实际精力和时间花得非常之多,如若稍为疏忽便要出错。现在两个儿子都在帮我们打印谱,电脑排版。到时可能出10本书,潮乐系列8本,接着还有潮阳笛套研究,潮州细乐,这些资料都在我手头中,若我不弄出来,将来也可能会失传。
 
     陈天国说,人有饭吃,有房住,有衣穿,生活过得去就好,我连衣服都很少买。我们经常都做些好事,一些山区较穷,闹水灾,我们便发动亲戚朋友收集一些东西寄去,尽量把钱省起来用在这些事情上。不管有没有人支持,我们能做便尽量去做。生活上我们是非常之清淡。
  
     陈天国、苏妙筝夫妇对潮州音乐的收集、整理和研究,是一项抢救祖国文化遗产的工作,他们辛勤的劳动,为的是不让祖国的优秀文化遗产失传湮灭,要让中华传统优秀文化的发扬光大,他们执着追求,无私的奉献精神,赢得了人们的感激和敬重。
 
 

作者: 
NULL
来源: 
潮汕风情网
浏览次数: 
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