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钦遗事

    林大钦(1512—1545),字敬夫,号东莆,明正德六年(1512)农历十二月初六日生于海阳县东莆都(今潮安县金石镇)仙都村。林大钦从小家境贫寒,但十分勤勉好学,史称“聪颖异俦”, 于嘉靖十一年壬辰(1532)科,崛起岭南,射策明廷第一,是潮汕地区在科举时代考中文科状元的唯一一人。
 
   相传在他十几岁时,曾随父进府城,在书肆中看到苏洵的《嘉佑集》,翻开一读即爱不释手,随即恳求其父购回家中,后日夜研读。接着,他又熟读了苏轼、苏辙的文章,深得三苏笔法,以至“操笔为文,屈注奔腾”,神气宛若三苏。
 
   嘉靖十年(1531),刚满十九岁的林大钦,在府试中便锋芒初露,使有关官员“相与叹赏”,时任巡按御史吴麟也大加称赞,言其日后“必大魁天下”。是年秋,林大钦赴省参加乡试,得中第六名举人。越年春,林大钦抵达京城参加会试,得中贡士,取得了参加殿试的资格。科举考试,其文章历代相沿,早有定式,明清两代尤甚。当时担任主考官的礼部尚书夏言,谨遵经义策论之程式,一再告谕诸生“毋立异”,并据此选定了孔、高二生之卷,以备御览。然而林大钦却凭其洋洋五千馀言的《廷试策》,使都御史汪铉阅后,大为惊叹,并将之推荐给大学士张孚敬,后呈明世宗亲裁,林大钦遂以“咄嗟数千言,风飚电烁,尽治安之猷,极文章之态”的《廷试策》,为嘉靖皇帝“拔之常格外”,御擢第一。
 
   明洪梦栋对此在《林东莆先生全集》卷首序中评论到:“东莆之于子瞻(苏轼字),则形神俱肖矣。壬辰对策大廷,顷刻五千馀言,排荡屈注,渟滀蕴崇,直与子瞻《万言书》争千秋之价!”辑有《潮州耆旧集》的冯奉初(道光年间潮州教授,顺德人)也说:“东莆林公英年入对,振笔疾书,阅者骇怪,而知己乃在九重。”这里将嘉靖说成林大钦的知己,虽不甚确切,但也道出了这种恩荣眷顾之难得。
 
   林大钦中状元,相传还有一个重要的小插曲。郭子章《潮中杂纪》卷九之《郡邑志补》中,有这么一段记载:
 
   田汝成记云:
 
   林大钦,字敬夫,自号东莆子。海阳县人,年二十二及第。
 
   先是,礼部尚书夏言知贡举,上言:  “举子经义策论,各有程式。迩来文体诡异,旧格屡更。请令今岁举子,凡刻意骋词、浮诞割裂以坏文体者,摈不取。”上从之。会试既毕,夏公复召予语曰:  “进士答策,亦有成式,可谕诸生,毋立异也。”予曰:  “唯。”因诸举 子领卷,传示如前。诸举子皆曰:  “唯。”
 
   既廷试,诸达官分卷阅之。时内阁取定二卷,都御史汪公铉得一卷,大诧,曰:  “怪哉!安有答策无冒语者。”大学士张公孚敬取阅一过,曰:  “是虽破格,然文字明快,可备御览。”遂附前二卷封进。上览之,擢无策冒者第一。启之,乃林大钦也。
 
   夏公大骇,谓予何不传谕前语。予无以自解,乃就大钦询之。对曰:  “某实不闻此言,闻之,安敢违也。”予乃检散卷簿,则大钦是日不至,次日乃领之。因叹荣进有数,非人所能沮也。
 
   已而,授翰林院修撰。以疾告归,未久卒。
 
   虽然林大钦蟾宫折桂,却一不阿权贵,二不慕豪富。在任翰林院修撰期间,权奸当道,积弊难除,其于廷试中提出的均田、择吏、去冗、省费、辟土、薄征、通利、禁奢等八大除弊措施难以施行,遂上书言“转念垂堂之白发”、  “满岁乞归”,以母老乞归,不与时流相浑浊。后结讲堂于桑浦山华岩,与乡子弟讲贯六经,究性命之旨,致良知之学。正如郑昌时在《韩江闻见录》中所引述的:“先生正色立朝,与附势者不相入。后有贵人屡书招先生去,先生辞谢,知权贵之难熄也。”嘉靖十九年(1540),林大钦母逝,因哀伤过度,大病一场。嘉靖二十四年(1545)葬母于桑浦山之麓,在归途中病卒,终年34岁,有《林东莆先生全集》行世。
 
 

作者: 
吴榕青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6.23)
浏览次数: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