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修、饶宗颐与潮州文化先驱

    最近很荣幸被热带文艺协会邀请在“纪念方修研讨会”上作简单发言,在这里将对方修的一些印象以及有关的记忆再次记述,与大家分享。
 
   由于方修是父执辈的朋友,在中学时期就时常在周末见到方修等前辈,并聆听这些长辈高谈阔论。他们的茶叙,是所谓潮州文人的聚会,之中有留学日本的杜连孙先生,他学识很渊博,后来新加坡大学的林徐典教授请他为教育部编写一整套的华文教科书,水准很高,影响很广。还有沈侠云先生,他是学校校长,对现代文学和历史认识很广也极有见地,对鲁迅研究更是权威。还有经常参加聚会的另一位文人是北京大学毕业、相当年轻的潘大松先生,他是研究古典文学的,同时也是研究中国哲学史的专家。当然,方修在这群潮州文人圈中最有学问,而且最为健谈。我们年青一辈从中学到许多文学、史学及社会问题等方面的知识,得益不浅。上世纪70年代初,我从英国回国,当时在南大执教,时常与黄枝连去方修迁居到武吉知马的家畅谈,有时一谈就是六七个小时。从报社、马华文学到时局、大学教育等问题,无所不谈。
 
   从方修,我们可以联想到另一位世界级学者——饶宗颐教授。饶教授是目前公认的文史权威,是世界一流的学术大师。方修和饶宗颐有一些共同点,首先他们都是出生在潮州,他们同样是通过自学而成为一代大师。饶宗颐是研究古代文史,尤其是甲骨文研究的权威;他也是书画大师。另外,他们做学问方法脚踏实地、独具一格,成为开山宗师。
 
   饶宗颐教授曾在上世纪70年代初被聘请为新加坡大学中文系教授兼系主任。饶教授为笔者远亲,所以私下对我多次抱怨在新大不被重视,所以在任期三年之后重回香港中文大学。目前被香港公认为最重要的世界级文史权威,给香港学术界添光增彩。其实,饶教授很喜欢新加坡,在新加坡他培养了一些研究生,更重要的是,他喜欢新加坡潮州人社区活动,可以畅谈他最喜爱的潮州文化和风俗。其实他只能讲流利的潮州话,但却成为世界顶尖级的文史大师。
 
   从方修和饶宗颐的成就,我们可以联想到新加坡中华文化的一些问题:首先,新加坡的中华文化并不是没有传统。方修和饶宗颐都是文化先驱,再加上南洋大学当时的文学院也有张瘦石等文史大师,可以说在上世纪60-70年代,新马文学界、教育界、报界人才济济。其次,新加坡的中华文化是需要加强。一个关键性的因素是需要一些大师,像一直定居或短期在新加坡生活的方修、饶宗颐、王赓武、王叔岷、郑衍通等等,需要学术领航人。目前的大学,宗乡会馆,文化团体,报界都尽量去推广中华文化,但缺乏这些大师,很难有突破性的发展,尤其我们两间大学,应该吸引世界级的文史大师。我们的科技界、商学院,动辄就以几十万或更多的高薪聘请一流人才这个做法无可厚非,但文史和科技同等重要,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史对国家和社会的作用或许更广、更深。
 
   新加坡是一个多元种族的国家,我们的确需要发扬不同种族、不同文化保留下来的文化精髓。不只在先进的西方国家早已认识到本身文化根源的重要性,小型国家如以色列、瑞士更是强调传统文化的重要功用。新加坡的中华文化是全世界中华文化的一环,它具有本身的特色,方修的马华文学,饶宗颐的潮州文化的研究,说明了不同区域有自己的文化特色,新加坡作为一个国际城市,更需要重视本身文化的发展方向,建立自己的特色文化。
 
   最后,希望多一些专家能研究方修、饶宗颐以及其他本土文人的以及他们的特征。
 

作者: 
南洋理工大学高等研究所所长 潘国驹
来源: 
联合早报网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