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马乔

    在网络搜索引擎上输入“马乔”两个字,符合要求的选项中呈现的几乎都是马乔的摄影家身份,只有极个别有提及他曾在某次的潮剧团出国活动中担任秘书长。换言之,按现在的资料记录,马乔证据确凿地就是一位摄影家。相反,如果想证实他是一位长期从事潮剧工作的人,就不容易了。在潮剧界,既非演员,就没有影像资料和剧照;而非编剧作曲舞美,就没有相应的作品流传;作为领导,在可以露面的时刻,他虽在场,却总是他在举着照相机。只有工作照片,也是少之又少,文字记载也非常少,只有《潮剧研究》人物专辑中见到一篇不超千字的文章。
 
     但谁都不会否认,他对潮剧院,尤其是一团建设的功劳。
 
     一团是出成绩、出荣誉的地方,特别是五六十年代,在全国赢得很高的评价;直到七八十年代,她都是出使海外的文化使者,是文艺战线中的重要力量。但在人们的印象中,马乔的名字并不耳熟,演职员表中见不到他,主创人员的行列中见不到他,如果寻求他在潮剧界中的产品,只有那些照片,当然,那是相当漂亮的照片。那些照片,直观地告诉你,他和潮剧的渊源。
 
     但如果让马乔确定他这一生的身份,他会确切地告诉你,他是一个从事潮剧事业的管理者。在文化人扎堆的地方,他承认他不是文化人,他曾开玩笑道,他是鱿鱼不是墨斗。他就是一大管家,把“家”搞得和气和谐。那时新诞生的一团的人员组成有三块,一块是新文艺工作者,一块是老艺人,还有就是新吸收入剧团的年轻演员。大家最后同心同德创造了潮剧的辉煌,当家人的功劳是不可抹杀的,其中就有马乔,他与郑文风当年都是团长林澜的助手。而大管家马乔的事务更加琐碎,也更加不起眼,他做的都是幕后的工作。像七十年代末去香港,那时大陆经过文革,物质极其缺乏,出国人员的物品采办都得到香港去订,一应物品都是马乔去准备,大的包括一些设备,小到女演员的丝袜,都办得妥贴。平日里,有时候带斤茶叶有时是一瓶酒,去跟老编剧坐坐;演员生病了,带去看病,特别是重要演员,工作负担相对更繁重,病后还会有点冬虫草什么的滋补……听说一些细节想找马乔印证,他一句话告诉我,都是小事,都记不住了。
 
     马乔今年85岁了,还和太太一直住在瑞平路潮剧院的老宿舍里。老同事们方便就来串串门,看看老领导。他的个人摄影展今年4月在广东省美术馆展出,广州、汕头两地摄影界、新闻界都搞得不亦乐乎,老人家却守着自己的平静,过着一如既往的生活。他不是一个好的采访对象,因为,你的提问常不能得到期待的回应,他常这样,无法给你满意的回答,就看着你笑笑,笑笑。后来,我放弃了采访的企图,陪老人家闲坐,老人的通达、澄澈,是他在言谈之余让人可以感受到的。
 

作者: 
梁卫群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10.05.31)
浏览次数: 
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