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之光 我的信念是超越古人

    杨之光是我国著名水墨人物画家,在他60年的艺术生涯中,几乎每一段重要的历史时期都在他的作品中有所体现。他的艺术创作是新中国发展的形象见证,同时也成为中国当代美术史不可分割的部分。
 
     人物档案
 
     1930年出生于上海,广东揭西人。1949年入广州市艺专及南中美院,从高剑父学习中国画,1950年夏考入北京中央美术学院绘画系,接受徐悲鸿、叶浅予等指导,后任教于广州美院中国画系。代表作有:《浴日图》、《矿山新兵》、《石鲁像》等。
 
     ■ 我家的仓库都捐空了
 
     12月12日,《杨之光从艺从教60周年回顾展》在中国美术馆开幕。参观者可能并不知情,展厅里跨越50年的100多幅作品并不属于杨之光个人所有,而是为了办展——从多家博物馆和私人藏家手中借出来的。这个“麻烦”的制造者当然是杨之光自己,源头则是10多年前的一次捐赠义举。
 
     早在“40年回顾展”举行之前,已有私人机构向杨之光表示愿意为他出资建立个人美术馆,并对他的作品进行整体性收藏,但杨之光并没同意。中国美术馆得知后与他商量,是否能把“40年回顾展”里的作品捐出来。杨之光答应了,他觉得:这批东西,交给国家收藏比留在家里更有意义。
 
     1997年,杨之光将180件作品全部捐给中国美术馆收藏,此后又陆续向广东美术馆、广州艺术博物院和广州美院捐赠了大量作品,共计1200幅。“我家的仓库全空了。”说这话时,杨之光的语气里没有流露出一丝遗憾。他说,现在女儿收他的画只能从拍卖会上拍。
 
     ■ 失而复得的徐悲鸿肖像
 
     回顾展上的巨幅肖像《恩师徐悲鸿》是杨之光为纪念徐悲鸿诞辰110周年创作的,也被他视为自己近10年里的少数代表作之一。在画作的题图里,杨之光回忆了55年前的一桩往事。
 
     “1950年夏我初访悲鸿老师,提出想报考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班的愿望。老师先审阅了我的作品,并表扬我年纪这么轻就出了画集,接着他的表情开始严肃起来,问我愿不愿听他的话,我说一定听。他说我劝你不要考研究生班而是考一年级,从头学起从零开始。”
 
     当时杨之光已经取得了苏州美专国画科的毕业证书,但徐悲鸿先生建议他从三角、圆球、石膏素描学起,打好基础。杨之光说这八个字的忠告影响了他的一生。正是这幅满含了对恩师崇敬、感激之情的心血之作,因为一时的轻信和疏忽,差点无缘在此次展览中现身。
 
     2007年7月,杨之光收到了一封邀请函,邀请他拿出两件作品参加在北京举办的“第三届中国画全国画展”,并承诺展览结束后立即退还。杨之光寄出了《恩师徐悲鸿》《女人体写生》两幅作品。
 
     “我一直以为在北京展览,直到打电话过去没人接才知道被骗了。”
 
     作品不知下落对当时78岁的杨之光打击很大。那之前,中国所有的艺术名家几乎被他画了个遍,唯独没有画的就是恩师徐悲鸿。76岁创作的《恩师徐悲鸿》是他肖像画的封笔之作,代表了他的最高艺术水准。
 
     女儿赶到北京报了案。公安机关立即成立了专案组,20多天后终于侦破。幸运的是两幅画作还没来得及流入下家的手里。
 
     ■ 《石鲁像》的美国风波
 
     在当代中国画坛,杨之光是公认的水墨人物画代表画家之一,与方增先、刘文西和黄胄并称为当代人物画四大家。但与油画相比,中国画在人物的表现上一直被认为比较薄弱。
 
     1990年,杨之光进入美国康州学院格里菲斯艺术中心开始为期1年的艺术研究工作。当年冬天,学院为艺术中心的三位画家举办了研究成果联展。展出那天,杨之光的新作《石鲁像》引起了一段出人意料的争执。
 
   “纽约国际艺术中心的一位华人希望这幅画能在他们那里展出,但《石鲁像》已经被康州学院收藏。当时正好爆发了中东战争,康州学院的朱继荣教授担心画在纽约会遭到极端分子破坏,一个要,一个不肯借,两人就争起来,最后抱在一起痛哭。外国观众不理解怎么回事,朱教授就对他们说你们知道石鲁是什么人吗?他是在‘四人帮’时期遭摧残被逼疯的一个画家,他是中国的毕加索。”
 
   第二年年初,由纽约国际文化艺术中心主办的“杨之光画展”在纽约举行,共展出杨之光赴美后创作的60多幅国画新作,《石鲁像》最终也得以名列其中。但康州学院方面终究放心不下,第二天就驱车赶到纽约,坚决收回了《石鲁像》。当时中国新闻通讯社还为此发表了一篇名为《石鲁的风波》的新闻短讯。
 
   ■ 古人没有的我来
 
   旅美十年间,杨之光在人物绘画上进行了很多探索,寻求突破和创新。
 
   “我一直有这个野心,古人没有的我来,老师没做到的我要做到。这个话以前不大敢讲,太狂,现在看来只有超越才能前进。”
 
   传统中国画中最薄弱的就是人物画,鲜有人物画家。杨之光说徐悲鸿先生在这方面的功劳很大,他倡导人物画改革,引进西画的科学方法,指导学生画素描、加强造型能力。“有了造型能力再加上笔墨,这两点就超越了古人。我的信念就是超越古人。”
 
   为了试探笔墨表达人物群像的力度,20多岁时的杨之光曾经临摹了列宾的油画《萨布罗什人给苏丹王写信》,当时就有人评价他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如今再看这幅含有探索意味的作品,杨之光依然感到激动。
 
   “笔墨擅长什么?一波三折、小桥流水。我闭着眼睛不到生活里去也能画几张像样的山水,这不奇怪,但我要把古人不擅长的变为擅长。”  
 
   在求新的路上跋涉了一辈子,赴美之后,杨之光又啃起硬骨头——运用没骨技法画女人体。没骨人体是中国水墨画中难度最大的一项,画家要熟悉解剖学,色彩功底要过硬,书法功底也要坚实,一笔下去就是一只手、一张脸,再加之驾驭生宣纸的能力,才能画好没骨人体。上个世纪60年代,杨之光开始尝试用没骨法画人像,定居美国后,他进行了大量的人体写生,没骨人体日臻成熟。有评论家认为杨之光的女人体从难度到效果都超越了油画,没骨法也从他开始走上了一条新路。
 
   回顾自己的艺术生涯,杨之光不无欣慰:“我的探索从来没有停止过,10年一个脚印清清楚楚,60年就这样走过来了。”  
 

作者: 
颜菁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9.12.29)
浏览次数: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