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民航导航先驱林立仁

    振强学子立志科学救国
 
   林立仁,祖籍广东省潮安县彩塘杨厝寮村,1913年4月8日出生于荷属东印度群岛西婆罗洲坤甸埠一家华侨家庭,父亲林耀南是当地一个小百货商人。林耀南读过私塾,深知自己文化不高,只能挨苦找活路,因而决心儿子大了以后,一定要送他读书升学,只有掌握较高的文化和科学技术知识,将来才会有出息,才能报效社会和祖国。因此,林立仁6岁时便被父亲送到振强小学读书。1925年小学毕业后,林立仁离开坤甸到新加坡升学,考上新加坡名校华侨中学,他在那里念完了初中。在广大华侨的爱国主义思潮的熏陶和亲友的影响、支持下,父亲林耀南矢志不渝,不畏艰辛,千里迢迢将他送回福建厦门继续升学。
 
   林立仁自幼受到家庭和学校的爱国主义教育,决心走科技救国的道路,1931年7月在厦门高中毕业后,他考上杭州著名的大学——浙江大学,入读电机工程系。时值日寇侵占东北,更加激励了他“科学救国”的决心和抱负。
 
   曾任蒋介石座机侍从室主任
 
   1935 年林立仁从浙江大学电机工程系毕业后,先在上海中德合营的“龙华欧亚航空公司”任职。因他工作成绩卓著,被一位德国工程师推荐给蒋介石,任蒋的“委员长座机侍从室”主任。40年代初期,林立仁被委任为国际航空联合专用电台工务主任、中央航空公司工程师,他为发展中国航空事业做出了优异成绩,因而深受蒋介石的赏识和器重,特授命他随同外交部长宋子文到美国考察航空事业。1941年9月,林立仁出任设在华盛顿的“中国自卫供给公司”甲级考察员,办理对华《租借法案》的电讯器材“租借”工作。在工作中,林立仁涉猎了许多当时美国的先进电讯技术,积累了知识,增长了才干。1943年1月回国,在大后方的成都航空委员会电讯器材修造厂任职,历任机务科、设计科科长,航空委员会通讯学校研究委员和该校实习工厂厂长等职,为中国空军培养了一批通讯技术骨干。抗日战争后期,林立仁再次被蒋介石派往美国,参与宋子文带领下的七人航空器材接收小组。他们当中有空军司令毛帮初、中国第一代飞机制造先驱王仕倬、蒋介石私人飞机驾驶员依复恩等人。林立仁是“七人小组”中最年轻的一位成员。他们一度在华盛顿五角大楼内工作。1945年4月,林立仁作为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参加旧金山联合国成立大会。
 
   参加“两航”起义开始人生新历程
 
   抗日战争胜利后,林立仁目睹国民党反动派一意孤行,反对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停止内战和实行和平的方针,坚持要大打内战,以致时局动荡、经济凋敝、民不聊生。他积郁不安,度日如年,便谎称患病去上海岳母家休养,后打了“请长假”的报告,婉拒到南京就任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通讯工程大队长之职。1947年底,他应上海中央航空公司之聘,任电讯总工程师室副工程师,1948年,林立仁拒受国民党当局调他去台湾任职的命令,而随中央航空公司迁至香港。
 
   1949年11月9日,林立仁参加了震惊世界的由周恩来总理决策部署的“两航起义”,在通讯导航工作中做出重大贡献。从此,林立仁加入了建设新中国民航事业的队伍,也是他个人步入新的人生历程的开端。“两航起义”回到内地的2500多名员工和70多架飞机成了新中国民航的全部家当。
 
   毛泽东主席多次接见和慰勉
 
   1950年1月,林立仁同“两航”起义人员一道,从香港回到广州,在广州民航办事处工作。由于他工作和学习都表现优秀,当年被评为二等劳动模范。次年初,林立仁被选派去北京的华北人民革命大学政治研究院学习,他努力钻研马列和毛主席的著作,从而提高了政治思想水平,增强了为人民服务的信念和建设新民航事业的决心。
 
   1952年后,林立仁历任军委民航局电讯处工程师,民航科学研究所工程师、通讯导航研究室主任,民航总局航行司高级工程师、副总工程师等职。这期间,他先后创制和发明了“特高频定向仪”、“安全58-1型仪表着陆设备”(简称“盲降”设备),曾受到民航局的通报嘉奖和物质奖励。经过改进的“安全58-1型仪表着陆设备”,于1964年获国家发明一等奖。林立仁曾多次受到毛主席的接见。1956年他荣获全国劳动模范称号,出席全国民航先进生产者代表大会时,在主席台上就座,周恩来总理特意将他和参加“两航”起义的胡逸洲(“两航”起义时为机械员,后任中国民航总局局长)介绍给毛主席,毛主席同他亲切握手、交谈慰勉。
 
   发明中国“盲降” 震惊全球
 
   林立仁是中国五、六十年代民用航空无线电通讯导航设备(以下简称:“盲降”)科技发明创造的翘楚。1964年,他的创造发明获得中国重大科技一等发明奖,国家科委主任聂荣臻元帅亲自为他签发证书。在第一届中国科学代表大会上,他是被荣幸地请上主席台不多的几位科学家之一。他又是几届中国电子学会的理事。百忙之余,他还是清华大学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客座教授;并且应中国教育部的邀请,撰写了导航知识易读本。在中国民航首届科技成果展览会上,以他为主导的通讯导航等技术发明以及航空安全革新项目,大约占了全部展览成果的一半。其科研成果,世界媒体争相报道,至今不少项目仍为世界众多国家采用。 
 
   建国之初百废待兴,中国民航要飞出中国,是周恩来总理治国的伟大理想之一。那个年代,所有西方国家的先进科技都对中国严密封锁。此时林立仁担任民航科技研制小组主要业务的领导人,在他的研制思维和事必躬亲的研究设计下,先后研制成功一系列无线电通讯导航设备,填补了中国科技在民用航空无线电通讯导航方面的空白。当“盲降”第一次走出中国时震惊全球,英美科技杂志先后对这套设备惊叹不已,当时仅有英美和苏联两套完全不同的降落系统,但现在又冒出了中国的另一个降落系统!而它的优良性能又可以同时为英美和苏联这两个完全不同的系统服务!
 
   当年在“盲降”设计的最后试验阶段,林立仁的好友、中国第一代著名飞行员、抗日战争中参加中印西北航线“鸵峰空运”和1956冲破“空中禁区”开辟“北京-拉萨航线”的潘国定先生,在一次试飞中,以他对林老发明技术的信任,而大胆地将驾驶舱前的视窗全部遮严,用生命凭着林老的盲降设备第一次不再用目测地安全着陆。这段轶事在他们一生共同热爱民航事业的老人们中,被经久不衰地传为佳话。 
 
   林立仁作为中国高级科学顾问派往联合国工作。经国家审定,自1991年3月起,享受早年回国定居专家的政府特殊津贴待遇。
 
   为“飞出中国”立汗马功劳
 
   自1950年开始直到60年代中期,林立仁在民用航空导航方面的科技成果一个接一个,为中国民航科技、与世界通航、以及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飞出中国”的历史性远大理想立下了汗马功劳。如今,中国的航班遍及全球,但它的国际航线成长始于第一个与中国通航的巴基斯坦。当时巴基斯坦航空局的要求只有一个,那就是要有“盲降”设备方可通航。林立仁的发明正是通航关键的关键;同一年内印尼代表团到访,因气候恶劣无法着陆,也是这套“盲降”设备使他们的班机安全降落,印尼也因此与中国民航开始了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通航史。
 
   在举世闻名的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时,林立仁发明创造的“盲降”设备,成为历史上第一位美国总统进入中国后的第一个安全保障。文革结束后,华国锋以国家主席名义,第一次走出封闭的中国到欧洲四国访问,进出国界都是在新疆乌鲁木齐机场,当时的天气能见度是零,也正是这套在50年代创造的导航设备,在它问世将近30年后由当时已经年逾花甲的林立仁,冒着严寒亲自调试,从而保障了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中央领导人第一次出国往返的安全。
 
   林立仁发明创造的这套“盲降”设备,从50年代到80年代,为整个中国民航客运、商业、农林业等各类飞机的安全起降,默默地尽了它不朽的职责。而它的发明创造者林立仁,也是用他的生命和勤勉,一生都在为祖国的航空事业,默默而无悔地奉献着他的才智和他赤诚之心。
 
   高山仰止爱国精神永垂人间
 
   1993年,正值林老步入八十耄耋之际,他老人家因病在美国圣地亚哥辞世。在他老人家与世长辞之前,中国民航曾派人前来探望,并询问道:林老您有什么要求吗?林立仁没有犹豫而简捷地说,我不希望花国家的钱开追悼会,还是把钱留下为国家培养科技人才好。林立仁一生朴素、豁达、坚毅、勤奋,他始终没有忘却,在他早年奋力开拓科研时国家经费的紧张。林立仁知足而欣慰。林老越老越内涵丰富,一望而知他就是学富五车的科学工作者。他有着体育健将般的体魄,宽肩细腰;在他宽而高的额头上刻着坦荡、刚毅的印记;在他那硕大的头颅里深藏着智慧和慈祥。晚年时他常说,我这一生为所爱的人和事业活过,而且我的儿女都健康。 
 
   在他无悔自己一生的同时,他也有遗憾。那是因为文革中被关在牛棚时,他没有被人告知母亲的去世;他没有机会在母亲与世长辞之际回到她身旁,再一次作为儿子向她道别。他也不知道他那被关押在仅仅与他半里之遥的妻子,曾得过一次中风,而他不能及时给予爱妻作为一个丈夫的呵护,以至她不幸过早地离开这个人世。林老是在1940年与相爱多年、祖籍广东、生长在上海的名媛吴佩森女士结为伉俪的。吴佩森女士美丽儒雅,她是林老生命里的魂中魂。
 
 

作者: 
振强
来源: 
潮州日报(2010.01.15)
浏览次数: 
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