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佑寿

    吴佑寿(1925~ ),中国工程院院士,祖籍广东省潮州枫溪乡。父吴炽堂,母蔡若容,侨居泰国经商。他们有7子2女,吴佑寿排行第三。吴佑寿原就读曼谷中华中学,1939年当地政府关闭所有华文学校后,他偕弟佑福离泰国到香港,入岭英中学及岭南大学附中。1941年日寇南侵,港九沦陷,又偕弟返内地就学,1943年毕业于梅县广东省立梅州中学。其后辗转桂林、重庆、昆明,1944年入西南联合大学电机工程系。抗日战争胜利后,吴佑寿随清华大学迁返北平,1948年以优异成绩毕业,获工学士学位,并留校任助教,专攻电信学科。解放后参与筹建无线电工程系,1953年任系秘书,1956年任无线电接收教研组主任,讲师。1962年任无线电电子学系副系主任兼通信教研组主任,副教授。1981年任系主任兼图象信息教研组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同年兼任新成立的无线电研究所所长。1984年清华大学设研究生院,任副院长,1985年任院长。1991年任国家教委科技委常务副主任,1995年被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和国际高等教育科学院(IHEAS)院士。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中国通信事业异常落后,教育也很薄弱。无线电系成立后,吴佑寿协助系主任孟昭英教授借鉴前苏联高校教育经验,制定出无线电工程专业教学计划。同时,积极组织系内教师用很短时间翻译出《无线电基础》、《电子管》和《脉冲技术》等多种苏联教科书,及时为我国新建的无线电专业提供了一批适用的教材。他还热心于无线电科普工作,编写了《无线电基础知识》、《通信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等通俗读物,对我国业余无线电的发展起了有益的推动作用。    40余年来,在担任繁重饿教学和行政工作的同时,吴佑寿坚持开展科学研究,在通信与电子系统学科前沿从事开拓性的研究工作,对我国通信事业,做出了杰出的贡献。50年代后期,我国通信事业有了初步发展,但属于模拟通信制式,抗干扰性能差,不易于保密,而数字通信当时尚处于萌芽阶段。尽管脉冲编码调治的概念早在30年代已经提出,但后来一直未有突破性进展。国外虽曾研制出实验性脉冲编码调制系统,但尚未附注实用。吴佑寿在深入研究模拟和数字两种通信制式后,肯定具有更优越性能的数字体制应是通信技术的发展方向。在国内有关单位支持下,率先从语音编码入手,开展脉冲编码调制的研究。其研究组经一年多的努力于1958年制成我国第一部8路脉冲编码调制电话终端设备,解决了通信兵部数字保密电话的关键技术。在同年全国高等学校科研成果展览会上展出,得到中央领导的赞扬。1959年4月在清华大学科研报告会上,吴佑寿就他的新型电子线路编码器--级联式脉冲编码器的设计构思和实现方法作了系统的研究报告,从理论上分析了数字信号同步捕获和保持的关系,帧同步码型的设计原则等脉冲编码调制的关键问题,引起了校内外专家的重视。其后在1959年的《电信科学》杂志上发表了题为《时分多路通信》的连载专题讲座,系统阐述这种新通信体制的原理和特点,强调它将是通信技术发展的方向。吴佑寿的这些努力为我国通信事业开创了一个崭新的领域。 
     1959年清华大学恢复招收研究生,通信组的科研力量进一步加强。吴佑寿随即又开拓了以提高频带传输效率与抗干扰性能为中心的数据传输科研课题,先后参加了国家多项重点工程,任154工程副总设计师。负责卫星遥测数据的数传系统的研制工作。由于卫星遥测数据数量大、传输距离远,误码要求严格,而容许的信道频带又十分有限,研究内容涉及在确保误码率足够小的前提下,如何提高信号传输速率的通信理论的基本问题。为此,吴佑寿根据数字调相频谱窄、抗干扰能力强等特点,大胆采用相位键控技术,通过反复探索实验,终于解决了相干解调、同步信号提取等问题,于1962年制成我国第一台数据库率为600比/秒的晶体管化数传终端机,并在北京-沈阳往返约1700公里的通信干线试验,取得大量统计数据,为我国卫星测控系统及时提供了传输数据的手段,为我国通信事业开拓了又一个新领域。30多年来吴佑寿及其研究组在数字通信研究中成果不断扩展,理论有所创新。特别在调制与解调方法、信号波形设计、自适应均衡的方面尤为突出。这方面的许多研究成果,后来广泛为国内同行所采用。此外,吴佑寿还与陈太一、蔡长年教授一起积极推动我国数码率标准制定和统一译名等基础工作,提出以2n为基础的数码系统标准,对我国通信技术的发展和数字通信制式的统一也起了重要的作用。    "文化大革命"期间,清华大学的教学、科研工作遭到严重破坏,但吴佑寿所创建的研究组却未停止工作。1969年秋,无线电系迁到四川,吴佑寿在参加繁重的修路、盖房劳动之余,仍专心致志于数字通信的研究。他根据国外通信技术发展趋势和我国现状,提出加快开展数字微波通信机和无人值守微波接力机的研究。在此期间,吴佑寿经常深入工厂,身体力行,即领导项目总体设计,又参加固体微波功率放大器、微波调相、相干解调和符合调制器等关键部件的具体研制,解决了不少理论问题和技术难点。研究组在较短时间制成我国第一套全晶体管化数字微波接力机,并协助工厂投入批量生产,使研究成果迅速得到推广应用。为此,多次获得国家有关部门嘉奖。如2GW55-120微波接力机获1978年全国科技大会奖、电子工业部科技成果奖一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与此同时,吴佑寿还获得国防科工委颁发的"献身国防科研事业"荣誉奖章和证书。    吴佑寿具有强烈的事业心和责任感,始终以振兴我国电子事业为己任,从不满足已取得的成绩,力求在学术上多做贡献。70年代末,吴佑寿把计算机引入教学,科研对象也由声数扩展至图文。1985年,制成采用流水线结构的1000万次/秒图象计算机,为我国遥感图象处理提供了重要手段。80年代初吴佑寿带领部分师生开展计算机汉字识别的研究。他认为汉字信息处理问题不能稽考外国人解决,我们对汉字了解最多,更掌握它的特点,有责任挑起解决这个问题的重担。经过一段悉心的研究,他毅然摒弃前人把汉字当作一个随机点阵图形的概念,根据汉字丰富的、有规律的结构信息,仿照人们"由外及里、从粗到细"的认字规律,提出了一种基于汉字结构特征的汉字识别法。经过几年努力,于1986年完成了6763个单体汉字的计算机识别,1989年有完成了3755个多体汉字的识别,创造性地解决了印刷体汉字计算机识别问题,在超多类模式识别理论和方法上,取得了重大的进展,其中"THOCR-94高性能汉英混排印刷文本识别系统",解决了印刷汉字自动输入计算机的问题,后者被评为1994年我国十大电子科技成果之一。这项成果已在国内外推广应用,使我国的印刷体汉字识别的研究跃居国际先进行列。他的许多论文,如《实验性6763个印刷体汉字识别系统》、《汉字属性关系图描述及基于这种描述的偏旁抽取方法》和《多体印刷汉字识别的研究》等获得国内外同行的高度评价。    吴佑寿为人谦和、治学严谨,深受同行敬重并为广大师生所爱戴。他一直坚持第一线教学,先后为本科生、研究生讲授过无线电基础、无线电接收设备、数据传输、信息论与编码等课程。1981年被确定为博士生导师。他领导的"通信与电子系统"学科1987年被评为全国重点博士点。吴佑寿还勤于写作,发表过大量论文和学术著作,在国内外出版的主要论著有:《噪声理论》(《电子学报》--信息论专刊,1965),《实验性6763个印刷体汉字识别系统》(《电子通报》,15(1987.5),《利用变换游程编码的汉字数据压缩》(《科学通报》,33(1988),19),《汉文信息处理与信息社会》(《中日演讲讨论会论文集》,1989,北京),《汉字计算机自动识别研究的进展》(《科学通报》,36(1991),4),《一种用于神经网络汉字识别系统的自组织聚类方法》(《电子学报》,22(1994),5)。及《Aconstrained approach to muetifont Chinese character recognition》(IEEE Trans. On PAMI,Uol. 15,No. 8Aug. 1993)等。 吴佑寿积极推动国内外学术交流,曾先后主持各种国内学术会议以及国际通信技术(ICCT)、国际神经信息计算(ICONIP)和国际联合神经网络(IJCNN)等学术会议,并获国际神经学会(INNS)授予的神经网络领导奖。由他主编并于1980年出版的国内第一本以晶体管通信电路为主要分析对象的《高频电路》1988年被评为国家级优秀教材,并获得邮电部部级优秀教材特等奖。1989年国家教委授予吴佑寿全国优秀教师称号。在担任清华研究生院院长期间,他曾就国内培养高科技人才的方法提出许多有益的建议,如建立博士后流动站、保留参加社会实践的研究生入学资格、为鼓励在职人员提高科技理论水平而设论文博士生等,对完善我国研究生培养制度起了较好的作用,1989年获得国家教委颁发的"博士生培养和管理改革"国家级优秀教学成果奖。    1981年起,吴佑寿先后担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电子学与通信学科评议组召集人、国家电子振兴领导小组通信组顾问,第三届全国科协委员、中国通信学会副会长、《中国大百科全书·电子学与计算机》的编委暨电路学科主编等职。他是中国电子学会会士,在国际电信与电子学界的学术活动中也很活跃,是跨国电气电子工程师学会(IEEE)高级会员,并担任国际无线电联盟(URSI)"信号与系统"学组中国代表,亚太神经网络联合会(APNNA)的创建人之一和1995-1996主席。

标签: 
作者: 
寿文
来源: 
北京潮讯
浏览次数: 
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