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十万山人孙星阁

    古邑揭阳,代有人才,尤有一批著名画家,光彩照人。享誉中外的十万山人孙星阁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孙氏清光绪二十三年(1897)生于揭阳榕城镇,1996年离世,享年99岁。孙老的父亲孙树梅是一位医生,嗜好书画,收藏了大量古今名书名画。孙星阁幼蒙庭训,喜习书画,临摹不辍。后又拜同乡举人曾习经为师,研习经史文艺,书画文史之基,由此奠定。

 追求人生价值不向权贵折腰
 孙星阁23岁游学上海,以优异成绩考进南方大学,专研周秦诸子之学。尔后,又转学国民大学文学系,由于晶学过人,深受校长章太炎的赏识。民国十一年(1922),与上海艺术大学和肌、声》杂志社—批著名书画家和作家林屋山入等交谊甚笃,过往甚密,诗书画作更上一层楼,赢得尊重与声誉,先后与学界画界知名人土于右任、洪畿、马企周和查烟谷、㈩白皋等创办“艺苑画社”和“上海书画联合会”。
 孙星阁在上海既参与组织各种书画社,又举办多次书画展览,其诗书画艺独具一格,挺秀高雅,博受赞誉。名噪京沪,但由于他性格倔强,不乐于去巴结权贵,在十里洋场中如履薄冰,于是在抗日战争期间索性回家乡榕城执教。当时,有友人帮他谋一个“督学”衔头,但这个空有其名而于事无补的职位,对于不图名利的孙氏,丝、毫不放在眼里,过几天他就辞去了。而他却辛勤劳累协助当局开办书画义展会,救济当时的伤兵难民。后又于广州中山图书馆举办书画展,与本省书画名家切磋书画艺术。    、
 20世纪50年代初,他移居香港。1955年,应星马文艺界之邀,前往访问,并展览书画,声价十倍。在星马住了一载,作画数十帧,积存一笔钱,他却用来购买一大堆宣纸,运回香港,作为下半生创作之用。1967年,他的书画在香港展出,一时十万山人孙星阁之名,响辙画坛。上门索画买画者甚众,门庭若市,影响甚广。
 竹梅虾蟹活现山水兰花醉人
 孙星阁之画,以山水为巨擘,笔力飞扬廉悍,元气淋漓,极波谲云诡之致。画坛名家誉称其为大斧劈,但孙氏自谓非大斧劈,实铁铲描也,故线条坚韧,变化在描法十八品之外。粤东十万大山,亦称十万山,坐落钦县西北二百里,绵延四百余峰,夙为孙氏·仰上,恒徘徊于山光水色之间,为山灵传神,故以十万山人为号,以寄意将十万大山收入画中。孙星阁的花卉,则以兰、竹、梅擅长。他喜兰之孤高幽独,竹之虚心劲铮,梅之霜姿傲骨。白龙山人王震曾誉其为“天下第一兰家”,而他自谓画兰六十年,执兰数十载,可见其对兰之偏爱, 故而风格自标,独饶心得。孙氏之画,博采众家之长,溶进自己风格。王世昭先生盛赞其画:“吾读山入画,其深似黄宾虹,其放似齐白石,其点似米元章,其笔似王叔明,其幽似石溪,其远似石涛,至于不似,则为山人所独至,非恒入所可窥抚者矣。”
 孙氏工诗善书,诗笔清健浑厚,奇崛而绝雕刻;书则虬曲蟠屈,脱略凡格。所著《十万山人梅花诗三百草帖》,苏世杰为之跋云:“十万山人梅花诗草帖,如铁如钢,若戟若戈,宝剑横磨,气不可当,其奇其妙,变化元穷,静如古树缠藤,动则龙蛇竞笔,与张颠孙过庭怀素黄山谷米南宫,各树一峰。”
 孙氏著述甚丰,有《简子年谱考》、《先贤论性纲要》、《宋元明:书画真伪考》、《画学入门}、《星阁山水集}、《十万山人题画诗草》、《十万山人梅花诗三百萆帖》、《十万山人书画选》,林林总总,皆已行世,可谓著作等身。
 诗画造诣高深广博名贤赞誉
 孙星阁毕生献身艺术,俊彦之士以诗文对其评价甚高,除以上谈到之外,尚有章太炎题其梅花册云:“十万山人孙星阁从余游五年,学通周秦诸子,殊有心得,编成先贤论性纲要一部,人性述略一篇,名著也,经为之序。近作梅花集嘱题,写梅以花冠和尚为开山祖,现世不见;宋代写梅为四君子之一,元代写梅尤盛,盖梅花其晶至清,多出高人逸士之作。余不能画,不知君之写梅所宗,此集用笔得梅之古峭,深契于篆,为书为画。当成名作,不待吾文,世有知焉。”于右任题其山水画集云:“星阁子好山水,游览名山大川,而悉收之子画,乃影印一集以问世,其笔情之潇洒,襟怀之高旷,法在八大石涛之间,可以入作者之林矣,阅后而志素言,并以质之诸君。”李石岑题云:“星阁号十万山人,粤之揭阳人,善山水,少时临摹名家,深契董巨倪黄,故山人所作画,各帧用笔,互有不同;山人又喜玄理,放心物外,好游名山大川,故所作山水,多写平生游历异景,一木一石,自率胸臆,萧然远俗,又不拘所宗。余爱其能成一家之作,表现个性,而不落于时蹊也。”……高剑父题云:“卅载论高原不薄,爱君平淡见精神。天寒岁暮传三益,难得千秋澈雪人。”……
 郁达夫诗谢十万山入寄赠梅花图云:“十年不见山人面,寄得梅花来故人。梦里不知春色相,图中又见老精神。笔花数点开天地,玉影一枝净无尘,子固补之多应俗,梅花君是旧前身。”
 饶宗颐教授为孙老的梅花诗作题词:“月明雪白了无尘,醉倒梅花天地春,共与美人同一梦,不知清影是前身。”
 胸怀豁达开朗谈吐满室生辉
 “星阁先生一生游戏人生,不执着名利,与世无争。”这是香港艺苑出版社社长肖晖荣对这位同乡前辈的评说。孙老—生不事积蓄,不讲究衣着,不追求豪华生活享受,胸怀豁达,思想开朗,不执着名利,与世无争,风趣幽默。有时应邀赴席,一顿盛宴之后必吃几餐素食调剂。至g0多岁仍喜开玩笑,谈笑风生。有一次,李嘉诚先生的岳父庄静庵老先生造访刃老,请教他长寿之遒,孙老笑着说:“半食半饿,随遇而安是我养生之遒,余无他法。”孙老的所谓“半食半饿”,其实就是说饮食不追求高级莱肴,暴食暴饮,以素淡适口为宜。曾—次家乡来客,给他送来一小篓红心番薯,孙老欣喜万分,兴之所至,即泼墨作画回赠。
 孙老不趋炎附世,不争宠禄,深受了解他性格者的敬重。几年前香港出版一本{潮汕名人录》,编者把李嘉诚先生排列在孙老之前,李先生阅稿时立即提出应把自己放在孙老之后。这固然表现了李先生敬老让贤的谦逊风度,却也反映了孙老高超的艺术成就和高尚人格在李先生心中的分量。

标签: 
作者: 
谢惠如 陈季祥
来源: 
文化周刊
浏览次数: 
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