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的荒岛人生——记核潜艇研究设计专家黄旭华

    黄旭华
   首批中国工程院院士
   核潜艇研究设计专家
   祖籍广东省揭阳市揭东县玉湖镇新寮村客家人
 
   上世纪60年代初,美国的一玩具店,一个铁灰色的玩具正在出售。在去飞机场途中,一中国外交官停车对妻子说,“这玩具不错,买一个回去给咱们的宝宝玩玩。”
   玩具是一艘铁皮做的导弹核潜艇。这个不经意带回国内的儿童玩具,成为我国研制中国核潜艇的第一个模型。
   1959年,赫鲁晓夫访华,我国领导人希望苏联帮助中国发展核潜艇。赫鲁晓夫傲慢地说,这东西你们搞不了。毛泽东主席听后发出誓言:“核潜艇,一万年也要搞出来!”
   为研制中国第一代核潜艇,风华正茂的黄旭华与一批科研人员告别家人,隐姓埋名,来到一个近乎与世隔绝的半岛上。
   没有图纸,也没有资料,更没有外国专家指点迷津。握在黄旭华等研制人员手中的,除了一些模糊不清、从外国报纸上翻拍的外国核潜艇照片和零碎的报告之外,就是那件从西方玩具店里买来的核潜艇模型。
   奉命研究核潜艇前,黄旭华是一名文艺活跃分子。四五岁时,歌谱一拿到手他就会唱,中学时,他曾毛遂自荐男扮女装演小姑娘(街头剧),大学时,他还是文艺社团的头面人物。可自从选择与核潜艇为伴后,他就把拿手的口琴、扬琴、胡琴、小提琴统统送人了。
   黄旭华所在的这个半岛,当时一年刮两次风,每次刮半年。岛上每人每月可领3两油,黄旭华和他的同事曾半年内一点油星也没见到。伙食也很“绿色”,有一句俏皮话说,早上土豆烧白菜,中午白菜烧土豆,晚上土豆白菜一道烧。
   岛上也没有先进的工作条件,黄旭华等人搞数据,开始时要用算盘、计算尺和手摇计算机,为一个数据常常要发动一批人日日夜夜算。
   核潜艇工程涉及航海、核能、导弹、计算机等几十个专业学科,被称之为浮动的海上科学城堡。在这个尖端的科学工程中,黄旭华负责总体设计。1970年我国研制的第一艘核潜艇下水试航,其性能超过美国的第一代核潜艇,但研制时间却比美国缩短了。
   1988年初,核潜艇进行最后的深潜试验。“核潜艇艇体强度、密封性如果稍微有一点问题,外部水压造成的进水速度、强度就会像子弹一样具备强大的杀伤力。”上世纪60年代,美国的王牌核潜艇“长尾鲨”号做深潜试验,还不到200米,潜艇上100多人就全部葬身海底。
   试验之前,艇员心理包袱很重,有人给家里留了遗书,有些参试人员唱起了《血染的风采》。“背着包袱下去,极容易造成操作失衡,后果不堪设想”,黄旭华决定与他们进行一次深度对话。
   “我们不是去牺牲,我们要唱‘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不能唱这么悲伤的歌,”现场气氛仍显凝重。“我跟你们一起下去,”62岁头发花白的黄旭华决定以身作则来稳定人心。气氛瞬时转变。黄旭华成为世界上首位下水做深潜试验的核潜艇总设计师。平安上来后,他诗兴大发,现场作诗曰:“花甲痴翁,自探龙宫;惊涛骇浪,乐在其中。”
   临走之前,夫人赞许他,“你当然要下水,否则将来你怎么带这个队伍?”但在此后出海的两三个月中,夫人几乎每晚都难以入睡,一颗心悬在半空,直到试验成功的那一刻,夫人大哭了一场。
   1988年9月,我国政府对外宣布:中国进行的核潜艇水下发射运载火箭试验成功,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拥有第二次核打击力量的国家。
   时隔30年,身为中国核潜艇工程总设计师的黄旭华回到了家乡。90多岁的老母亲此时见到的已是一个年已花甲的儿子。当8个兄弟姐妹见到这个30年来“不要家”的“英雄”时,却发现家中就他房子最小,工资最低,甚至连当时高中刚毕业的侄女每月工资也比黄旭华多。黄旭华却淡淡一笑,你们的我不眼红,我还是要走我的独木桥。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潮粤信息港
浏览次数: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