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身革命 悬壶济世

    1988年3月,我有幸访问了名中医马远行先生,他是解放后汕头市中医协会第一届副主席,也是位归侨,且早年参加革命。1927年曾是中共汕头市委候补委员。1990年5月马老以85岁高龄辞世。 
 
     马远行先生,1906年7月30日生于广东省海丰县城关镇枋铺街。小时在海丰县立第一高等小学读书。时海丰县教育局长是彭湃同志,特聘革命左派人士、彭湃留日时好同学李春涛为县一小校长。马小学毕业后就读于海丰陆安师范,后因经济困难转学到海丰乙种工业学校继续升学。1923年由其堂兄介绍来汕头潮揭普电话公司当见习生。1925年升任公司话务员,这时刚好国民革命军进行东征来汕,他曾与革命军领导人廖仲凯、周恩来等交谈并接通过电话。自东征军入汕后政治形势大好,进步青年纷纷组织起革命团体。马老与王碧辉、黄耀廷等人成立“岭东励志青年社”,还由马同志邀请他的老校长李春涛当顾问(时李任汕头国民党宣传部长兼《岭东民国日报》社长)。为了适应时代要求,满足革命青年对精神粮食的需求,励青学社还在汕头开办励青书店,销售马克思《资本论》、《共产主义A、B、C》、邵力子的《游俄日记》,还有《新青年》、《响导》等革命书刊和陈独秀、鲁迅、郭沫若等人著作。 
 
     这时汕揭普电话公司工头,在工贼的唆使下,拉拢了部分职工组成黄色电话工团,受资方的操纵。1926年春在党所领导的汕头市总工会副委员长陈振韬,总工会干事林芳史(均系与马是小学同学)指导下,马远行团结工人骨干解散黄色工团,成立新工会组织——汕头电话工会,马任工会主任委员。新工会成立后领导职工向资方开展增加工资、改善生活待遇的斗争取得胜利。马在斗争中表现突出被吸收为中共党员,并任党支书。他们还在市总工会领导下,由电话、电灯、自来水、铁路、轻便车等职工工会,组成汕头市公用总工会,马远行被选为常委宣传委员。1927年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4月15日潮梅警司也步蒋的后尘,围捕共产党人与革命志士。这时杨石魂回到普宁与当地党领导人陈魁亚(原海丰县小学教员)等人,组织起工农武装,围攻普宁反革命堡垒洪阳镇 县城 。时潮梅警司准备调兵增援,其来往电报被电话总支抄下,急告上级,并马上派员剪断跨榕江电话线还向何辑五谎报线路出故障,要候修复后才能发报,为我工农武装队伍部署伏击歼敌,争取了时间,一举在普宁广太地段全歼增援敌兵一个连。这时马远行也被补选为中共汕头市委候补委员。但因白色恐怖严重,各地党组织转入地下,电话总支也只能开展秘密的活动。 
 
     当南昌“八一”起义军挺进汕头时,上级领导要求马远行起来接管电话公司,委马为接管会主任。正当接管时革命形势很快逆转,起义军在前线失利,周恩来等领导人率军撤离汕头,革命又陷入低潮,马远行受到通缉追捕,他不得不离开潮汕辗转到香港,暂避在王碧辉开的杂粮店中。1928年春又远渡到泰国的曼谷,在友人的帮助下,借用已停办的侨校厉青小学全部教具,在洪桥地方办起洪桥学校,教职员有许哲先(大革命时期党员)、黄耀廷等人。并参加我地下党领导的“反帝大同盟”。1930年春因有些盟友被泰国政府逮捕,学校被搜查,马远行被当局驱逐出境回到潮汕,隐蔽在乡下,先后在潮阳的成田乡中民学校、溪尾乡植英小学任教。“七·七”卢沟桥战事爆发后,马老带领师生,在邻近四乡六里开展抗日救亡宣传,使当地农民群众受到一次深刻的爱国主义教育。1939年汕头沦陷,日寇向潮汕各地入侵,马远行又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这时改行中医,悬壶济世于村间,他虽客居异乡,却一心治病救人,他的医学医德深得乡人敬佩。 
 
     抗战胜利后,马老返回汕头定居,继续从医和进修。因有中医理论基础,又有临床实践经验,解放后被选为汕头市第一届中医协会副主席,享有名中医荣誉的马老,被汕头制药厂聘为药剂师,从事中成药配方研制工作。他在《参研中药剂改述怀》诗中写道:“治疗方剂互相关,制剂配方两顾兼。继往开来精细事,深思熟虑应详参”。他几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投身到科研实验中去,为汕头中成药研制贡献心力,直至退休。
 

作者: 
秦梓高
来源: 
汕头日报(2008.11.16)
浏览次数: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