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区之父 潮汕之子——改革30年也说经济特区的拓荒者吴南生

    “特区之父”的界定
 
  
 
     吴南生—— 一位与“经济特区”这个关键词永远联系在一起的令人起敬的老人。
 
 弹指一挥间,中国改革开放走过了30年,中国经济特区也走过了28年的历程。
 
     中国有今天的繁荣,因为有邓小平。中国今天有经济特区的繁荣,因为有吴南生。我把邓小平和吴南生的名字并列在一起,吴南生同志知道是不同意的。但只要说中国的改革开放和中国经济特区的创立,就不得不将邓小平和吴南生的名字放在一起。理由很简单,按报纸文雅的话说,吴南生是经济特区的拓荒者,而按老百姓通俗的说法,吴南生是创立经济特区的牵头人。因为如果把办特区搞砸了,第一个要搬脑袋的人就是牵头人吴南生。30年后的今天,也许觉得“砍头”的话是戏言。
 
     我今天突然写出吴南生是“特区之父”,第一个不同意也是吴南生本人。但作为今天得益于当年冒着“杀头”的危险奔波于广东与中央之间、申办经济特区的吴南生的功劳,相信特区老百姓是会认同的,少数服从多数——概念成立。
 
      此前,我将“特区之父”输入百度搜索,吓了我一跳,赫然看到唯一有一篇小短文写这着:“邓小平因为实施了经济特区的计划,中国蜕变为世界的工厂,储备金冠全球。因此,邓小平誉为中国经济特区之父。”后来我细想,这位作者将“邓小平誉为中国经济特区之父”,分明把邓小平的身份给降低了,邓小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啊,以此“辈份”类推,邓小平应该是中国经济“特区之爷”。
 
      我们知道,核物理学家钱三强是我国原子能科学事业的创始人。1948年钱三强回国后参加我国原子能科学研究基地的组建工作。从研制原子弹、氢弹,到我国整个高能物理科学发展,他都作出了卓越的贡越,因此被誉为“中国原子弹之父”。钱三强造原子弹,吴南生造特区,参照“之父”的这个标准,我说吴南生是“特区之父”无疑是成立的。
 
    “特区之父”概念一旦成立,“潮汕之子”的界定也就迎刃而解了。
 
     吴南生生在潮汕,长在潮汕,所以称“潮汕之子”。更何况1936年,吴南生在潮汕参加革命工作。1944年,由党组织安排赴延安进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日本投降后从延安奔赴东北。1949年随解放大军南下,参加解放汕头市,担任市军管会副主任。1952年,吴南生奉命调动,才离开了汕头地区。
 
  
 
                             要特区不要头颅
 
  
 
      在创办中国经济特区的历史黄页里,在1979年的时间表上,会有这样的文字:最早向广东省委正式提议创办特区的人、广东省委书记、广东省特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吴南生。1979年2月,吴南生带领广东省委工作组到汕头地区传达贯彻十一届三中全会精神,目睹着城乡中各种问题积重难返、经济几近崩溃边缘的沉重事实,心里就像灌了铅一样难受:“搞了几十年的穷社会主义,我们不甘心哪!”
 
     汕头曾经是中国南部一个对外开放历史悠久的港口城市,早在“五口通商”时就开始了。有文献记载说恩格斯曾在其著作中这样提到汕头这个地方:“其它的口岸差不多都没有进行贸易,而汕头这个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又不属于那五个开放的口岸。”其实,解放初期汕头还是一个商业很繁荣的地方,和香港的差距并不大。可是30年过去了,香港成为亚洲“四小龙”之一,高楼大厦林立,经济一片繁华。而眼前的汕头市,却如此贫穷落后,满目凄凉。
 
 吴南生重返故园,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他觉得眼前的汕头,“比我们小孩子的时候还穷啊!”(吴老这话在文革肯定不敢这么说的。就像我们读小学时,请一苦大仇深的老农到学校忆苦思甜,讲到最后他总结说:“解放前是很凄惨,但三个孩子都没饿死。只是到了解放后大跃进公社化时,我家饿死了两个孩子”这时校长慌忙递上一杯水说“大爷,喝水喝水”,赶紧打断他的话。)
 
     吴南生多次见到叶剑英元帅,叶帅多次焦虑地对吴南生说:“南生啊,我们家乡(叶帅是广东梅州人)实在是太穷啊,你们有什么办法没有?快想想办法,把经济搞上去啊!”
 
 为了寻找能够尽快发展的路子,吴南生广征博采,细心听取各级干部群众的意见,多方征集海外和港澳朋友的建议。
 
     是年3月初,吴南生回到广州。在广东省委常委会上,他把调研中形成的思路再次郑重提出:“按照三中全会解放思想、对外开放的精神,我们广东是否可以向中央要求先走一步。”并建议在沿海划出一个地方,用比较特殊的政策,单独管理,按照国际上通常的做法,引进外资。吴南生主动请缨,提议由他自己先在汕头作试验,他说:“要杀头就先杀我吧。”
 
     “要杀头就先杀我吧!”绝不是戏言,办特区还真要冒“杀头”的风险。曾有报章报道,邓小平同志南巡之前,有内地的老革命家来到深圳参观之后,看到深圳与毗邻的香港一样高楼林立,灯火辉煌。大哭:“这不是变成搞资本主义吗?”
 
     直到1984年,邓小平同志南巡,肯定了特区的做法,并为深圳、珠海题了字,对特区的非议才逐渐减少,吴南生和许许多多的人一样,一直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经济特区”这个名字
 
  
 
      吴南生提出搞特区的想法得到了当时广东省委第一书记习仲勋同志和常委们的赞同。1979年12月16日,吴南生赴京向中央汇报广东建立经济特区的事情。后来,小平同志在听取汇报时获悉要划那么块地方老定不下个名来,就十分明快地表示:“就叫特区嘛,陕甘宁就是特区。”并留下了以后对特区建设具有深远影响的重要指示:“中央没有钱,你们自己搞。”“要杀出一条血路来。”
 
     1979年4月,中央工作会议文件正式提出“试办出口特区”。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批准广东、福建两个省委的报告。决定对广东福建两省实行“特殊政策、灵活措施”,要求两省抓紧有利的国际形势,先走一步,把经济尽快搞上去。决定在深圳、珠海、汕头、厦门试办“出口特区”。并指出,“出口特区,可先在深圳、珠海两市试办,待取得经验后,再考虑在汕头、厦门设置的问题”。
 
      1979年12月16日,吴南生赴京向中央汇报广东建立经济特区的几个问题时提出:“同各方面的同志和朋友多次交换意见,都觉得改称为‘经济特区’较好。” 1980年5月,中央正式批准用“经济特区”这个名字。
 
      1981年后吴南生不再兼任深圳市委第一书记、市长,但继续分管广东三个经济特区的工作,经常在三个特区间奔走,依然是广东省委领导集体中有关特区工作的第一责任人。直到1985年9月后,他从省委书记岗位上退下来之后,就没有负责特区的管理工作。担任广东省第五、六届政协主席。
 
     我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见到吴南生同志了,今年4月份,我在《南方日报》见到记者采访他的照片,此时的吴老已经白发苍苍,依然精神抖擞,令我肃然起敬。
 
      1992年,我跟随吴南生同志到潮汕南澳岛考察,帮他在海边拍的照片。这一张他挺喜欢的,叫我
 洗了好多,他送给家人。他还常将此照片印在自己的回忆录上或拿给记者使用。           
 

作者: 
墨池浅浅(曾建平)
来源: 
http://blog.sina.com.cn/mochiqianqian
浏览次数: 
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