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心桑梓情——记揭阳籍旅港实业家郑翼之

    
 
     在众多的香港潮商中,不乏艰苦创业的奋斗者。 
 
     被香港商界誉为“工业之王”的郑翼之,1911年出生在揭阳榕城一户手工业商人的家庭。近一个世纪以来,郑翼之凭借着一股永不言休的拼搏精神,靠制造军需品和拆卸废旧战舰,逐步起家,后来挟资进军工业,在香港这个国际商业港口城市建立了庞大的“工业王国”。 
 
 一、白手起家创办“捷和五金工厂” 
 
     上世纪初,郑翼之的父亲在家乡揭阳创办手工业作坊。郑翼之八岁时,父亲积劳成疾去世,遗下儿子四人。排行第三的郑翼之,因家境贫困,读了两年私塾、两年小学后辍学。 
 
     性格倔强的郑翼之,日间打工以维持生计,晚间上夜校补习文化。1929年,18岁的郑翼之只身来到广州,进入芳村协同机器厂当学徒,天天与各种机器打交道。历经艰辛,他终于学到了一门手艺。1932年,郑翼之满师后返回故乡———揭阳。他考虑到:自己虽有一点五金、机械方面的技术,却无根基。与其给别人打工,不如自创天下。他和兄弟商量,获一致赞成。于是,郑翼之沿用旧业招牌,在汕头、广州两地开设“捷和五金工厂”,先生产珐琅徽章和童子军用品,后又制造钢盔、防毒面具等军需用品。再后,因业务发展,在香港设立分厂。 
 
     上世纪三十年代初期的汕头,业已成为华南仅次于广州的繁华港市,工商业、外贸业、海运业空前鼎盛,商业之盛居全国之第七位。当时的汕头埠,灯红酒绿,笙歌不歇。创业之初的郑翼之,极尽俭朴,勤劳起家,富而不奢,几年之间,几经周折的“捷和五金工厂”便成为汕头埠为数不多的五金工厂,在当时的汕头五金行业中首屈一指。 
 
 二、杯水车薪重建“捷和联合企业”1945年8月,日军宣布投降后,郑翼之从内地返回香港。八年抗战、动荡离乱,他只剩8000港元的资金,杯水车薪,复业、重建谈何容易? 
 
     正当郑翼之为资金严重缺乏而发愁、困惑之时,意外地遇到了难得的机会。当时,港英政府因安置从各国返回香港的英军,急需一万张简易铁床。郑翼之闻讯以后,找来揭乡同乡林子丰,合股承接了这笔生意。五个月后,一万张铁床如期交货。 
 
     经过战争重创的香港社会,百废待兴。当时,港岛和九龙半岛之间的维多利亚湾,满目疮痍,港内海底遗存着相当数量的因战争遗留的枪弹壳和沉没的舰船。对五金工业了如指掌的郑翼之,凭借着自己多年的经商经验和职业敏感,看到了此中的生财之道。他考虑到:战后世界经济短时间内难以恢复,金属原材料极其缺乏,沉船、弹壳含大量铜料、铁料,珍贵如金。 
 
     而后,郑翼之即向港英政府申请打捞沉船,又向渔民收购打捞来的枪弹壳。沉船经过拆卸后,加工成为钢筋、圆条等五金原材料,获利甚丰。同时,港英当局为酬谢郑翼之清理海港水道,发给每吨60港元的拆船费。 
 
     五十年代初期,“捷和”已今非昔比,资金雄厚,发展迅速,更挟巨资与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工业国家合资,在香港开办多家工厂,从而又获得了不少利润。 
 
     当时,香港正处在经济“起飞”的前期,各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纷纷把眼光投向这颗南中国海岸畔的“东方明珠”。年到中年的郑翼之以超前的眼光和思维,看到了发展的前景,毅然把“捷和”的一部分资产投资于方兴未艾的地产业,购下香港、九龙的多处房产、楼宇。在多元化的经营中,“捷联”稳步发展,成为香港的一大经济实体。历经20余年,至1973年,“捷和”已发展成包括地产、售楼、建筑、财务、保险等多种业务的“捷和联合企业”。 
 
 三、学瑞士滚雪球打造“捷和集团” 
 
     香港的地产公司数量之多举世瞩目。在1973年香港的股市热潮中,“捷和”和众多股票上市地产公司,以雄劲的牛市,大增实力。然而,对工业情有独钟的郑翼之,依然不改多年的初衷。以世界著名钟表生产国———瑞士为例,对在“弹丸之地”的香港发展工业抱着拳拳热忱。他深情地说过:“瑞士是个小国,资源很少,唯一能发展的是多工序、少原料的工业”,“香港地少,资源也少,应该学习瑞士的聪明做法”。 
 
     至上世纪九十年代,“捷和”已从当年的五金手工作坊发展成为拥有亿万资产的“捷和集团”,在工商业林立的香港独树一帜,引人注目。当时,郑翼之虽然年事已高,却精神矍烁,每天往返于中环环球大厦写字楼办公。 
 
     他曾对人说过:“我原来打算退休,但现在已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我发觉,愈做愈有精神。不干工作,赋闲在家,总觉得不自在。”“我不喝酒,也不跳舞,只埋头工作。除了支取够用的酬金以外,把资金都积累起来,用以扩大再生产,使资产像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 
 
 四、提掖后代,不忘桑梓凝聚侨心侨力 
 
     事业有相当成就的郑翼之,时时不忘对后代的提掖,多年以前,他已安排了学电机专业和工程专业的儿子先后接班,以使“捷和”后继有人。如他所说:“我们一家人和衷共济,各人都拼命工作。” 
 
     长期以来,郑翼之先生身在香江,心系桑梓。2002年,揭阳学院筹建期间,资金紧缺,困难重重。当时,社会上有一些人说:“揭阳穷,没办法建大学,建了大学也办不成”。消息传到香港,郑翼之毅然慷慨斥资。在他的义举带动下,在香港的揭阳籍潮商形成了捐资的热潮,从而使侨心侨力得以凝聚。 
 
 
 

作者: 
谢锡金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8.10.26)
浏览次数: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