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山韩水育韩星

    我记得以前给韩星的剧作选写序时,用了“韩山韩水育韩星”的题目,是说潮汕的乳汁和营养滋润着他的创作。其实这只是一个方面,另外一方面的动力,就来源于他年轻时的经历。家庭和个人的坎坷,成为他一生勤奋的原动力。 
 
     陈韩星办完退休手续后,马上就被上海请去写戏了,能人总是闲不着。临走,他将《陈韩星艺文录》书稿交给我看。我从汕头大学出版社退休后,还头一次拿起这么重的书稿。说它重,不光指重量,是感觉它承载着作者一生酸甜苦辣沉甸甸的分量。 
 
     开卷第一篇,是他在中学时写在班级黑板报上的一首小诗,接着,是曾经在下乡知识青年中广泛流传的歌曲《一张旧船票》和《那个年代》。这两首歌词在一般读者眼里可能微不足道,可是很奇怪,这二首歌词的情感,却始终在我头脑中回旋而挥之不去,也许是因为我们有类似的经历。 
 
     陈韩星做为剧作家,已经有自己的《剧作选》和《文论集》出版,并在全国发行,证明着他的成就。这本《艺文录》显然不是为了卖的,是做为总结、纪念性质的东西,准备送给朋友的,因此,就用兼收并取来收集自己的血汗,以此来纪念自己的灵动和“勤奋”。 
 
     灵动和勤奋,的确是陈韩星最大的特色。他的本职工作原是汕头市艺术研究室主任,带领大家编写《潮剧志》、《汕头市文化艺术志》、《近现代潮汕戏剧》,逐年编辑《潮剧年鉴》(已印行了15卷),出版《潮剧人物传略》、《潮州音乐人物传略》等等,已经是不菲的成绩。还有写剧本、研究古代人物、为潮汕地区大型晚会撰写主持词、朗诵诗等等,这些,是要花大量时间的呀。可是,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从来不唱歌、不跳舞、不打麻将不闲聊。他实在是没有时间呀,他要用20年的时间做完60年的事。于是,我们就理解了他为什么把中学黑板报上的一首小诗放在开头,那是他的志向:“有朝一日羽丰满,海阔天空任翱翔。”可是,就在陈韩星蓄势待发欲“翱翔”之际,赶上了中国闹“毛病”的时期。老革命父亲被划为“胡风分子”,从此,也剥夺了子女上学、当兵、就业、写作等几乎一切的“权利”。陈韩星基本上是“自学成才”的,中学毕业后,到海南岛上山下乡13年。这是我认识的下乡知识青年在农村年头最长的一位,难怪大部分汕头知青都尊他为“大哥”。我见过他在海南岛时“知青一家”的照片:他与妻子、儿子、弟弟一起,相濡以沫,同一命运。 
 
     陈韩星真正开始写作,已经40开外了。这几百万字的作品,却透着一个悲哀的历史:陈韩星的所有作品几乎都是在40岁以后的20年间完成的。40岁以前,用陈韩星自己的话说,大体上是“迷失自己”“消磨自己”“消融自己”的年代。 
 
     人生有几个40年啊!毛泽东用不到40年的时间奠定了革命领袖的地位;俄国著名诗人普希金已经走完了他那辉煌而潇洒的一生。如果陈韩星的前半生有一半的时间用来写作,凭他的聪明才智、勤奋苦读,其成就该是何等了得! 
 
     人生免不了遇上苦难。但是如何对待苦难,却有不同的分野。有的人不停地把这“苦难”挂在脸上,怨怨艾艾过一生。强者是把这“苦难”变成宝贵的精神财富,成为永远前进的动力。陈韩星就是这样的强者,我也因此而敬重他。你如果问我读了这部书稿的感想。我想起中国戏剧祖师爷关汉卿在杂剧《关大王(关羽)独赴单刀会》中慷慨悲歌的一段唱词《驻马听》:水涌山叠,年少周郎何处也?不觉的灰飞烟灭!可怜黄盖转伤嗟,破曹的樯橹一时绝,鏖兵的江水犹然热,好叫我情凄切。(云)这也不是江水,(唱)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 
 
     现在,陈韩星将开始新的翱翔。退休是他新的起跑点,我戏称为“以退为进”:“退”出行政事务的羁绊,“进”入海阔天空的创作领域;“退”出潮汕海洋文化的一隅,“进”入大陆文化的广阔天地。这个天地,相对而言,对于陈韩星还是深不可测的。他必须将海洋文化的浪漫,放到大陆文化的沉稳中磨合,将潮汕人从东南看中国的角度,转换为从太空看世界,将二十年流不尽的英雄“血”换成再流二十年的英雄“汗”。灵动和勤奋,必将为他结出新的硕果。

标签: 
作者: 
隗芾
来源: 
NULL
浏览次数: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