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军队在中国领土上使用细菌武器的报告

    一、前言
 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委托本调查团调查美军在朝鲜违反国际法之行为。本团系由八国法律工作者所组成,名单如下:
 团长:布兰德魏纳,格拉茨大学国际法教授(奥地利)
 副团长:卡瓦莱里,高等法院律师(意大利)
 团员:加斯特尔,伦敦律师(英国)
 贾斯盖,巴黎法院律师(法国)
 柯柏年,中国人民外交学会研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
 莫伦斯,布鲁塞尔法院律师(比利时)
 狄布里托,里约热内卢法院律师(巴西)
 华西尔考夫斯卡,最高法院法官(波兰)
 当调查团在朝鲜进行调查,特别调查美国空军对平民使用细菌武器时,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外交部公开控诉美国亦在中国东北各省使用细菌武器。
 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要求本调查团进而调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所指控的事实。为此目的调查团曾赴中国东北进行调查。
 中国政府当局业已获悉的美军撒布细菌的案例甚多,调查团无法全部审查,因此不得不仅限于审查发生于中国东北南部各地的十件。
 调查团已由东北人民政府卫生部副部长白希清处获悉各案例的事实,且已获得若干证人的证词。
 此外调查团也听取了许多细菌学、昆虫学、病理学、脑系病学及医学专家的证词,他们向调查团提供了检验、化验、及实验的结果。各位专家的姓名及简历如下:
 陈世骧,上海复旦大学学士(一九二八),法国巴黎大学博士(一九三四),北京中国科学院昆虫研究室主任,上海震旦博物院副院长。
 秦耀庭,齐鲁大学毕业(一九一四),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生物学系主任。
 辛钧,日本名古屋帝国大学医学博士,东北传染病防治院总技师。
 景冠华,南满医学院医学士(一九四二),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细菌学系副教授兼代主任。
 陆宝麟,北京农业大学昆虫学系副教授。
 朱既明,上海医学院学士(一九三九),英国剑桥大学哲学博士,北京中央生物制品研究所主任技师。
 李佩琳,英国及爱尔兰病理学会会员,沈阳中国医科大学病理学教授。
 吴执中,英国格拉斯哥皇家内科医师院院士,沈阳中国医科大学内科教授。
 张学德,北京协和医学院医学博士,美国伊利诺大学理学硕士,北京协和医学院教授。
 许英魁,医学博士,曾在慕尼黑心理研究学会从事研究工作(一九三八),北京协和医学院精神病及心理学系教授。
 最后,东北防空副司令高鹏将军向调查团报告该部情报机构经观察所知美国飞机出现的日期及地点。他又证明当时在这些地点的上空并无中国飞机,而上述飞机已被证明是美国军用飞机。
 调查团更收到一本一九四七年五月号的“免疫杂志”,内有哥仑比亚大学三位美国细菌学家的长篇报告,证实从那时起美国即已仔细研究将细菌用作战争武器。
 由此所获的材料已列入本报告内。 二、事实真象 1、一九五二年三月三日傍晚,距抚顺约二十公里的旧站村某农民,在他家门前发现有虫子在雪地上跳和爬。他将此事报告了政府当局。此后数日就组织了捕灭虫子的工作。这些昆虫散布的面积长达一公里余(二华里),宽约半公里(一华里)。该村居民以前甚至在热天也从未见过此种昆虫,而这一带三月初的天气仍极为寒冷,冰雪亦尚未融化。
 三位证人,包括首先发现虫子的农民刘广义,向调查团说明了昆虫被发现时的情况以及昆虫样品送交政府时的情况。
 秦耀庭教授对这些昆虫作过鉴定后指出,在朝鲜和中国东北此种属弹尾目(Collembola)的昆虫已被大量撒布。
 朱既明博士向调查团陈述三位专家以豚鼠作的细菌试验的结果,这些豚鼠于八日后死去,脾中发现有许多立克次氏小体,证明此种昆虫带有立克次氏小体。
 美国飞机曾于二月二十九日飞过抚顺地区,另外两位证人肯定地证明当日抚顺曾发出空袭警报。 2、一九五二年三月四日本溪老官村河岸边(二月二十九日美机曾飞过该处)发现麇集的昆虫。这些昆虫散布在长约一公里余(二华里半),宽约一华里半的地区。昆虫种类甚多,其中主要者为蜘蛛和蚊子。 景冠华教授向调查团指出,施于小白鼠及豚鼠的实验,证明此种蜘蛛带有巴斯德杆菌属的细菌,而鼠疫菌即属此类。
 一九五二年二月二十九日,军事观察机构在本溪南部及抚顺南北曾见美机飞过。 3、防疫队队员任赞义向调查团作证称,一九五二年三月五日他曾在锦州范家村目睹数群蚊虫飞着。三月六日及七日锦州其他地区,特别是在一条部分冻着的河上发现有大量蚊、蝇及蜘蛛。 根据景冠华教授向调查团所作之证言,这些昆虫被证明是摇蚊和粪蝇,带有伤寒菌及副伤寒菌。 三月四日晨六时,锦州地区有美机飞过。 4、一九五二年三月七日美机飞过抚顺地区。
 同日,某铁路工人在距孤家子车站十公里处发现有大批苍蝇,这些苍蝇系在五里台桥上和桥下飞着。数日后,即三月十一日,他与其他工人又至该处巡视铁轨,发现苍蝇仍在彼处,乃捕捉数只送往沈阳。此时气候甚冷,温度在摄氏零下十度。
 调查团听取了陈世骧教授的证言。他研究了这些昆虫,证明是双翅目花蝇,他并作如下之说明:此种苍蝇于五月间大量滋生,但平常不能在雪上生存。其毛多,适于带菌及撒布细菌。陈教授继称,此种苍蝇与在朝鲜战线后方发现者相同。 5、自一九五二年三月九日起,鞍山及其他城市中因脑炎致死者已有多起。
 三月二日晨二时,两架美机侵入鞍山地区,数日后即在城中发现大量蚊虫。
 景冠华教授向调查团作证称,根据实验,将蚊子磨成细粉注射入小白鼠,均呈脑炎病状死去,其脑内发现有能损害脑组织之病毒。
 调查团还听取了鞍山医师英化新的作证,他肯定在此季节城中出现蚊子极不正常,并出示其在三月十七日及十八日所作关于两位病人死前有脑炎病状的报告。
 许多病理学专家向调查团报告了两位病人的死后解剖结果,断定系患一种急性脑炎。
 参加解剖尸体的李佩琳教授强调病者死后脑的破坏情况与实验中所发现小白鼠的脑的破坏情况类似。 6、一九五二年三月十一日上午八时及十一时,美机两次沿鸭绿江侵入安东地区,每次各四架。
 当日上午十一时,北井子村居民曾听见引擎声并看见飞机自西北飞向东南。他们看见飞机抛下一物,但未能确定落在何处。后来,发现在田野中有大量羽毛,多为白色,亦有黄色的。
 辛钧博士对调查团作证称,根据其对小白鼠所作实验,发现羽毛上附有炭疽菌。 7、一九五二年三月十二日晨,美机八架一批飞过安东、宽甸地区。
 宽甸南门内杂货店掌柜韩永斌对调查团作证称,当日正午前飞机飞过时他正在店门口。飞机飞得很高,自西向东,天气极明朗。他听见引擎声并看见机尾排出白烟。韩永斌继又看见飞机扔下一物,白色,形似长筒,约落在城的东部。
 三月二十一日,参加政府号召的搜虫工作的宽甸中学学生李思俭,在城东一公里外的玉蜀黍的地里发现一四寸深的弹坑。弹坑旁有许多弹片,内为灰白色、外为银灰色,三公尺外有一钢条,钢条一端有一金属圆板。他并对调查团作证称,弹坑附近发现有鸡毛,短者为黄色、白色,长者为黑色。根据羽毛数量及不同的颜色判断,是出自许多鸡上,但附近未见有任何禽类骨骼。李思俭还看见许多不识何名的活的苍蝇,在正常情况下,不会在此地区生存。
 他把弹片和一些羽毛交给了他的老师,并认为这些弹片是细菌弹之碎片。他捕捉并烧死了这些昆虫,只留下其中一部分样品送交政府。
 调查团亲自目睹在宽甸发现的炸弹碎片和羽毛。对这些弹片及羽毛的检验现正在进行中。被注射的小白鼠已死,但尚未把细菌分离出来。 8、一九五二年三月十五日约二十一点三十分钟时,沈阳公安部警卫队一战士在该城南区值班站岗,看到“空中闪了两下白光并有发光物体”向马路湾一带下落,相隔四、五秒钟,但未闻爆炸声。另一战士亦见到同样情况。
 那次没有放警报。但该城防空情报组长告诉调查团,当时知有美国飞机飞来。此外,高鹏将军证明他于二十一点钟发现美机,军事当局并得到报告。
 贸易部工会主席及该部防疫委员会主任李尚平(女)交给调查团三月十八日的报告一份。她证实该报告是她所写的。报告叙述三月十五、十六两日该部两百职工搜寻毒虫的经过。他们于大楼及其邻近地区搜集了大量的各种各样的昆虫,其中苍蝇与蝗虫特多。此类虫子在这个时期在城中出现是完全反常的。
 她又指出贸易部防疫委员会系于一九五二年三月九日成立,三月九日至十三日该部进行了全部消毒工作,在三月十五号晚上以前,并无发现任何此类昆虫。
 关于此案有三位专家向调查团作证。
 陈世骧教授证明此种蝗虫学名为Locustamlgratojia。在沈阳此种昆虫在下卵后通常于秋末或冬初死去,虫卵要至次年五、六月才孵化。据陈教授意见,三月十五日在沈阳发现的活的蝗虫不可能来自本地。
 陆宝麟教授发现苍蝇为大家蝇,比家蝇较大。它是霍乱、痢疾、伤寒、副伤寒等传染病的媒介。这种苍蝇特别生存于温暖地区。专家们认为此时此地这种苍蝇大量在户外生存是不可能的。
 景冠华教授指出:捕到的苍蝇带有伤寒菌。 9、一九五二年三月十七日,四平市一居民在村外发现苍蝇,翌日即进行系统的搜查,并发现麇集的苍蝇甚多。
 秦耀庭教授于检查许多这些苍蝇之后,向调查团作证说,此种蝇属家蝇类,通常不能在冬季田野雪地上生存。初步检验结果,已发现此种苍蝇带有炭疽菌。
 高鹏将军告诉调查团说,关于在三月十七日或在此以前数日有美国飞机飞过该区之任何报告,他未接到。 10、一九五二年三月十九日,铁岭车站一铁路工人在车站前面以及站房各处发现成群的蚊子飞着,那天的温度是摄氏零下十度。
 秦耀庭教授检查一部分蚊子,证实其为高丽豹脚蚊。他对调查团说,此种蚊虫在中国东北通常仅在五月末方才出现。关于此种蚊虫是否带有细菌的试验现正在进行中。
 美国飞机一架于三月十五日二十一时飞过该区。 三、结论
 调查团根据其搜集的文件及证词,认为下列事实,业已成立: 1、一九五二年三月中,中国东北的南部各地(大部分距朝鲜边境甚远)发现了而且证实了各种昆虫的反常出现。 2、在所有案例中,这些昆虫的出现都是反常的,尤其是从季节、气温、及从虫子仅集中于有限地区几点看来,更显见其反常。 3、在多数案例中,出事地点也发现了羽毛,这些羽毛的出现,是不能认为自然的。 4、在大多数案例中,化验的结果及用豚鼠和小鼠实验的结果,证明了这些昆虫及羽毛带有各种病菌:巴斯德杆菌、炭疽菌、伤寒菌、副寒伤菌、立克次氏小体及脑炎病毒。 5、在调查团审查的九件案例中,美机曾于发现昆虫或羽毛的当天或前几天,飞经这些地区,是被证实了的。 6、在许多案例中,证人曾见到这些飞机投下东西,在一件案例中,找到了显然是装昆虫用的容器的碎片。 7、当局所采取之防疫措施,至今为止,虽已消除了疾病流行之危险,但仍有十七人由于带菌昆虫的传染而致死亡。
 调查团认为:这些带菌的昆虫及羽毛只能是美国飞机运入这些地区来的,而美机既无权利,亦无任何理由飞入中国东北领土。
 从调查团在朝鲜调查时所得的事实得到这样的一个结论,这结论就更有力量。在朝鲜调查后所作之报告,特别指出发现了一个特别炸弹之碎片,这些碎片上有英文字,而且证实了美军在朝鲜撒布带菌的昆虫。在中国所发现之带菌的昆虫,许多是与在朝鲜所发现的相同。
 使用细菌武器乃为战争法规及惯例所禁止。一九二五年六月十七日的日内瓦议定书肯定了此项禁令。当武装冲突并不存在时,此项禁令当然更为适用。
 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的法规宣称杀害或消灭平民为反对人类的罪行,不分这是在战争状态或在和平状态时所为。
 凡蓄意毁灭一个民族或种族的全部或一部分而对该人群实行或企图实行屠杀或严重伤害者,则不论在战时或平时,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九日通过的“防止并惩办集体屠杀罪公约”都肯定地适用。
 我们认为上面所报告的事实,已构成美国的侵略行为及残杀人种行为,也是一个反人类的可憎的罪行。因此,这确实已成为对全世界的一个极端严重的威胁;其范围及其后果实未可预测。
 我们的坚定意见,是以事实为根据的,这些事实我们已本着法学工作之严格性及我们的责任心,而加以证实。
 作为法学者,我们对于此种违反国际法的行动,提出严正的抗议。
 作为民主主义者,我们谴责此种威胁世界和平的侵略行动。
 作为普通的男女,我们对于此种为罪恶的目的,而骇人听闻地利用科学的进步,表示愤懑。
 此报告以法文写成,并由本调查团全体团员于一九五二年四月二日在北京签字。
 布兰德魏纳(奥地利)(团长)
 卡瓦莱里(意大利)(副团长)
 加斯特尔(英国)
 贾斯盖(法国)
 柯柏年(中国)
 莫伦斯(比利时)
 狄布里托(巴西)
 华西尔考夫斯卡(波兰)   中国人民志愿军抗美援朝战争大事记(1952年4月)
 3日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学习委员会举行反对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的报告会。国际民主法律工作者协会调查团团员柯柏年、美帝国主义细菌战罪行调查团东北分团团长陈期瑗等应邀在会上报告调查的结果。

标签: 
作者: 
来源: 
www.cass.net.cn
浏览次数: 
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