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而能雅 韵味隽永

    说起当代著名潮籍画家,几乎不胜枚举,他们在各自的艺术世界里都取得了或多或少的成就。但能在当代中国画坛上享盛名,并荣膺“艺术大师”美誉的,却不是很多,这不多中就有苏石风先生。说起来,由于长期旅居上海,石风先生在家乡的知名度似乎不是十分高;可是在上海,这却是一位得到过“艺坛狮魂”(柯灵语)刘海粟先生推崇的盛名的艺术大师。上海交通大学的郭舒权先生曾撰文评价说:“苏石风先生从事艺术六十多年,他越过了艺术的一个又一个高峰。……上世纪60年代,他的大名就被列入苏联大百科全书。1983年被列入《中国大百科全书戏曲·曲艺》卷,是我国唯一健在的获此殊荣的戏曲舞台美术权威。”苏石风先生以自己出色的艺术成就,奠定了他艺坛的地位,成了潮人当之无愧的骄傲。 
 
     出生于1921年的苏石风先生,是饮韩江水长大的。潮汕平原的旖旎风光、秀美景色,南中国海的波光涛影、风帆渔歌,深深地留在他的记忆中,而独具魅力的深厚潮汕文化,更是早已深植在他的心中,并融化于其血液里。虽然他很早就离开家乡,1939年即就读于艺术大师刘海粟所创办的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并与程十发先生同窗,师承关良教授研习西洋画,后又长期在上海工作,任中国舞台美术学会副会长、上海舞台美术学会会长。但阔别家乡多年的他,心中的潮汕情结,却始终浓郁,而且弥老弥烈。上世纪60年代初,热心潮剧的吴南生同志,有感于当时的潮剧舞美设计仍是一片空白,就找到石风先生,希望他能够帮忙。吴南生的请求,立即在他心中引发了共鸣,他毫不犹豫地把自己的得意高足管善裕推荐给了吴南生。几十年倥偬岁月,历史证明,当年石风先生眼力的准确。管善裕并没有辜负老师的期望,从无到有,从小到大,管善裕不但开创了潮剧舞美的新纪元,使潮剧舞台焕发光彩,频频获奖,而且培养了不少潮剧的舞美人才。说起石风老师,已是广东潮剧院名誉院长、国家一级舞台美术设计师的管善裕,依然充满着感激之情,他说苏老是他事业的伯乐,更是他舞美艺术的引路人。他饱含深情说:“石风老师将中国画的美学原理与艺术形式渗透到舞台设计中,并与传统戏曲表演形式和谐统一,浑然一体,具有独特的东方神韵,影响了整整一代人。”这是行内人对石风先生舞美设计艺术的评价。其实,石风先生舞美艺术的成功,更大程度是得益于其精湛的东西方画的艺术造诣,以及不断创新的艺术精神。 
 
     当然,说到石风先生的家乡情结,似乎远远不止于以上所说,还可以提及如下之事:若干年前,八旬开外的人了,他仍然坚持每年都要回来,并一定要到处看看,家乡的山水、花木、人物,甚至云彩、风帆,他都说百看不厌,常常一住就是十天半月,或者更长的时间,每回总是恋恋不舍地离开。今年他已是87岁了,回来显然已不太可能了,但据家人说,他依然关心着家乡的建设,并不断地唠叨着说,什么时候他还想回来瞧瞧。每回绘事完毕,他更是一定要拿出那方宝贝的印章来钤,细细辨认,印章上的篆文是:“韩江边人”四个字。顿时,浓浓的乡思漾漾乎似已弥满了整个的画面,融进了他的艺术创作之中。 
 
     无论舞美设计,抑或绘画,石风先生都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但他从没有满意过,他说:“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但这“小人物”可并不平凡,一生都在美的世界里游弋,都在追求真善美的深刻意义。观他近日推出的《苏石风画集》,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他艺术的轨迹。早年学习的西洋技巧,他很好地融汇于传统的国画创作中,从而使作品呈现了一种具强烈现代感的别开生面的画风,予人以一份习习清风似的新鲜的冲击。他的画雅淡。恽寿平说:“(作画)为浓厚易,为浅淡难。”石风先生似深得其旨,虽学西画却巧于敷色,画求淡不求浓,但淡而能雅,淡而蕴丰腴之味,隽永之美已尽在淡笔中了。白石翁说:“作画妙在似与非似之间”,石风先生笔下人物、花鸟、动物,寥寥数笔,已传神阿堵。难得的是,画作布满了盎然的生活情趣,或憨掬,或顽劣,一颦一笑,无不透出蓬勃的生气,由此可见出石风先生其实是个怎样热爱生活的至情至性的人。 
 
     石风先生已近耄耋之年了,但熟悉他者,仍可经常听到他如此说,“我不追求画能卖多少钱,价值由后人评。我还要继续努力,经常寻找新的角度,更好地借助国画表现我的艺术追求。”说得好,这才是一位真正艺术大师纯真的艺术境界。 
 
 

作者: 
林伟光
来源: 
汕头日报(2008.7.13)
浏览次数: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