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藏,高品位的人生 ——记安福艺术有限公司总经理程炳烨先生

    敢于破除收藏坚冰的程炳烨,为了让收藏家买得放心,赏得会心,卖得开心,他立下“规矩”:确保收藏者在安福楼买走每一幅名家字画都能保值,而且有一定的升值空间。而一旦购买方想将收藏品抛售,他都会保证以当下的时价回收。                
    
   他的慧眼,不单体现在对书画艺术品的鉴定和对市场的把握上,另一方面也体现在对人才的发现与培养上。 
    
   (一) 
   和风煦日之下,清泉松林之间,品茗谈艺,平心静气,无刀光剑影之虞,有优雅清明之致,焚香吟咏,读书赋诗,得清和之乐,此是人生之极乐。行走于高山之上,山给人以稳重坚固之美感,水予人以流动活跃智慧之思,更有茫茫原野,杨柳依依,种种不同的审美体验,让人浑然忘我,得到了生命力的体验和展现,一种潜于心而化于情的意绪,自觉化作文质彬彬的气质,高雅的品位和灵性的思辩。 
   当然这种真实性的身临其境,对于高速运转的现代都市人来说,确实有点奢侈。生存的压力,竞争的残酷,使得许多人面对清风朗月也无暇一顾,只是在生活的轨道上日夜奔跑。 
   但却有一种另类的尘外之意,使你无须走万里路,读万卷书,而同样可以观照生命对时空的把握,对逍遥超然物外精神境界的感悟,求得心灵的平衡和精神的超越。在儒释道和而不同的哲学观中,找到一种隐逸的性格,退却拼搏之余带来的火气。于我而言,在书画艺术的世界里,这种体验是可行的,也是最具魅力的。因为艺术家往往从山水之中得到丰厚的精神体验,并借助一定的技巧和本身的文化修养,传递“天人合一”的精神密码,当你已获得一定的人生积淀和精神给养之后,在艺术品面前,总可以找到精神的契合点,激射种种愉悦或者痛苦的电流,于是,你开悟了。 
   在刚刚开业不久,面积近1000平方米的安福楼里,这种体验可以成为人们工作之余最好的理性放松。 
   它吸引人的,首先是线条迥劲,骨力内隐的行书“安福楼”三字匾额。“安福楼”是一代名家张大千的真迹,曾是张大千为他的好朋友题写,后来因某种机缘被安福楼总经理程炳烨先生购得,将之作为安福艺术有限公司的冠名。 
   “平安是福”历来是中国人孜孜以求的,“好人一生平安”是对朋友最好的祝愿,而一代宗师张大千的真迹,使这里飘逸着品位不凡的质地。名家字画古典家私成为诱惑的根源,让人不自觉以一种怀古观今的神圣感踏进艺术的殿堂。在这里你可于宽敞明亮、高雅堂皇的环境中与傅抱石神交,坐在古色古香的檀木椅上,鼻子有缕缕的沉香恢复你清明的心境,思绪在吴冠中神奇的线条中神飞,在明清巨幅山水飘渺空灵的天地遨游,似乎你已穿过时光隧道的列车,如一只庄周的蝴蝶,在隐逸的楼阁山川中体验文人情趣的智慧。 
   如果你对这些名家字画古典家私不明就里,幸运的话,你会见到一个性格稳重的中年人,他会以一种不可辩驳的专业性话语解读每一件艺术品的来龙去脉,从技法出处、典故渊源都如数家珍,专注的眼神,深沉的微笑,展现了一个鉴赏家收藏家所必不可少的素质。每一次笔者都会跟随其后,聆听他解构一幅名家字画的精髓,以及一件家私所表现出来的精神特质和经典所在。同时沉迷的还有一批在社会上叱咤风云的商界翘楚、政坛精英,他极具权威性的解释和平凡中透出的不凡气度,往往令人联想到细叶紫檀沉稳而又散发出深厚意蕴的质地;又像是黄蜡石,以一种天然不事雕琢的质朴,让人有一种肃然起敬的感动。他就是安福艺术有限公司的总经理程炳烨先生,一个在文化艺术天地纵横驰骋的儒商。 
 
   (二) 
   世上许多事都有个因因果果,人生的道路往往存在着许多的因缘际遇。通向成功的路千千万万,却并非所有的道路你都可以尝试。程炳烨先生走上书画投资这一具有更多的文人情趣之道,殊非偶然。 
   程炳烨来自商业意识浓厚的潮州彩塘,他家是医道世家,爷爷喜欢悬壶济世,不单以其精湛的医术,也凭借其仁心善德赢得四乡八里乡亲的敬仰。彩塘属于历史文化名城潮州的范畴,也有着深厚的文化氛围,许多人家里或多或少都珍藏着几幅字画。遇上经济困难或者出于对老人家的敬重,这些纯朴的乡民往往将画送给他,老先生在盛情难却之下常常以银两相赠,这样日积月累,家里的书画也颇为可观,随处可见到郑板桥虚谷等名家字画,或许是隔代遗传的缘故,又或许是耳闻目濡的熏陶,程炳烨从小喜欢把玩的就是跟古董有关的东西。 
   他喜欢在其中流连,没有人引导他,他却总是津津有味领会线条块面的微妙变化,看到精彩处竟然旁若无人地会心微笑,这让许多人莫名其妙,而藏品的丰盛使他不知不觉大开眼界,只可惜这些价值不菲的字画,在20世纪80年代初,因为送到新加坡请朋友帮忙销售竟然下落不明。不过,这对一个未来的鉴赏家和收藏家来说已经足够,他小小的大脑里边,已然对传统的中国书画情有独钟,一种在文人情趣上的享受与追寻高格调的价值取向,已有了充足的经验和知识积累。 
   记得有一次刚好有人拿到一幅李可染的国画,当时年纪轻轻的程炳烨对着这幅精品侃侃而谈,提出许多精辟性的见解,让在座行家刮目相看。此时正值改革开放之初,经济的发展使书画品投资市场出现了萌芽的迹象。一些有预见性的投资者开始把目光瞄向了这一因种种原因而停滞的行业。程炳烨也高瞻远瞩,开始选择名家字画作为自己的收藏主线。他谦和的性情,定位的准确,诚信的运作,使他能够较好地选准投资的切入点,在硝烟四起的混乱局面中,做强做大,终于成就今日安福艺术公司的不俗业绩。 
 
 
   (三) 
   收藏名家字画历来有之。有文字记载是在盛唐之后,书画市场广泛沟通并逐渐走向民间,官方的推动使收藏和交流得到空前的繁荣。只要你翻开名家字画,一个又一个的印章和评点,大体可以从中窥视到收藏市场的高涨。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越来越多的企业家信奉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的格言,开始选择更多的投资途径。股票投资可以说是最具普及性的投资方式,此外还有房地产投资,期货投资以及黄金投资等等,但这些投资往往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性,须有强大的经济后盾作支撑,万一统筹不好往往还会血本无归,影响了资金的正常运作,但名家书画投资,作为一项既有益身心活动又前瞻性很强的投资活动,已日益得到人们的青睐。它的投资额度可大可小,靠的更多是一双锐眼和丰富学识,它让你须静下心来学习、钻研,需有持之以恒的坚持。 
   同时,因为中国投资市场还没有真正与国际接轨,未来还有很好的发展空间。中国经济日益强盛以及文化素养的总体提高,使更多的知识型投资者日益关注高品位的书画艺术品市场。已故艺术大师作品的稀缺性和不可再生性,以及首都北京成为国际性中国书画艺术品投资中心的事实,都使投资名家字画有美好的发展前景,目前中国书画作品与外国油画一样,年增值率在10%—30%之间,甚至有的超过两倍以上的价格。“我在2003年以10多万元在香港购得傅抱石画作精品,2006年已达到100万左右,曾经跟饶宗颐先生购得的书法和画作,现在也一直在升值。”程炳烨的收藏经历让我们也品尝到了财富增长的盛宴。 
   但在繁荣的背后,因为利益的驱动,一些无良之辈便不择手段造假。这就促使收藏家必须练就一双火眼金睛,经营者则必须有很好的职业道德,在经营中坚持诚信原则。 
   爷爷悬壶济世的风节已在程炳烨的大脑中植根,长期书画陶冶熏染的平和高雅使他有一种天生的亲和力和不俗的品位。对于艺术品,他不单将之作为可以赚钱变现的工具,更重要的是欣赏,与之做朋友,达到人画的心灵相交。因为艺术凝聚着作者的情感和智慧,是有思想有生命的结晶体。以这种前提出发加上长期的鉴赏历练,使程炳烨有着异乎常人的鉴赏力,经他的眼,赝品就如白骨精一样无处遁形。“其实,大部分临摹品,根本没有真性情、真韵味,章法和结体都会有紊乱呆板的嫌疑”。当然,作为一个书画鉴赏家和收藏家,仅有感情是不够的。他善于在不疑处有疑,即便是心仪的前辈大师的优秀作品,也敢于提出疑问,因为名家字画利润空间大,往往成为造假的首选。吃透了许多前辈大师的技术程式和细微之处,提高学习的深度和广度,分辨能力也就提高了。 
   在程炳烨的工作室和家里,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书。静下心从书中取法,掌握一定的鉴赏技巧和历代名家字画的典故和流派,是不无裨益的。他总是忙里偷闲研究书画也研究书籍,提高艺术的鉴赏能力。 
   但实践的经验告诉他既信书也不迷书。印刷行业的开放使图书出版成为一件轻而易举的事,一些仿制品也往往在此借壳还魂,有时甚至一版再版,给收藏家带来极大的误导性。因此,还需要研究更多的传世真作,广交书画界的朋友,充分利用脑中信息库储存的“经验”与赝品进行比较、对照、鉴别,——储存的经验越丰富,鉴定的水平也就越高。程炳烨属于空中一族,在全国各地都有他的书画同行和艺术界的朋友,他的身影也常常出现在各种大拍卖市场,见多识也就广。在谈到收藏心得时,他认为切记要以原作为对象,从书画本身入手,做到以目鉴为主,考证为辅;在具体的鉴别中又以笔墨个性为核心,用墨中反映出来的时代风格和个人风格为主要依据,并参考题款、题跋、印章、纸绢、装裱等辅助工具,同时还必须参考各种文献,综合考察,去伪存真,得出较为符合事实的结论。 
   不同时期的艺术家有不同的特点,同一画家在在不同的年代,风格也有极大的差别。就拿一代大家李可染先生来说,40年代、50年代以后,他的艺术风格皆因为与时代的潮音相呼应而由景上升到境,有了质的飞跃,用笔由平滑到留涩,创作风格由写生向程序化过渡,在后期他的作品留白分割都是垂直纵向的,构成了贯穿近、中、远景的轴线,既表现了景深,又连贯了全图的气势。如果没有对他的生平、思想做一些梳理性的了解,那么面对一幅李可染的山水就会失去正确的判断,收藏傅抱石等名家字画也一样。当然,作为一个收藏家,要了解的远远不仅这些,一个画家穷尽一生,都不敢说他已达到顶峰,李可染先生直到82岁时才敢说:“画了一辈子,现在可以说,这几根手指头再也不会把画面画坏了。”鉴赏也是一样。造假的手段层出不穷,鉴赏与收藏也需有如履薄冰的谨慎,过于自信往往会让人遭遇“滑铁卢。” 
   收藏当代名家字画,他觉得最好是与艺术家交往,懂得他的特点。每一个画家都有自己的密码,生活习惯和独特的人生阅历,会影响到他的创作风格和细微之处的与众不同。这不单要从作品上去把握,同时也必须通过与他们的共处细心观察。往往也因为这种不同而成为鉴别的门径。在程炳烨的收藏品中,可说是珍品叠出,他的人格魅力使众多书画界名家都喜欢与他交朋友,这使他拥有不少品相极佳的现代名家字画以及不同时期的精湛之作,构成一个高品位的艺术天地。 
   为了提高艺术的鉴赏力,他还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跑到清华大学学习书画鉴赏,与众多一流名家聚首一堂,共同切磋鉴赏心得,他觉得得益非浅。 
   不过,说一千道一万,虽然“辨真伪,明是非”是书画鉴赏的不二法门,但毕竟因为眼力所限,难免有挂一漏万之虞,书画艺术品收藏市场还是有它的局限性。敢于破除收藏坚冰的程炳烨,为了让收藏家买得放心,赏得会心,卖得开心,他立下“规矩”:确保收藏者在安福楼买走每一幅名家字画都能保值,而且有一定的升值空间。而一旦购买方想将收藏品抛售,他都会保证以当下的时价回收。这无疑给那些跃跃欲试的准投资者吃了定心丸,降低了进入书画投资市场的门槛,也给程炳烨的字画经营增加了无形的压力和在鉴赏定位等方面的实际操作能力,但高屋建瓴的经营品位也就可见一斑。 
 
 
   (四) 
   “世有伯乐然后有千里马,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又有一句话:“酒香不怕巷子深”。言下之意,只要你有才华,最终可以像金子一样闪光,但读过伯乐千里马一文的人都知道,并非每一个有才华的人都可以有一番作为,明珠投暗的事例实在是不胜枚举,老死于槽枥之间郁郁不得志的人如恒河沙数。一方面,日新月异的社会需要大量的人才储备,而另一方面却有许多优秀的人材或者潜质不错的人得不到应有的培养和发挥。在这方面,程炳烨为大众作了一个极好的榜样。他的慧眼,不单体现在对书画艺术品的鉴定和对市场的把握上,另一方面也体现在对人才的发现与培养上。一踏上书画投资市场,他就给自己设定一个目标:在经营名家字画上赢利,积累一定的资金培养中青年画家。 
   著名山水画家刘彦水的成功,就寄予着程炳烨无数的心血。记得刘彦水初来汕头时,33×33CM的青绿山水只卖出极低的价钱,而且还难于找到买家。但程炳烨看到刘彦水画中所透出来的传统笔墨功底,以及灵敏的技巧和作为一个画家所必不可少的悟性,假以时日,他将古人的山水意象置于当下的文化语境中进行不同空间的对话,将能够释放出别样的灵性和诗情。他一次性收藏了刘彦水200张山水画,解决了他经济上的燃眉之急,同时也坚定了他在后现代的重围中继续去承继古人的文脉和诗心,以一种较为从容的胸臆去寻找心性心境的智慧之花。刘彦水是幸运的,没有了为三斗米折腰的窘迫之后,程炳烨建议他到中国美院、中央美院进修并到北京大学专攻古文学知识,着力打造一个全方位的艺术新人,并不断为他出版画册,到各地举办画展提高他的知名度。而刘彦水也不负所望,在书画上求下索,“把根扎在传统文化的土壤上,枝叶却已伸向现代文明的天空。”现在刘彦水的山水画已达到6000元/平方尺,精品达到10000元/平方尺。他为安福楼精心构思的两幅巨制青绿山水和浅绛山水,构筑了每一个进入安福艺术中心与名家对话的心灵空间。 
   发现周庄第一人的杨明义先生也在与程炳烨先生的长期合作中结为莫逆之交,程炳烨对他倾力相助,共同推动他极富韵味的江南水乡画卷,原来他的画价是每平方尺1000多元,现在已向着15000元/平方尺的价格飙升。亦得到了海外收藏家的认可。同时在程炳烨的慧眼下闪光的画家还有郑百重、陈军、朱宇南等等,经过他精心的宣传和推介,都取得了很好的投资回报。而他现代化的信息管理和信息经营,与专门机构投资建立的对投资市场信息的综合整理,与世界各地画廊、收藏家以及经营机构的广泛联系,使他拥有更广阔的投资环境和及时调控的能力。 
 
 
   (五) 
   2007年年底,安福文化艺术有限公司刚刚在汕头市黄金商业路段金砂东路君悦华庭落成,高雅的文化品位使它如一道独特亮丽的风景线吸引着大众的视角。适时推出的名家书画以及陈政明人物写生展览,高品位的经营理念吸引了众多精英阶层的回应,取得了极好的影响力。但许多人不解,程炳烨先生经营书画的渠道遍布世界各地,几年来汕头经济已与广东其他地区有一定的距离,而书画市场更多的是社会经济的活跃,与社会富裕程度和生活质量有很大的关系。经营者更多的还得考虑经济效益,选取汕头作为公司基地是出于何种考虑? 
   程炳烨认为,汕头的经济已在渐渐复苏,未来肯定会朝着良好的势头发展。建设汕头文化大市并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实实在在的行动。汕头是海滨邹鲁,有很好的文化底蕴,作为传统文化一部分的名家字画,定然可以在这里找到更多的知音。“这几年在外边跑多了,每到一处都能感悟到优秀的文化理念,很想把这些好的东西拿来汕头与朋友共享。因为人活着,食用穿之外,还需要精神享受,如果能够把文化、字画、家具系统结合起来,让更多人去接受,打造一种精品生活,觉得其乐无穷。这几年好多人都在疯狂炒股,由于风险太大,小部分都是血本无归。其实可以选择一种较为理性的投资方式,如书画投资和古典家具收藏。名家字画收藏投资周期比较长,需五年至八年的时间,从买到卖,变现不是特别快,但变现后利润很可观。同时艺术品的投资可提高情操,不单是数字上的变化,同时也是精神上的享受,古典家具,只要有好的材,好的工匠,便可以雕琢成是一件艺术品,可以作为传家宝,既是物质财富又是精神财富。”   
   而汕头乃至整个潮汕的艺术家要提升自己,都必须多与外界接轨,欣赏更多的名家真迹,从中取法,将可以造就更多走出潮汕,走向全国的艺术家。程炳烨已有了打造刘彦水等青年画家的成功经验,相信以后会有步骤有计划实施这项计划,培养更多的艺术新秀。不过,他提醒画家,要沉得住气,艺术家必须以艺服人,再好的包装如果缺乏扎实的功底,都会功亏一篑。现在海内外的收藏家素质都很高,他们更多的是对艺术的理性思考,盛名之下没有过硬的本领,难以服众。一些在书画界担任领导要位的名人画价难以与技艺过人的无名者竞争,也就是这个道理。看来废纸三千,临池不辍,并多取法和思考,提高自己的综合实力,是成功最好的路径。 
       程炳烨对文化的倾斜不单惠及画家,同时他也把触角伸向文学天地。这几年汕头涌现出许多优秀的文学工作者,他们在经济浪潮高涨之际能够坚守创作的激情,以一种高度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写出时代强音,为大众送来丰盛精神食粮的感人事迹,深深感动着他。近期,由中国著名青年易学家陈彦雄老师等的牵头下,在2008的奥运之年,他慷慨解囊赞助汕头文学作品的最高奖——桑梓文学奖。此项活动是广东省文联主席刘斯奋为构建汕头文化大市提出来的,得到海外华侨的积极响应,已成功举办了五届,分别由陈伟南先生等潮人俊彦赞助,它有极大的含金量和社会影响力,为潮汕文化队伍的繁荣作出了功不可没的贡献。这两年由于经费等原因,未能如愿举办,程炳烨先生的义举承接着打造潮汕优秀文学人才的火炬,将会点燃许许多多文学工作者的心灵之火,同时他决定腾出空间,在安福楼为汕头作协提供文学艺术创作基地。他相信,两种高雅文化的碰撞,将能产生更多的创作激情,为汕头建设文化大市带来美丽的春天。
  
 

作者: 
常平
来源: 
潮商(2008.4)
浏览次数: 
1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