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里走单骑” 汕头残疾青年写下地震亲历日记

    ●麦煌将骑行1.7万公里环游全国宣传奥运与环保
 
 
   一名汕头残疾青年麦煌为迎奥运“万里走单骑”,没想到却在四川平武县遭遇地震,他将一路见闻记下,并向记者发来了亲历“日记”。
   去年12月3日,21岁的残疾青年麦煌在汕头启动他的“寻梦之旅”:骑自行车环游全国迎奥运。这是一次预计将跨越数十个省市、全长约1.7万公里的漫长路程。
   半年来,麦煌不时通过短信向记者告知他的最新行踪。但令人吃惊的是——5月12日,四川汶川地震发生后,记者却突然接到麦煌的一条短信:“我正被困平武。”
   麦煌6年前在一次运动中摔伤,导致下肢部分功能受损,双腿至今还存在肌肉萎缩的现象。这位残疾青年虽身处险境,却相当镇定。他通过短信告诉记者,一路上已将所见所闻记下,并拍了不少相片。只要找到可以传送的地方,就将见闻发来。
   麦煌与记者的通讯时断时续,几经周折,5月16日晚记者终于收到他发来的“亲历日记”,以下是整理、节选的部分内容(标题为编辑时所加):
 
   5月12日:
 
   亲历地震惊魂
 
   我从平武县南坝镇出来。14时27分,我正在路边休息、看地图,天空本是艳阳高照,顷刻间风云突变,地动山摇,感觉整个地球左摇右晃,几秒后我才反应过来——地震!
   幸亏当时我处于较为空阔的地段,前面的50、100米左右处已经出现两处滑坡!我握紧车把,保持平衡,大概30秒后一手握住车把以保持平衡,空出一手去包里拿相机,大震动来时好像整个地面要翻过来似的。直到平息下来,拿出手机一看信号已经断了。我身处在古城镇所属一村庄前,距离平武县城大约9公里。
   我看到附近几间房子除了几片瓦片掉落,还有一些用来储存杂物的老房子倒塌,并无出现重大塌方及伤亡。缓缓神,继续上路,此时从南坝方向传来一声巨响!我到县城后才得知南坝为重灾区。
   往县城路上看到的都是惊魂未定的人们,所有人都跑到公路上,快到一个小学时看到很多家长父母都发疯似往学校赶去,我心里也十分不安,直到看到学校教室时才松了口气,只是掉了一些瓦片,所有学生都安全。
 
   可敬的交警同志
 
   16时30分,我到达平武县城。路上的人个个惊魂未定,有的吓得脸色苍白!人们带着被子、衣服、食物,拖儿带老,都在往坝上及报恩寺广场跑。
   由于交通、通讯全部中断,平武已成为“孤城”。当地政府反应迅速,震后第一时间疏散群众到安全地段,各部门统一调配,分工协作,路通坐车,路堵步行,组织人员尽快赶往各乡镇了解受灾情况。人手有限,但所有人都坚守岗位、各尽其职。最繁忙的是交警同志,就那么几个人,一直在坚持。我在县城待了2天,看到的都是那几位同志,巡逻、指挥交通、运送物资……而自己吃的就是方便面、饼干。往来车辆上都有食物,他们自己没有吃,都留给了受灾群众!有一个晚上,我和交警同志们一起吃饭。他们忙了一天就吃这一顿热饭——三两米粉,还得“限时完成”。直到我离开平武县城他们还没睡过觉!
 
   5月13日:
 
   全县城基本恢复供电
 
   在电力部门的连夜抢修下,今天一早全县城基本恢复供电。细雨绵绵,天一亮人们都返回家里,以最快的速度把“露营”所需物品一并取出,加固帐篷,购买肉、菜及生活必需品,菜市场供应还算充足,价格也得到控制,只有很小的涨幅。
   中国移动开通了“报平安”免费电话,打电话的人排成了长龙。由于群众临时住地比较密集,政府也组织群众疏散到城郊其它安全地段。露营地设置了灯、公厕等便民设施。还有消防车提供饮用水,最可敬的是环卫工人,来来回回地打扫卫生。
   中午本想出城探路,看到很多人疲惫不堪,惊魂未定地从九寨沟方向走来,细问下才知道,平武往九寨方向塌方严重,有的路根本走不过来,只能翻山。正好路旁的商店有卫星接收器,这可能是县城里唯一的电视了,虽然屋顶破了几个大洞,而且还有较大余震,还是有十几个人围在电视机前关注各地灾情。我一看吓一跳:四川大地震!没想到情况这么严重。看着被困群众无助的眼神,不禁落泪。而此时我又能做些什么呢?
   由于资讯不通,城里只能靠信号时有时无的收音机了解外界信息。政府应急很迅速,宣传车不间断播报最新情况。天色渐暗,雨还断断续续下着,经过一天的筹备、准备,虽然条件简陋,但大家至少有了个遮风挡雨之处,随着余震次数减少,人们的脸上多了笑容,少了忧愁。
 
   5月14日:
 
   为31个家庭报了平安
 
   县城平静了许多,天也放晴,最热闹的仍属菜市场。从报恩寺广场工作组同志口中得知:物资在2天内还可以满足群众需求。我继续到前面探路、看新闻。到收费站听说有一个人从九寨连夜翻山越岭赶回都江堰看家人情况,真是千山万水也阻不断人们对家的思念!
   中午12点,我见到有松潘的客车开往平武,从司机口中得知松潘到平武道路塌方不算严重,经过清理后可以通车。我早上已经设计了几个进甘肃的线路,马上回邮政局收拾东西前往松潘。
   这个方向的路途有塌方,路上还有一辆车头被压变形、停在路边没有清理掉的货车。这一路,沿着培江北上,可能因前面塌方堵塞加上下雨,培江的水位比前面高了许多,流速也更快。
   进阿坝州松潘界后手机断断续续有了信号,驱车前往此地打电话的人络绎不绝。这里离平武县城70多公里,信号不是很稳定,只有到离平武县城100公里处信号才有所好转!
   下午,距县城5公里处遇到一个春秋旅行社的旅游团,是上海港务局的人员,一行除导游司机外有29人,看到我过来马上向我询问情况,得知进阿坝州松潘界后手机有信号,所有人异常兴奋,导游给了几个号码,托付我有信号的时候帮他们与旅行社报个平安。
   一人在外,众人牵挂!我终于等到有信号时,第一个电话马上打回家报平安,接着完成旅行团托付的事。虽然只是一个电话,但让31个家庭放下心头大石,我也算了却心愿,为受灾群众做了点事!
 
   5月15日:
 
   错过采血车,遗憾!
 
   15日下午5点,我碰到往松潘的货车,司机大哥免费送到县城。翻过岷山一座4000多米雪山时,雨雪交加,所有装备全都湿了!
   松潘虽然也有困难,但比起其他兄弟县还算好的,震后马上组织各界捐款,各乡镇还派出好几支队伍赶赴灾区参加抢险救灾。靠近松潘的灾区伤病员也送往松潘救治。现在急需血液,我今天一早就去献血点排队,可惜采血车要过两三天才来。我可能明天就走,哎!遗憾!
   时间及客观条件限制,松潘的详细情况我也没办法了解……
   麦煌的记录到此终结。由于通讯条件所限,记者无法对麦煌进行具体采访,但在登陆他的博客却看到一位署名为马建红的网友留言:“我们是上海滞留平武县29人旅游团的家属,今天听到您带出来相关他们全体平安的消息,非常非常激动!!因为我们已经整整3天72小时没有和亲人联系上,非常非常着急。今天您给我们带来了这么好的消息,非常非常感谢您,同时非常敬佩您的勇气。”马建红还说:“您车子到上海的时候,一定要来和他们29人重新聚聚!请您永远记得上海29人和两位四川朋友以及他们所有的家属带给您的祝福。”5月17日下午,记者致电上海的马建红了解到,她的家人以及其他28名游客,正返回上海家中,这些游客的家属都十分感谢麦煌及时通报信息。记者正继续关注麦煌的行踪,并祝他一路平安!
 

作者: 
NULL
来源: 
汕头日报(2008.5.20 )
浏览次数: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