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南先生的中国心

    
    1937年,伟南先生只身前往香港谋生创业,他从做小职员、小贩做起,经过多年的拼搏,终于由一个农家子弟成为香港知名的实业家和杰出的商会领袖和社团首长。他在港英政府殖民统治下生活了几十年,对港英政府的种族歧视政策,香港“日治时期”的黑暗有着深刻的体会。从那时起,他立志“日后有钱,我一定要为国家的富强繁荣多做点事”。伟南先生经常谈到,他个人命运与祖国兴衰是分不开的;个人实业的发展与新中国的诞生、内地改革开放是紧密相联的。他深深认识到国家的强大是何等重要,当家作主是何等豪迈和光荣。伟南先生心灵深处这种民族认同、不忘祖根的情怀,是他坚定不移关心民族复兴,努力维护香港稳定繁荣,热心捐资支持内地公益事业,积极为家乡发展建言献策的源动力,这使他成为一个真正的爱国者、思想者、慈善家。
    我曾在中央驻港机构工作多年,由于工作关系以及与伟南先生同乡关系,我在港经常参加伟南先生领导的工商团体、同乡社团的出访活动和庆典活动等,也经常拜访香港各个潮籍社团。有幸切身感受伟南先生强烈的爱国爱港爱乡情怀。
    
 坐言起行的爱国者
 
    伟南先生到香港谋生、创业七十年来,几乎都抓住了每一次的历史发展机遇。伴随着香港近代经济发展过程中走转口贸易、工业化、多元化等道路,伟南先生以他的睿智,五十年代到广州“进、出口”货物,六十年代开始在香港办厂,八十年代起到国内投资,建立了自己的企业王国。伟南先生得益于祖国的开放政策,看好国家和香港前景,必然拥护一国两制方针。他为民族复兴、为香港谋划、为家乡发展殚精竭力的高尚品格,使他的爱国思想达到很高的境界!
    以实际行动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香港主权回归之后,保持香港长期繁荣稳定是中央政府一项崭新课题,也是全体香港同胞必须面对的问题。1997年7月,伟南先生撰文《香港回归感言》,欢呼中国政府恢复对香港行使主权,欢呼香港回归祖国怀抱,欢呼中国人民彻底洗雪民族耻辱,表示衷心拥护基本法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香港回归以来,伟南先生以香港第一届政府推选委员会委员以及商会和社团领袖的身份,积极参政议政。他经常发表文章和公开发言,呼吁港人以香港为家,共创美好明天。他适时以商会首长的身份力挺特首董建华和特区政府,号召潮籍乡亲和工商界人士紧密团结,支持特区政府的工作。他在2000年荣获特首颁发的香港特区行政区铜紫荆勋星章。
    旗帜鲜明支持香港政制发展朝着循序渐进的步骤推进。伟南先生对邓小平先生“香港的稳定,除了经济的发展以外,还要有个稳定的政治制度”判断有深刻的理解。在香港临回归之前,港英政府抛出“三违反”的政改方案,中方坚决取消立法局“直通车”的安排,组建临时立法会。1997年6月,伟南先生主动对香港特区首长和临时立法会选举提出看法,表示为落实好“一国两制”的方针,将尽忠尽职投好手中的选票,决不辜负国家的重托和港人深切的期望。 2003年6月,他以香港潮属社团总会主席的身份向香港立法会政制事务委员会发出函件,表达了依据基本法,反对在2003年“检讨《基本法》所订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的意见,表示应该遵照基本法关于“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际情况和循序渐进的原则的规定,最终达至一个有广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员会按民主程序提名后普选产生的目标”。他大力支持爱国爱港人士参选立法会和区议会,希望更多爱祖国、爱香港的香港人参与管理香港事务。2004年立法会选举,86岁高龄的伟南先生亲自到九龙观塘的闹市区为民建联潮籍人士陈先生助选“叫咪”,派发宣传单张,到助选大会舞台上呼吁乡亲支持陈先生。陈先生在那次异常危急选情中最后胜出。
    发挥香港潮籍商会和社团在保持香港稳定繁荣中的作用。伟南先生为香港谋划的另一特点,就是以社团为平台来推动工作。邓小平先生在香港过渡期期间,不论会见英国政要,还是会见港澳同胞,经常会提到希望港英政府劝说有关方面的人不要让英资带头转走资金。这表明香港这个国际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的活力离不开财团、商家和资金。显然,港资、港商同样也对香港的稳定繁荣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伟南先生与全国侨联副主席庄世平先生同声同气,把发展商会会务,凝聚香港广大潮籍乡亲,营造潮属社团大团结、大融合与促进香港稳定繁荣有机结合起来。他在香港潮州商会会长和香港潮属社会总首届主席任期内,领导这两个团体团结会员,发扬“爱国爱港爱乡”的精神,积极参与香港社会事务,为香港和内地经济社会发展做贡献。在2001年3月举行香港潮州商会成立80周年庆典暨第四十二届会董就职典礼,董建华特首自始至终参加整个庆典的活动,并在会上致辞称:“80年来,香港潮州商会和居港100多万潮州人与香港共同成长,潮籍人士为香港的发展付出巨大的辛勤和贡献。”他希望“广大潮籍人士继续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携手努力、为香港美好的未来再献力量。”董特首的讲话,足见香港社会对香港潮州商会和潮籍乡亲的好评!伟南先生曾组织香港各大传媒总编访问潮汕,组织香港8间大学30余资深学者赴汕头大学、韩山师院、揭阳学院参观交流,从而建立各方感情,加强联系。从1990年夏开始,伟南先生利用暑假举办夏令营,组织港澳青少年回乡观光,通过活动培养他们对祖国对家乡的认同感。
    
 胸怀宽广的思想者
 
    伟南先生不仅是坐言起行、自强不息、稳健从容、精神抖擞的行动家,更是胸怀大志,高瞻远瞩,与时俱进,充满创意的思想者。他是一位典型的儒商,他已经是90高龄的人,至今每天早晨5点坚持晨练,早上9点准时上班履行董事长的职责,下午处理社会事务,晚上10点休息。他坚持每天看报学习,不断自我修养。他总能审时度势,把握时局脉博,从而为香港和内地作出贡献。伟南先生对于中国改革开放政策、科教兴国战略、加入世贸对策、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实施CEPA以及香港回归后如何发挥桥梁和纽带作用,他都有自己的思考。他被人们敬仰的一个突出特点,就是他把商海打拼修练得来的智慧和经验用于济世兴邦,造福桑梓,看他的文章,听他的讲话,就知道他心里总想着如何更好发挥香港潮籍社团在香港的作用、如何利用香港帮助内地、如何使家乡更快更好地发展。他的所谋、所言、所行、所得处处彰显他的鸿图大略和思想光芒。伟南先生“人生价值在于奉献,事业成功在于努力”的座右铭被抄摘在幼儿园、小学、中学,办公场所等,转化为家乡人的一笔精神财富。伟南先生的许多言论,都随他的传记被编辑出版。
    不懈推动粤东四市大合作。伟南先生对潮汕地区的发展时时牵挂在心,当他发现潮汕的发展比不上珠江三角洲时非常焦急,从2000年开始,多次鼓励潮汕各市要急起直追。曾专程前往广州,与港府驻粤经贸办梁百忍主任、旅穗乡亲中的省老领导,共同研究如何促进潮汕的经济发展。他认为粤东四市文化背景相同,加强合作符合潮流,有利于各市的发展,2007年3月,他在香港发起、组织了汕头、潮州、揭阳三市主要领导和香港潮籍有关社团负责人座谈会,围绕“团结合作、和谐发展、共创繁荣”的主题展开深入探讨,形成初步合作意见。同年9月11日,伟南先生发起的汕头、汕尾、潮州、揭阳四市党政联席会议隆重召开,确定了四市经济社会协作机制,签署了《粤东四市经济社会协作框架》,四市将在基础设施、经贸协作等六大领域开展合作,这将有力推进四市区域经济一体化协调发展。
    主动促成三市政协香港委员大联合。1993年,陈伟南先生与庄世平先生共同倡议成立潮汕三市政协香港委员联谊会,力图把隶属潮汕不同市域的委员,打破区域界限,组织起来,共同为家乡的建设出力。自成立以来,联谊会成员围绕家乡政经建设,建言献策,参政议政,以比较超然的身份,沟通三市相互联系,密切三市合作。联宜会努力帮助家乡发展教育事业,每年轮流在潮汕三市赠建一所“正文学校”,至今已经捐建十所。伟南先生至今是潮汕三市港澳政协委员联谊会会长、汕头市政协第九届委员会名誉主席。对潮汕的发展前景提出很多甚有见地的建议,急潮汕所急,想潮汕所想,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曾在汕头市政协会议上提出“商贸有优势,旅游是方向,但根本在工业”的良策,建议把“如何加快高新技术开发区建设列为一项专题开展调研”,建议汕头要善用汕大高新技术人才集中这个独特的有利条件加快发展等很多具体的建议。
    积极倡导香港潮人大团结。香港潮人超过一百万,各种各样的潮属社团也有一百个,如何更好团结凝聚香港潮籍各个社团和乡亲,支持特区政府依法施政,表达潮人心声,参与香港社会事务,支持家乡三市的发展。这是伟南先生时时思索的一个问题,他想到了大联合、大团结。自2000年他任潮州商会会长开始,他多次邀请全港潮籍社团首长定期举行聚餐会,共同探讨成立一个组织协调各社团的工作。这一顺应潮流的倡仪很快得到响应,香港潮属社团总会于2001年底成立,他被推举为首届主席,有了潮属社团总会之后,香港潮人的联络更加密切,每次组织国庆庆祝活动和其他庆典活动,都是一呼百应,一方面表达了潮籍人士爱国爱港的心声;另一方面,又显示了香港潮籍人士更加团结协作。
    热心对中华传统文化大推介。伟南先生是一位与文化有不解情缘的执着者,伟南先生认为,弘扬中华文化和潮州优秀人文传统,提高民众的文化素质,是沟通海内外潮人的文化交流,促进世界潮人的大团结,增强中华民族凝聚力的迫切需要。他与同乡、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有深厚情谊,他俩共同推广国学和乡邦文化的事迹被传为佳话。饶宗颐教授在文、史、哲、艺诸领域造诣博大精深,是举世公认的汉学大师和艺术大师。伟南先生认为,在潮州文化史上,前有唐朝韩愈,今有饶宗颐,千余年前,韩愈来潮州做刺史,兴学教化,使潮州有“海滨邹鲁”的美誉,如今更成为闻名海内外的历史名城,显示了文化影响历史的巨大力量!世界潮人的经济实力以及以饶宗颐教授为代表的学力,是韩愈治潮千余年来潮州人艰苦奋斗的结晶!史有明载,潮州自秦汉即归入大一统版图,潮州文化是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部分,源远流长,有着优良传统和自身鲜明特色。据不完全统计,海外潮人有1000多万,他们也把潮州文化带到全球各个角落。1993年12月,在饶宗颐教授倡议下确立了“潮州学”学科,把潮州学的研究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香港中文大学举办的第四届潮州学国际研讨会,就有法国、日本、澳洲、东南亚及中国内地、台湾、香港等10国家和地区的80多名潮籍和非潮籍的学者出席,实践证明伟南先生弘扬中华传统文化的做法是正确的。自饶宗颐教授倡导“潮州学”近十余年来,历届的国际潮学学术研讨会,伟南先生几乎无役不与,积极支持捐赠经费,组织或参与促成有关安排。伟南先生在十三届国际潮团联谊年会上促成以后的国际潮州学研讨会与国际潮团年会一起举办,这从机制和经费上保证这项学术活动的落实。
    
 不图回报的慈善家
 
    伟南先生数十年来,虽身在香港,但心怀故里,关切桑梓建设之情,无时或释,饮水思源,恒存报效服务桑梓宿志。饶宗颐教授认为在伟南先生眼里的“利”,就是利国利民。伟南先生常挂在嘴边的话是:“取之社会,用之社会,是我的宗旨。个人事业成功,又能为国为乡做点有益的事,得到国人乡人的尊重,就是我人生最大的享受和快乐”。伟南先生多年来在国内捐资项目过百,金额过亿,但他为人低调,每次捐款都是主动捐、低调捐,善款都用得其所发挥重要作用。伟南先生特有的高尚捐款义举成为捐款者的榜样,引发 “陈氏效应”。伟南先生身上表现的精神力量,远远超出捐出的物质力量。他捐赠的是钱,喷发出来的是一种精神和品德,催人奋发,启人高尚,励人至诚。
    伟南先生捐款的最大特点是主动认捐。比如对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捐赠,常常一句话,一个眼神,只要一讲是潮汕文化发展需要,他就乐于捐资。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成立时他主动提出要捐赠活动经费。隔天成立“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传播基金会”时,他又主动捐资100万元。他联系国内外一批热心人士,筹措资金,兴建了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大楼一幢,推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传播基金会编辑、出版《潮汕文库》等学术文集,举办学术研讨会,筹建侨批文物馆,征集收藏各种与“潮”有关的文献和资料等。伟南先生甚至把自己当作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的一分子,几乎参加了中心举行的每一项重大活动。在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成立十周年庆典上,被授与“弘扬潮汕文化特别荣誉奖”。
    伟南先生的捐款往往是雪中送炭。这两年他在韩山师范学院倡导设立的“百万助学善款”是很好地说明。当得知韩师在校的1万名学生中,家庭经济困难的约占学生总数25%,特困学生占总数8%。为帮助这些家庭困难学生解决后顾之忧,从2006年开始,伟南先生与林进华两位知名校友捐资40万元人民币资助了200名特困生;2007年开学前,两位校友再次慷慨解囊并热心牵线搭桥,得到谢贤团先生、高佩璇女士热烈响应,共同设立百万元助学善款,对500名家庭困难新生给予每人每年2000元的生活资助,用以专项解决伙食问题,确保他们顺利完成学业。这些助学金对于困难学生来说,就是久旱甘露啊!
    伟南先生的捐款行为产生了“陈氏效应”。自上世纪八十年代伟南先生开始在内地捐款,他总以“我不想留名”谢绝将自己的名字用作捐建项目的命名,却以“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姿态关心捐建的项目建设效果,力求达到尽善尽美。他把支持内地建设完全看作是自己事业的一部分。伟南先生的人格魅力使他常常成为港澳同胞、海外侨胞支持家乡建设捐款的“牵头人”、“联系人”。香港坤祥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谢贤团先生直言为饶宗颐学术馆捐赠500万元,是佩服伟南先生,受其影响而增加捐赠金额的。韩山师院的进华楼、才林楼等捐建项目,就是在伟南先生热心联系,搭侨引线之下促成的。2007年11月,伟南先生得知韩山师院新区需要建设教学楼,又和林进华先生商量,每人各捐200万元捐建。韩师的师生、校友们都深深感受到,伟南先生是韩师人学习的楷模,他那颗至诚的中国心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的韩师人。  
 

标签: 
作者: 
陈鑫涛
来源: 
潮州日报(2007.12.28)
浏览次数: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