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湃在潮汕

    一提起彭湃,群众就会想起喜湃所作的童谣:“咚锵咚,田仔骂田公,田仔拼到死,田公食白米”。他是海陆丰“农头”,是中国农运的领袖。他在潮汕还有一段光辉斗争历程。 
 
     与潮人革命志士结为挚友1917年,在辛亥革命后政治风潮影响下,彭湃东渡日本求学,并与先期到日留学的杜国痒(澄海人)、李芳柏(饶平人)结识。并由此认识了在东京学习的陈卓凡(澄海人)、王鼎新(澄海人)。1919年我国爆发了“五·四”爱国运动;5月7日留日中国学生响应游行,遭到日方军警的弹压,彭湃等29人受伤,王鼎新、陈卓凡等39人被捕。经过这场斗争,由于彼此革命志向相同,成为至诚挚友。值得一提的是与彭湃同年到日读同校的李春涛(潮安人),为了共同追求真理,成了莫逆之交。随着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在日不断扩大,彭李二人认为有必要学习苏俄革命经验。于是发起组织进步团体“赤心社”,最初参加赤心社10人中,就有王鼎新、陈卓凡、杨嗣震等人。赤心社还出版《赤心》刊物,传播马列主义。彭湃在日学成回国后,1922年出任海丰县教育局长时,就请李春涛、杨嗣震前往海丰任教,再与春涛、嗣震等人成立“赤心小组”,出版《赤心周刊》宣传社会主义。彭在家乡发动组织农民时,春涛为他起草了《海丰全县农民泣告同胞书》,激起了农民的满腔怒火,影响甚大。后来春涛赴北京任教时,还撰写了《海丰农民运动及其指导者彭湃》一文,再一次支持彭湃领导的农运。1925年李春涛还到海丰实地调查,并写成了《田地究竟是谁的呢?》,歌颂海丰农运成就。同年11月周恩来出任东江各属行政长官,李被任为“岭东民国日报”社长。随后彭湃也来汕头与春涛一起战斗,俩人交往甚笃。 
 
    积极领导潮汕农民运动1922年彭湃在家乡发动农民组织农会遭到地主豪绅作对。1923年(农历)7月5日,海丰县反动派出兵镇压,制造了有名“七·五农潮”惨案。同年11月彭湃为了营救被捕农友和发动潮梅地区农运来到汕头,在新马路(现民族路)荣庆里(现志成街)9号,设立“惠潮梅农会筹备处”。12月在汕头召开10县农代会,正式成立办事处,彭湃任主任。由于当时东江仍为军阀统治,农运不能很好开展,办事处后也消亡。1925年国民革命军出兵东征,不久彭湃再来到潮汕,任中共潮梅特委委员兼农委书记。彭不单把海陆丰农运经验传到潮梅,而且抽调农运干部支援潮汕各地农会。并于1926年1月在汕头民族路志成街1号(现15号)成立“省农协潮梅海陆丰办事处”,彭兼任主任。这是大革命时期岭东地区农运指挥中心。在办事处领导下,潮汕各地农会会员不断壮大,农会组织纷纷建立。“一切权力归农会”的口号响彻潮汕大地这期间,彭湃不时深入到农村各地指导工作。 
 
     由于农运迅猛发展,彭湃声望很高。1926年1月,普宁的反动地主武装镇压农民运动,造成了“普宁惨案”。当彭湃亲临处理与慰问受害农民时,县农会组织了2000多名男女会员和500多名农军,擎着大旗、打着锣鼓、舞着英歌来到20多里处的广太圩迎接。农民高兴得做起诗来歌颂:“农会建立好威力,战胜敌人年又丰,男妇农民同欢庆,起舞奏乐迎彭公。”1926年12月11日,中共汕头地委委员、工运书记、汕头总工会委员长杨石魂,为了解决揭阳左派工会和右派工会的矛盾,亲赴榕城。当晚被揭阳反动派指使歹徒将杨石魂绑架密禁起来。为了营救杨石魂,汕头地委电告正在梅县巡视的彭湃回汕。彭亲往揭阳解救,找县长和右派头头交涉。他们摄于彭湃的威望和社会舆论,不得不把杨石魂放出。1927年2月23日,在汕头召开了潮梅海陆丰第一次农代会暨劳动童子团代表大会。彭湃作了报告,强调农民要取得斗争胜利,不能依靠政府,要靠自己团结力量。大会期间还举行工农商学联欢会和工农群众大会,并通过《拥护减租运动》、《取消地主自由吊佃》等16个决议案。此时潮梅海陆丰农会会员达60多万、占全省农会会员近一半。这是彭湃在汕头最后一次主持的农代会。 
 
     组织潮汕工农武装暴动1927年8月1日,周恩来等人在南昌领导武装起义。彭湃从武汉赶来南昌参加,并随军南下再次来到潮汕,把潮汕各地工农武装组织起来,成立东江工农讨逆军东路军,彭湃任总指挥,率队随军同行协助组建地方政权和战勤工作。由于敌众我寡,起义军在潮汕失败,部分指战员转移到海陆丰与当地人民武装合编为工农革命军第二师(后改编为红二师)。1928年初为了实施“年关暴动”计划,时为中共东江特委书记彭湃,率红四师(广州起义余部)三个团来潮汕。1月24日攻下惠来重镇葵谭;2月1日攻破普宁反动据点果陇乡。再转战惠来,并在兵营村召开惠来农代会部署攻打惠城。在彭湃与徐向前指挥下,集中红四师红二师与潮普惠三县武装力量,于3月15日和22日两次攻打惠城,击溃敌军近1800人,击毙敌团长向卓然。后红四师又攻打潮阳的成田和沙陇。 
 
     潮普惠的年关暴动失败后,三县农军撤至大南山。这时东特委机关也迁来大南山的林樟。同年4月省委又提出“东江工农割据”的任务。5月彭湃在林樟召开潮普惠三县负责人联席会,制订新的暴动计划。但这一部署为敌侦悉,敌军突袭林樟,彭湃与特委移入大南山的白马仔村。在强敌跟踪追击下,特委机关转徙至苏林、羊公坑等地。彭湃与夫人许玉磬则隐藏于潘贷石洞中,昼伏夜出,坚持艰苦隐蔽斗争。10月奉党中央之命,彭湃夫妇才离开大南山赴上海。 
 
 
 

标签: 
作者: 
秦梓高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8.3.16)
浏览次数: 
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