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宗颐采访录

    饶宗颐是大儒,学富五车,满腹经纶,精通诗词书画,在历史考古研究上更是世界闻名;从另一个角度看,饶公又是一个快乐的老人家:八十四岁,健谈,乐观,身体壮健,思路敏捷,声线响亮。与饶公短暂相见,是一次愉快的体验。
 饶公多年来周游列国,见识广博,原来他对法国的情感至深。“法国是艺术之地,有二十四、五个博物馆,法国也是最早到中国考古的国家,十九世纪已来了。”这点已教饶公对法国的好感大增了。在法国工作期间,饶公游弋于法国的艺术气息中,即兴吟诗弄句,挥毫即就,好一派诗情画意。
 法人对饶公也相当厚爱,除了为他的学术研究、诗作等翻译成法文,还给饶公许多荣誉、奖项,甚至是艺术文化勋章。当然,作为中国人的宝库,中、港、澳、台各地的文化艺术机构都得礼聘饶公,以彰实力;香港艺术发展局九七年已颁了视觉艺术成就奖给饶公,去年香港特区政府更授予饶公大紫荆勋章。已是一身荣誉、奖章的饶公说,他现在只想躲在一角,做他的研究。
 大儒一向给人的印象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但请饶公对社会事件评论与提意见,他马上就可娓娓道来,且一针见血。饶公笑说:“批评可以,但最好不要得罪人,我怕是非缠身呀!”
 请饶公谈如何发展视觉艺术,饶公说现在的情况已很不错,“香港大大小小的书画会很多,差不多每天都有展览。爱好者不少,水平是很难说的。不过先要爱好,自己再慢慢发挥吧。”此外,饶公希望艺术发展局可以自办一本代表香港的、高水平的书画杂志,里面有创作、有理论,容纳不同的意见,大家交流、讨论,他希望这份杂志的水准足可以与大陆的、外国的同类刊物交换。
 作为文字学专家,饶公对当前的古字、正字、俗字的争拗所持的态度是非常开放的。“过去在科举时代,有关正体字、俗体字已有著作,今天再谈已经落伍。文字是变化的,有时一个字有七、八个写法,在不同的历史时期都用过,你不能贬人家的不是正字。除非是国家下命令用一套规定的字,否则不须辨正俗。”
 不过,饶公还提出有一些准则:“文字是约定俗成的,如身份的份字已沿用多时,你现在要用古字改为身分是没有必要的。”另外一些错引古字的,如有报刊将“瘾君子”写成“隐君子”,“隐君子”确有出处,是指老庄隐逸之士,非今天讲的吃白粉、吸毒之徒,饶公说:“我不同意这样改的。”
 饶公学问渊博,有说不完的话题,但笔者怎好浪费饶公的时间?只好阅读他的鸿文巨著,以获教益。 
 

标签: 
作者: 
张月凤
来源: 
香港艺发局特约采访员(2001年3月9日)
浏览次数: 
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