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籍肖戈将军乡情永在

    新年来临之际,肖戈将军给我打电话,一谈就是半个小时。想不到94岁的老人口齿依然伶俐,记忆很好。 
 
     肖戈将军是潮阳籍人,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后进升中将。肖将军的来电,让我忆起7年前与他的接触。 
 
     时值2001年春末夏初的4月10日,87岁高龄的潮阳籍老将军肖戈,在潮阳市老促会领导和红场、雷岭镇委书记、镇长等的陪同下,驱车直达东江革命根据地访问革命旧址,还参观潮阳大南山革命历史纪念馆。 
 
     老将军南征北战,戎马倥偬,尽管沧桑的岁月染白了他的双鬓,可他腰不弯,背不驼,神采奕奕,精神矍铄。在雷岭镇济美村附近由天然巨石形成的尖石洞前,老将军的思绪回到了土地革命战争时期的1928年春,徐向前率师攻打惠来县城后,由于敌人反扑而受伤,在地下党组织和当地群众的竭力掩护下,转移到该洞疗伤,使其康复。后经地下党组织和群众掩护,从惠来县芦园村乘船取道香港重返部队。为保护石洞,启迪后人,广东省老促会和中共潮阳市委组织部捐资,当地干群出力,恢复了原来历史风貌。老将军应市党政及老促会的特约,亲笔题写了洒脱秀丽的“革命石洞”的墨宝,泐石镶嵌洞前,成为汕头市一处革命文物和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其时,老将军亲临此洞,和大家合影留念。 
 
     老将军继续驱车到达红场镇大南山红场旧址,这是1931年春,中共东江特委和潮普惠苏维埃政府共同开辟的面积1400平方米的广场。老将军被东南侧一块圆台形巨石———红军阅兵台和石上镌刻的“巩固苏维埃政权”7个大字吸引住了,他凝神细看,又听了镇委书记的介绍,勾起了一连串的回忆。他说,1934年,张瑞贵、邓龙光率兵“围剿”、封锁大南山东江革命根据地,那时,我正值20岁青春年华,无法进山投身革命,因而于1936年往马来亚,不久加入了马来亚共产党。1938年响应“马共”号召,投身抗日救亡,到革命圣地延安抗日军政大学读书,毕业后被分配到八路军红军医院工作,后转南泥湾生产兵团。在解放全国的横渡长江的战役中,老将军首率打先锋的尖兵营,历尽艰险,抢渡江南,又从江南转向江北挡敌“断后”。解放后,他任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学院训练部政委期间,率师参加修筑青藏公路,打通“二郎山”。大家对老将军戎马一生的军旅生涯投以敬佩的眼光,异口同声称赞老将军为解放中国立下的汗马功劳。老将军谦虚地说:“这是革命将士应尽的职责,我们要永远记住为共和国流尽最后一滴血的革命先烈呀!”他边说边和随行人员踏着石级,到达飞鹅山南麓的红场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端详着高达7.92米的纪念碑,远眺一派群山相连,级级梯田,片片茶丛,山花烂漫的革命老区佳景,老将军感慨万千,带头站在纪念碑前默哀瞻仰,寄托哀思…… 
 
     老将军还和大家一起参观了“潮阳大南山革命历史纪念馆”,对潮阳英雄儿女在大革命、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时期,为保护东江革命根据地奉献的赤胆忠心和创立的丰功伟绩,予以高度评价。随行者在革命前辈题词栏前驻足留步,一致赞扬肖戈将军“思源奋进”之题词寄意深长,启迪后人。2005年由北京人民出版社出版其《难忘的忆录》(第1辑)和《成昆(铁路)会战颂》两本书,收入了他于抗日战争时期发表于《延安解放日报》的《血泪的家书》和《革命风雨》等文章。如今,他还把革命的一生整理成回忆文章,在有生之年再出版《难忘的回忆》(第2辑)。 
 

作者: 
郑会侠
来源: 
汕头日报(2008.1.13)
浏览次数: 
5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