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神州飞向新西兰的一只海鸥——记潮汕的女儿林爽

    远居南半球太平洋的新西兰国家,有位用笔名“阿爽”现身的潮汕女士,本名叫林爽,文朋诗友们较为熟悉这个名字。她用笔名阿爽发表的诗文,如岚林流泉、幽幽丁冬,源源不断地在向世人表述着自己的肺腑心声。文学是人学,是依靠作者具备做人的优良品德和丰富的知识才有可能写出有品味的作品来的。林爽女士做人优秀,是移民中敢于从零开始奋发向上的人,是能够创造新的生活与众同乐的人,是华人中积极向异域传播汉语文化的人。
     飞向如诗的白云之乡
     林爽祖籍汕头澄海,母亲在自家大屋子里生她时,正值清秋气爽的桂香八月,外祖父心灵送福,给她取名爽。于是,在入世的生活中,她认真地把父母的品德精髓传承下来,心情舒畅,眼前开朗,乐善不倦,直爽人生。
     长大后,林爽在香港柏立基教育学院毕业,便从教﹔与黄先生完婚後得大儿子黄畅。黄畅要求妈妈为他生个弟弟,林爽大施母爱,答应长子要求,又生下比他小11岁的笑着来到人世的弟弟黄奕。黄奕未满三岁,林爽听从经营旅行社的丈夫的选择,为了在新西兰奥克兰市寄读的长子有个更加美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为了小儿子今后的成长,担当起做母亲既养则育的神圣职责,毅然辞去将近20年的小学教职,别离了东方明珠香港,飞向如诗的白云之乡——新西兰。
     林爽感谢丈夫给她带来的甜蜜家庭生活,十分遵守贤妻良母的自愿准则,便于1990年强忍着别离父母、别离故乡、别离亲朋戚友、别离自己缠缠绵绵生活和工作之地的难舍之情,热泪涌动不止,与丈夫和幼子一道步入启德机场,踏上了远去的移民之路。
     在太平洋上空飞行11个多小时后,他们才到达移居地新西兰最大港市——奥克兰市。这里天蓝海碧,白云悠悠,时时鸟语,四季花香,空气清新得舒甜,原野碧翠得神密,是华人意念中的世外桃源。
     她的新家室外,也就是大客厅落地玻璃窗外,是大片大片茵茵奇花异草地,地里果木葱茏,开着苹果花,挂着柠檬果,牵着葡萄藤,装点在屋子周围,有蝴蝶翩翩起舞,有小鸟甜甜歌唱。
     初来新乡,她学着为丈夫和两个儿子当全职主妇。去超市或露天市场采买鱼、虾、贝类等新鲜海产,去选购种类繁多的时新蔬菜水果。早上七点多,张罗家人用过早餐后,她便带着黄奕一起送哥哥黄畅上学。路上绿林成带,时花飘香,母子谈天说地,互相告诉见到的好多新鲜事情。午后,她趁幼子午睡,便去花园修剪花枝拔除野草,观察果树的生长情况。她还在花园中日照最多的一角开垦了一块菜地,锄头、耙头、锹、铲地种起蕃茄、芥兰和南瓜,翻土施肥,除草浇水,撒药捉虫,精心抚弄出一畦畦中国小菜,为的是补充提升家庭食品质量。用过晚餐,把厨室清洁料理完毕,又是她每天必做的带着孩子散步谈心的时候。
     清晨六时左右,从水平线升起的第一道金色阳光,便会温柔地透过窗棂洒进卧室,招呼人们起床开窗,好去接受晨风传送进来的鸟语花香和清新空气。林爽新的如诗的一天,就是这样开始的。
     创造如诗的生活园地
     异国他乡有许许多多新奇让人向往,然而,一旦移民,诸多生存困难,也会排着长长队伍等待你去解决。
     林爽是潮汕水土孕育出来的女儿,接受了妈祖女神的熏陶,日日与大海为伴,胸怀碧水连天,智勇大潮拍浪,是脱颖而出的潮汕弄潮人,困难再多再重,她能一一迎刃而解。
     她的幼子黄奕,是还未满三岁就同父母移民新西兰的。炎黄子孙龙的传人这黄皮肤小小孩子,脱离了汉语出生地,来到英语为母语的国家,走出家门,没有汉语学校,没有汉语交流场所,很难遇上一名华人,既便是遇上了,交谈也不一定会说汉语。这样下去,黄奕会不会变成皮肤黄语言白的“香蕉人”?为人之母的林爽为着儿子成长移民,却决不容许儿子遗忘祖宗。于是,在幼子三岁时,她便开始教导如何执笔写些简易中文字,坚持在家中用汉语交谈。丈夫也在业务往返中常从故乡买回一些广东话卡通片集或录影带让儿子欣赏。小儿子入托幼儿中心到五岁上小学读书,白天接触到的全是英语环境,晚上虽有母亲教识汉字,难免孩子对方块字还是有些畏难情绪。怎么办?林爽毕竟是教师出身,便采用喻教于乐的方法,教小儿子先天读下一首汉语古诗,并且让其知道诗中大意,第二天再带着反复读,读到朗朗上口,然后摊开当日中文报纸叫儿子玩“寻宝游戏”,从报纸上找出当日所学汉字,15分钟之内找到一个圈一个,计分奖励,奖果汁冰棒或者果仁甜筒。黄奕在用这种方法中接受母亲的方块字文化教育,五年后,同父母去新西兰首都威灵顿旅游,便能用中文写下语句通顺、语意连贯、层次分明的千字文。子女是父母的牵挂,林爽就是这样,天天用心引导儿子继承龙的文化,以身作则、好言相劝、多加鼓励塑造儿子,母爱何等苦口婆心!
     新西兰地广人稀,交通远不及香港发达,出门活动很难找到可搭乘的车子,非自驾不可。刚来新地,林爽丈夫第二天就买了新车,凭着在港时考得的国际驾驶执照,天天送孩子上学和妻子购物。先生在香港还有企业,不可能成日守护在家中。林爽不想被英语不灵敏、车子不懂开“半聋哑又跛脚”征服,更不能做自私过日子的人,才来两个月,就硬着头皮到运输署报名考驾照,学习道路交通规则,预备笔试口试和胆大心细地练习开车。三个月后,她就乐不可支地开车上路出行了。
     林爽不是来坐食其成的。她要创造新的生活,在人生地不熟、文化不熟的环境里融入新西兰主流社会,于是想到读书,活到老学到老,重新报考新西兰的大学,毕业后再在本地就业为社会服务。当年底,她就报考了奥克兰师范教育学院与奥克兰大学合办的四年制学士学位教育系。从参加面试、笔试到实习试教,她一举金榜提名录取,全班学员103人,五分之三是英语白种人,五分之二是新西兰本地人,唯独她是华人。她自知英语听讲能力不及人家,每天上课就自备录音机收录讲师授课内容,回家后再反复聆听刻苦钻研,年底考试,不但成绩能及格,还比大多数同学的成绩要好。为妻为母去当“老”学生,明显坐书房多于站厨房,拿笔杆多于提锅铲,这样做虽说丈夫儿子支持,自己心里却不禁愧疚万分。但是,她还是坚持到了各科成绩良好毕业,坚持到了欢天喜地穿上学士袍、戴上方帽子回乡邀请高龄父母同拍毕业照。
     异域大学毕业后,她重新取得了新西兰国家合格教师文凭,开始在母校的“新移民及多元化教育组”任职。日常工作,她跑遍奥克兰市各学校,协助华人新移民学生尽快适应新环境,帮助本地教师懂得如何辅导华人学生适应新的学习状况。同时,她经常作为本地学校与华人家长的桥梁,在学校召开的家长会上把本地教育制度告诉华人家长,再把华人家长关心的问题向学校转告。工作中,接触华人家长多了,她发现,华人家长多数因为语言障碍而不参加孩子学校组织的活动。有的华人,民族意识较浓,自结社团不入主流社会,因此带来负面较应,引起主流社会种族主义政客乘机挑起反亚思潮。为此,她怀着服务家庭只能几人得禄、服务社会却能众人受益的理念,免费在家附近创办“东区语言交流园地”,义务为华人传授英语、组织不同种族的人们和谐沟通。一人力量显单薄,她便登报召集义务洋教师。
     没有场地,她就选择公园一角作聚集地。平时自己要上班,就利用每周末休息时间。这样,首次聚会因遇倾盆大雨,只来了三人,她也乐呵呵坚持照计划交流。第二次,前来交流的华人朋友就达三四十人。林爽采用灵活多样的方式,举办课外活动激发人们兴趣,鼓励大家互帮互学,认知主流社会,融入主流社会。由于心诚,感动了天公,东区一酒家老板愿意无偿提供场地和茶水,解决人们露天风雨或日晒之苦。不到一年,学员已达百多人,引起了本地华文与英文报纸记者的兴趣和关注,纷纷前来采访报道。“东区语言交流园地”成为了奥克兰市一个华人与洋人融洽相处的学习样板,让洋人们对华人传统习俗增加了了解,消除了认为华人固步自封的认识,本地洋人与华人新移民之间的关系得到明显改变,华人洋人在这里成为了种族和善之友。
     在多元族裔的新西兰社会中,林爽为同胞争取应有的权利,乐此不疲,引导同胞不以是少数民族而自卑,积极融入主流社会去。她还在北岸成立移民妇女“艺妍会”时担任秘书一职,每个周六早上丢下丈夫孩子不管,至东区开车大半个小时到老远的北岸义务值班,下午与周日也常为会务发送电传通告或安排讲座,常常忙得觉睡不好,也乐善不倦。
    在社会要政出现反亚思潮时,她又加入“种族平等之友”联络网,与不同种族的和平爱好者风雨同舟,为种族平等“一点一滴地做,一砖一瓦地砌”。在摧毁种族隔阂之墙、搭建种族融和之桥的努力奋斗中,她使尽了自身的能力。
     值得用诗赞扬的成就
     林爽热衷社会活动、责无旁贷地为人民服务,这只是一个方面。其次,她能把文化人的作为发挥得尽态极妍。
     在奥克兰市读大学期间,她边学边深入研究学问,边学边著书立说。1994年,同时由母校奥克兰师范学院为她出版中、英版《儿童寓言故事》与中、英版《学前教育最轻松》。大学听讲毛利课时,她便苦心钻研毛利文化,随时将研究所获撰文投寄报刊发表。1998年,终于由世界华文作家出版社成功出版了《纽西兰的原住民》。此书是首部以中文写成的毛利文化专著,得到新西兰国家图书馆及国会图书馆收藏,各大中小学图书馆及市政局属下各公众图书馆也争先订购,奥克兰市种族关系干旋部与奥克兰师范教育学院还联合安排在毛利会堂召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来了中国驻奥克兰领事馆四位领事伉俪,来了台北经济文化办事处处长,来了新西兰“亚洲动感”节目组现场拍录,近200位主流社会官员与华人社会的知名贤达,欢聚一堂,共为林爽开花结果祝贺。1999年,她以該書获得“纽西兰职业华人成就奖”一等奖。同年,中国国务院侨务办公室也为她颁发“海外优秀华文教育工作者”称号。
    她以潮汕人拼搏精神﹐從零点起跑、热衷事务、辛苦钻研、敢为人先励志出来的。自从创始语言交流园地后,她又不断担任社会上的一些义务工作,任过新西兰华文作家协会会长、大洋洲华文作家协会副会长。还曾经担任过奥克兰大学讲师及社区咨询团顾问、奥克兰马努考理工大学的华人社区咨询团顾问、新西兰环保华人教育信托基金委员。她自强不息、积极向上,1999年,又由世界华文作家出版社出版了中、英版《纽西兰的活泼教育》。2000年,她在奥克兰天空城社区基金会资助下,把日常积累起来的《语言交流园地的故事》写成中、英文出版。2001年,她得到香港艺术发展局的赞助,由当代文艺出版社出版她的随笔选集—— 一个香港教师的移民故事《展翅奥克兰》。这年,还出版了中、英版《儿童生活故事》。2006年,她的中、英版《纽西兰名人传》,由香港当代文艺出版社出版,又是她写作海洋掀起的一涛高峰。
    她曾受厦门大学、汕头大学、南京大学、青岛大学、山东威海大学、奥克兰理工大学、菲律宾华人作家协会、基督城“纽西兰文学展”、云南省对外文化交流协会、广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等邀请,作关于教育及毛利文化与中国文化比较的专题演讲。2003年,受中国国务院邀请,她出席了“海外华人作家采风团”。
    新西兰位于太平洋西南部,绝大部分居民是英国移民后裔,1907年独立后,为“英联邦”成员。2006年元旦,林爽意外而又情理之中的获得英女皇颁授QSM勋章。这时,来自总督、总理、国会议员、部长及奥大校长、同事、小学校长及教师、家长、邻居与同窗友好,纷纷扬扬寄传贺卡、贺电与贺信,就连向来反亚裔移民的现任新西兰外交部长也一反常态,给她写信贺喜。
    香港著名作家冯湘湘女士,称林爽为“扬眉女子”。我们这些文朋诗友们,怎样看待她呢?林爽不庸庸碌碌生活,不庸庸俗俗作文。不信?朋友们可回首读读她众多作品,感觉当会如何?
    海鸥,是旅鸟。潮汕人林爽女士像海鸥一样,不畏险涛、搏击长空、展翅千里,是从神州飞向新西兰的一只海鸥。

标签: 
作者: 
段乐三
来源: 
NULL
浏览次数: 
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