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寻“两弹”潮籍功臣]何芳赏让导弹顺利穿越“火焰山”

    他担任副组长的课题组仅用1年时间就初步组建“远程导弹气动防热计算机辅助设计仿真软件系统”,赶上美国研究步伐,因成就突出1992年获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 
 
     他退休后科研不辍,成功研发软件系统在航天领域小有名气;他先后获得国家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二等奖两项、三等奖一项、四等奖两项,全国科学大会奖一项。 
 
     远程导弹再入大气层就好比穿越“火焰山”,如果不采取特别措施来克服气动加热所造成的“热障”,弹头便会在空中烧毁。如何给导弹配上“芭蕉扇”,让它顺利穿越“火焰山”?在汕头军休所,有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何芳赏,他曾在我国的“耦合计算”联合课题组担任副组长,参与研制了“远程导弹气动防热计算机辅助设计仿真软件系统”,为我国导弹设计做出了杰出的贡献。近日,记者专程来到他的家中采访,当看到他手中10多本荣誉证书和经常伏案工作的简陋办公室时,记者不禁由衷佩服眼前的这位老人。 
 
     尝试导弹设计数据编程节约时间和成本 
 
     1934年7月,何芳赏出生于揭阳一个贫困的农民家庭。小时候他曾经靠吃野菜草根度日,是乡亲们和当地政府筹资帮助他前往汕头金山中学求学。1955年,他考上武汉大学数学系,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从事航天空气动力研究工作。 
 
     何芳赏告诉记者,远程导弹设计要解决的首要问题是生存能力和命中精度。因为导弹再入大气层时,就如同“钻木取火”一样,处于严重的气动加热环境中,在超高气压和高温下,弹头的表面很容易产生侵蚀,从而改变导弹的运动方向甚至烧毁。上世纪60年代,中国的导弹研制刚刚起步,举步维艰。1971年,有一枚导弹由于防热层设计得太薄,试验时竟然被空气烧穿。为了防止这样的情况再次发生,研究人员只得加厚导弹的防热层,导致导弹的体积庞大,长达10多米,重量接近3吨。这样的“笨弹”不但设计成本大增,生存能力和射程也大幅度减低,很容易被敌方反导弹拦截。当时,美国与之同等作战指标的导弹重量仅有几百公斤,如此大的差距让中国的导弹专家们心急如焚。 
 
     在这样的背景下,解决导弹气动防热问题已经刻不容缓。何芳赏虽然是学数学专业,但却对编写电脑程序有浓厚的兴趣。当时国内使用电动计算机进行数据计算,通常一组数据需要几十人分三四组轮流计算,历时1个多月才能完成,而且很容易出错。于是,何芳赏就尝试把流水作业的工作过程编写成电脑程序,减少运算过程中查表、登记数据等步骤,节约了时间和成本。 
 
     研发“耦合计算”系统赶上美国步伐 
 
     1975年,由国防科工委组织领导,航天工业部(当时也称七机部)具体牵头,成立了910战略导弹攻关组,组织科研机构、高等院校等单位的精兵强将对导弹的气动防热问题进行联合攻关。国防科工委29基地受910攻关组所托,成立“再入导弹烧蚀/侵蚀及其气动特性耦合计算”联合课题组(简称“耦合计算”)。由中科院张涵信院士任组长,何芳赏任副组长。 
 
     中国航天之父、中科院钱学森院士,把910攻关组的工作比称为“淮海战役”,并亲自写信指示“耦合计算”联合课题组,要把导弹的天气侵蚀/烧蚀问题搞清楚,不要跟美国人“学舌”,要有中国人自己的看法,做出自己的东西。当时,基地的资金和设备都很紧缺,没有大型的计算机,何芳赏和同事们不得不从四川搬到上海,借用上海的华东计算所开展研究。何芳赏向记者回忆说,当时他们在华东计算所工作了5个多月,为了尽快缩短与美国的差距,他们夜以继日加班加点工作,有时一天24小时坚持在机房工作。几个月下来,他瘦了一圈。凭着对国家的一片忠心、敢打敢拼的作风和过硬的本事,课题组仅用1年多的时间就初步组建了“远程导弹气动防热计算机辅助设计仿真软件系统”,赶上了美国研发“耦合计算”的步伐,让910攻关组的专家感到非常震惊。 
 
     何芳赏满脸骄傲地告诉记者,“耦合计算”为我国导弹设计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为国家节省了大量的研制经费,在国内享有很高的声誉,成果卓著。1992年底,因为他在“工程技术”上的突出成就,获得了由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证书。 
 
     退休科研不辍再建软件系统助航天总公司4单位签订科研合同 
 
     从部队退休之后,何芳赏继续坚持科研不辍,经过7年的潜心研究,终于与几个志同道合的合作者,成功研发了“运载工具再入仿真工程”软件系统。现在,这个软件系统在国内航空航天领域已是小有名气,遥遥领先,还帮助航天总公司4个单位签订了科研合同。2003年底,何芳赏被组织安置到汕头市军休所,舒适的生活环境和各方无微不至的关怀让何芳赏备受感动,他决定利用自己的一技之长报效国家,为军队现代化建设服务。在市军休所的支持下,他建起了一个简易的研究室,配备了电脑、网络、空调、办公桌椅等,开始从事复杂的外形飞行器的空气动力学研究和数学风洞新设想。 
 
     几十年如一日的奋斗结下了累累硕果,何芳赏先后获得了国家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两项、二等奖两项、三等奖一项、四等奖两项,全国科学大会奖一项。在记者采访中,他始终面带笑容,耐心给记者解释复杂的专业术语。现在,73岁的何赏芳对导弹防热研究仍然孜孜不倦,不时到国内各地进行交流。他的心愿是,把他的一点点余热献给社会,为建设和谐社会作贡献。 
 
 

作者: 
陈瑶 陈史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7.7.10)
浏览次数: 
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