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坛三位外砂籍作家

    龙湖区外砂镇是一个著名侨乡,海外华侨中有不少骚人墨客,王君实、沈侠魂、陈焕三就是其中的佼佼者,上世纪,他们相继在新马泰文坛崛起,著述颇多,影响甚广。 
 
     王君实:想念中国的光明 
 
     王君实,原名王惠风,1919年出生于外砂东溪村。少年君实酷爱写作,小学时就在上海一些少年文艺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中学时与王者天、沈侠魂、吴浩祥等人结成“今日文艺”社,借曼谷、越南华文报纸和汕头星华日报的副刊园地,出版《今日文艺》。文章敢于抨击时弊,倡导时代精神,令人耳目一新。1937年日寇侵华,王君实以爱国为己任,在校里组织抗日救国宣传队,却为当局所不容,被无端开除学籍,后发奋读书考进中山大学,然而“在那里却看到了荒淫与无耻”(王君实《致叶倾凤书》),遂愤然出国寄居马来西亚。王君实到了南洋,先后在柔佛、苏门答腊等地教书,并以王乐怡、蓝田玉、白登道、横光、朱丽叶、陈青侬等笔名,为《星洲日报》、《南洋商报》、《今日文学》、《南洋周刊》、《新国民文学》等报刊撰稿,1941年,还任《星洲日报》记者。旅马4年间著作约100万字。其中不乏直接讴歌为保卫中华国土而浴血奋战的民族气概和英雄典范的纪事散文,也有号召同胞起来跟残暴侵略者和黑暗统治者作斗争的战斗檄文。年轻的王君实逐渐成长为一个追求光明、追求民族独立的文艺战士。1941年冬,日寇入侵星洲时,王君实怀着保卫星洲、保卫马来西亚的革命热情,组织了一支抗日救亡的宣传队伍———潮青抗日会,高举反侵略的正义旗帜,发动星马人民和华侨团结抗日救国。1942年2月8日,日本侵略者组织了所谓的全星华“大检查”,搜捕抗日分子。情势十分危急,王君实避难在一个老同学商店的四楼。由于叛徒的出卖,日本宪兵二次对该楼全面搜查,但因王君实被藏在空墙壁里,未被搜出。敌人不甘罢休,限令店主三天之内必须交出王君实,否则全店焚毁。为了不连累店主,更好保护组织,3月2日清晨,王君实抱着“士可杀而不可辱”的英雄气概,写下绝命书,毅然从数丈高的四楼上跳下去,结束了自己短暂而光辉的一生。 
 
     沈侠魂:为马华散文百花园添新绿 
 
     沈侠魂(1916至1966),笔名以今,富沙村人。少年时期就读于汕头四中就开始文学创作,作品先后刊载于汕头、上海各地报刊。1935至1937年,移居马六甲、新加坡二地,加入马华文艺行列,创作日丰,作品频频见诸《星洲日报》、《星中日报》和《新国民报》之副刊。1938至1942年,回西南联大读书,后又回新加坡。这期间尽管生活飘荡不定,但仍然参加文艺创作和报章编辑,以及文艺团体活动的组织工作。30年间,他在海内外报刊发表的作品达百余万字。他以爱蔚蓝的大海和爱翠绿的椰林之类的散文,透露出其清新刚健的文风和乐观向上的品格,为当时马华的散文百花园中添上一片新绿。1961年,他结集出版了《椰林短曲》,其中《海颂》、《岁暮的感想》选入华文学校教材的《椰树》,迄今仍是广大学生喜爱的名篇。1966年,因病在星洲去世。翌年,星马文艺界为纪念他的文学业绩,收集他的部分作品,出版《迎春小唱》一书。 
 
     陈述:纵情《祖国万里行》 
 
     陈述(1920至1999),原名陈焕三,字衍灿,泰名陈仓。出生于泰国,小时回老家外砂镇华新村读小学,14岁进入礐光中学读书。潮汕沦陷后,返泰参与家族商务活动,从此走上商业之道。主办过金融信托公司,以及运输公司、簿记法律事务公司和纱布行。先后担任“公平芬业公会”主席,“西势同业公会”理事长。个性豪放,乐于助人,喜欢中国古典文学,国学造诣颇深。1980年,陈述随合艾市谢氏回国观光探亲团在中秋节前夕踏上中国大地,开始了为期45天的旅程,从广州进入南宁、昆明、成都、重庆,沿长江三峡至华中的宜昌、武汉,经北京出关抵达东北吉林、长春、沈阳,然后返抵华东的上海、杭州,最后回到潮汕老家。倦游返泰后,他用“陈述”笔名,着手著述,表达一路观感,多达20万余字。1981年初,陆续在《中华日报》上连载发表,历时两年。由于内容丰富多彩,描述客观翔实,文笔生动朴素,加深侨胞以及海外读者对中国的认识和向往。1983年6月,应读者的要求,陈述将连载的所有文章结集出版,书名《祖国万里行》。没想到一版再版,都抢购一空。由此激发了陈述的创作热情,他再次回国观光。自1984年至1990年,总共费了200多天的时间,走遍祖国各省市自治区,搜集了大量材料、拍摄了大量的照片,完成了《祖国万里行》第二至第六册,分别是“丝绸之路”、“纵贯中国”、“三国线访古”、“青藏宁贵高原”、“东西南北集锦”,共100万字。1980年,当他踏上潮州府城,第一个不能忘怀的地方就是湘子桥。他抱着怀古的心情,想重游湘子桥以满足此生的宿愿,可是当他身临其境,横在眼前所见的是一座“平平无奇的水泥钢骨桥梁”,那一座具有近千年历史的名桥不见了,陈述感慨万千,失望之余写着:“何不在韩江江面另建一座可以通车的桥梁,而保存著名而富有艺术的建筑物———湘子桥,列入文物保护重点?……潮州自解放以来,不知丧失了多少人命财产,就连街中牌坊和江上名桥,亦都难逃劫数,受到彻底破坏与推残,我真不胜唏嘘”(详见《祖国万里行》第一册之《老大回乡》一文)。就在陈述感慨万端的二十多年后,湘子桥终于恢复了“十八梭船廿四洲”的独特景观,陈氏也可含笑九泉了。《祖国万里行》书中还多处提及到华新、外砂、汕头,着墨浓厚。透过陈氏的行文,不难看到,家园的一草一木在这个游子心中一直占据重要位置。 
 

作者: 
金利明
来源: 
汕头日报(2007.6.10)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