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科数码 李泽楷财富新解

    小超人李泽楷出手不凡,尽管有“老豆”(老爸)的雄厚资金支持,但李公子的出牌亦是自有风格,两年间,利用卫星电视净赚4亿美元;之后是盈科数码成功借壳上市,1999年5月4日,小超人在5分钟内创造了近千亿港元的财富;1999年底,小超人的身价已达400亿元。
   李泽楷不仅为自己树立了形象,更为其父亲李嘉诚争了许多脸面。
    
    
   小超人李泽楷
    
   在年轻一代的潮人中,李泽楷因为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商业奇迹而被称为“小超人”。尽管这一称呼中多少含有‘老超人”父亲李嘉诚的影响,但李泽楷正在以自己的智慧、才干和成就一点点洗去笼罩在头上的父亲的影子。在现代科技商业中,在年轻一代的心目中,李泽楷才是真正的楷模。
   有人将他与比尔·盖茨相提并论,实际上,李泽楷与盖茨是彼此欣赏的好友,因为两人都具有点石成金的智慧,都创造出商业神话,从而成为超级豪富。
   不过,李泽楷与白手起家的盖茨还是不同,因为他身为“王子”。正因为如此,李泽楷表示,他更佩服盖茨。
    
   王子身份有时也会是负担
    
   李泽楷出身富豪之家,其父李嘉诚是闻名全球的富豪。他的童年比一般人要优越得多。他有专门的教师教授英文,上的是最好的学校,只要他想要,他就可以得到世上的任何东西。
   然而身为王子,他也有他的沉重负担。父亲严格的管教,长大以后要承接庞大家业的管理,这都意味着李泽楷拥有的是同普通人完全不同的生活。李泽楷幼年上的是香港顶级名校圣保罗学校,13岁到美国加州Menlo Park读高中。1983年入读美国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工程系。
   李泽楷上中学时,也兼职做过勤杂工、店员、高尔夫球童。他也不能像普通孩子般嬉戏玩耍,“老超人”经常让他和兄长旁听企业召开的各种会议,目睹优秀企业家的运作及决策。尽管按他自己的说法是正襟危坐,严肃地呆在会议室的角落里,但这种言传身教,对李泽楷的商业意识的影响还是十分深刻的。他明白,自己生来就不是普通人,就要担负与普通人完全不同的重任。
    
   斯坦福情结
    
   由于经济和国力的强盛,有人将20世纪称为美国的世纪。实际上,今天的美国依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但美国今天的强大和繁荣与斯坦福是密不可分的。在20世纪后几十年,斯坦福已从—所普通美国大学成为一所神话频出、世人瞩目的大学。
   斯坦福有“硅谷”。20世纪50年代左右,斯坦福大学副校长兼教务长、大名鼎鼎的特曼教授就提出了“大学本身就是一个自然资源”的观点。他一方面鼓励教授们走出校门,与工业界合作,另一方面积极倡导工业界与学校合作,共同发展。同时,他还投入巨资引进一批一流人才到斯坦福任教和做研究开发,并将学校购置的土地出租给工业家办厂,从而创建了高新技术工业区“硅谷”。
   现代科技的基础半导体工业及集成电路就是从“硅谷”发源的。目前高科技产业界最著名的企业基本上都在“硅谷”。“硅谷”神话般地创造了一大批世界顶级富豪,像比尔·盖茨、罗伯特·诺依斯,霍夫·休利特,以及杨致远等等。
   可以说“硅谷”已成为现代科技精英“淘金”的理想之所,人们对此趋之若鹜。
   李泽楷就是面对这一个个超级神话,读完了他的大学,他就读的电脑工程系又是这些现代科技和财富神话的中心,他当然深受影响。在他日后创造的财富神话中,目标体现出这一点。
    
   倒卖卫星电视
    
    1987年,从斯坦福毕业后的李泽楷决意学习经商。当然,他的经商意识与其父亲及众多潮汕前辈的观念完全不同,他要依赖的是现代商业的两个法宝——高科技和现代金融理论。
   于是他进了加拿大的一间投资顾问公司学习金融运作。 1990年,他返回香港,着眼的项目就是高科技领域。
   由于哥哥李泽钜做了家族“旗舰”长实集团的副董事总经理,成为李氏产业的少掌门。所以李泽楷的行动要相对自由得多,受父亲的压力和影响也要小得多。
   李泽楷进入和黄资金管理委员会。1991年香港政府发放首个卫星电视牌照,对卫星电视早就情有独钟的李泽楷筹集了1.2亿美元,成功投得。随后,李泽楷苦心经营,两年间,香港卫视覆盖了将近50个国家和地区,拥有5300万家庭用户,一批实力强劲的商业广告用户,可以说他已经建立了—个全新的电视帝国。
    1993年,正当卫星电视已具规模、蒸蒸日上的时候,李泽楷却将卫视64%的股份售与有意开拓中国市场的澳洲传媒大亨、新闻集团主席默多克,售价53亿港元。李泽楷净赚4亿美元。
   尽管有人不能理解为何把发展前景极好的卫视卖掉,但李泽楷却早有自己的打算,他的目标是IT产业,是要创造更多、更大的神话。斯坦福情结牢不可破地留在他心里。
    
   创立盈科集团
    
   李泽楷在斯坦福的师长、师兄弟们大都在IT行业拼杀,而且已在全球创立了—一个新的网上世界,并不停地制造出一个又一个财富神话。李泽楷钟情这一行业是十分自然的。
    1993年10月,他用卖卫视的钱创立厂自己的企业盈科集团。1998年,与英特尔合资成立了亚太网络服务公司,企图以卫星电视系统及有线电视系统提供宽频网络及多媒体服务。
   这的确是十分有前景的事业,随着电视及电脑的普及,人们对信息服务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特别是在亚洲,这一事业还处于迅猛发展的初期。
   但李泽楷的目标却要大得多。
   从一开始,他就是站在全球经济发展的角度审视香港经济,从而定位个人的发展。
   香港作为一个自由港,在世界经济发展中曾扮演过重要的角色。当世界进入发达的信息社会之后,传统经济必将受到新的挑战和冲击,特别是内地的改革开放,以及中国加入世贸组织的前景,使香港曾有的特殊经济地位及优势逐步消失。香港必须寻找新的支撑点才能继续保持繁荣,续写经济神话。
   什么是香港经济的新支撑点呢?
   在金融、运输、地产等传统的优势产业中加入高科技。在20世纪90年代的后期,大批现代高科技企业在香港建立自己的数据处理中心,雅虎、微软等也把香港作为开发亚洲内容网站的中心。
    1997年,金融风暴席卷亚洲,香港未能幸免。为此,香港政府提出要建立自己的高科技环境,以高科技拯救香港的理念。
   李泽楷抓住时机,提出了建立香港硅谷的设想,背靠香港大学,以“硅谷概念”包装大型地产项目。这个被称为“数码港”的项目建成后,可容纳30间大型资讯公司或100家小公司集体办公,同时建设配套酒店、码头。李泽楷认为:香港已错过硬件发展浪潮,而数码港可赶上软件浪潮,吸引有实力的高科技公司和软件公司来港投资。香港可望在软件工业中心开发上取得长足的进展。
    
   挥舞金融魔杖演绎暴富神话
    
   拿下“数码港”的开发权之后,下一个问题就是筹集资金了。对现代金融运作十分熟悉的李泽楷胸有成竹,到股市筹集资金。实际上他一直想在其麾下组建一家香港的上市旗舰,而“数码港”的概念又是最好的筹资资本。
   要立即将这种概念推入市场,最好的办法就是借“壳”,因为申请上市需要的时间太长。
   所谓借“壳”,就是通过一家上市公司将自己的“内容”推入股市,从而通过股市直接融资。
   精挑细选,李泽楷选中了经营情况不是很好,但账目较“干净”,从事通信设备销售的得信佳。当时得信佳仅属三四线股,1999年4月,每股仅0.04元左右。
   双方达成协议,盈科将24.6亿港元的香港地产项目和“数码港”发展权无偿注入,换得得信佳75%股权及一批可换股债权。具体配股方式为:得信佳以每股0.062元向盈科拓展集团发行57.79亿股新股,资金用于收购集团承建的“数码港”项目。新股将售予投资者,维持公众持股量为 25%。到当年8月31日完成所有收购及人股后将股份二十合一,改名为盈科数码动力。
    1999年4月底,得信佳股票出现异动,几天内升为每股 0.10元,涨幅超过100%。根据规定得信佳停牌。5月3日,盈科拓展集团借壳上市消息证实。
    5月4日复牌,得信佳得到投资者全力追捧,开市5分钟,股价飚升22倍,达到3.225元。有人算了一笔账,“小超人”在5分钟之内已创造了近千亿港元的财富。
   在得信佳的带动下,香港股市不断攀升,一度创下18个月来的高位,科技股更是一马当先,四处飘红。
   当日,得信佳收于每股1.83元,上升12.45倍,创下香港股市单日升幅纪录。李泽楷账面盈利达到379亿港元,个人身家暴涨至50.46亿港元。
   而原得信佳大小股东亦纷纷获益,像星光电讯的老板黄鸿年当日就净赚十几亿。由于股价狂升,一位经纪人忙中出错,将心目中的买人价当成卖出价报出,十万股立即成交,一下损失20多万元。
   到1999年12月28日,盈科数码动力冲至20元的历史高位,收市报19.5元。盈动市值达1661亿元。李泽楷身家已达400亿元。尽管没有比尔·盖茨高,但其上升速度却超过盖茨,因为李泽楷平均每月升一倍。
   盈动成为香港科技股的龙头。
    
   欲做网络皇帝
    
   盈动成功借壳上市之后,李泽楷迅即与众多高科技企业结成战略联盟,他想建立一个以香港为基地的互联网王国。
    1999年8月,盈科与英特尔合作。英特尔向盈科数码投资5 000万美元,获得13%股权,将英特尔与盈科集团的一家合资高科技企业注入盈科数码动力,英特尔为盈科数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
   盈科数码动力买下互联网公司Dutblaze 20%的股权,与美国网络业巨子CMGI换股,收购新加坡互联网公司25%的股权,投资2.8亿元买人香港城市电信8%的股权,收购美国宽频公司Softent。
    1999年12月,李泽楷宣布与日本光通信公司结成策略联盟,进军日本市场,与中国联想集团组成策略联盟,共同发展宽频服务及电脑制造。
    2000年3月3日,盈科数码动力与联想集团签约。联想股票当日上升了28%,总市值超过800亿,跻身香港十大上市公司之列。
   通过一系列的合作、收购,盈科终于成为除日本的软银公司以外,亚洲区规模最大的综合互联网企业。
   李泽楷说:“盈动要成为亚洲最大的网络公司之一,希望能成为亚洲最大的网络公司。”
    
   鲸吞香港电信
    
   在李泽楷所有的收购、合作行动中,鲸吞香港电信是让全球企业界为之震惊的经典之作。在收购战中,他最高时开出的价码达4 000亿港元。收购成功后,他的身家超过700亿元,成为仅次于其父李嘉诚的香港第二大富豪。
   新技术的发展带来了信息业空前的速度和传输能力。移动通信和因特网的发展使全球电信业的旧秩序走到尽头。新的、自由化的、开放的全球电信市场逐步确立。在20世纪末,全球电信市场掀起一股并购狂潮。
   而此时,香港政府也逐步开放电信市场,使过去仅靠垄断经营的香港电信受到前所未有的竞争和挑战。
   香港电信原隶属于英国大东电报局,市值高达3 000多亿港元。当港府取消独家经营权后,陆续有8家企业取得电信经营权,加上香港仅数百万人,市场发展潜力有限。近年来,香港电信经营情况日趋困难,1998年11月,更达到要减薪裁员的地步。为此,大东电报局决定将其转让。
   第一个有意接收香港电信的是新加坡电信,该公司实力雄厚,其总裁为新加坡资政、著名华裔政治家李光耀的儿子李显扬。
   双方谈判进展很快,2000年1月25日,双方宣布有望达成协议。如果合并成功,两大公司将组成控制除日本以外整个亚洲地区约60%电信市场的亚洲第二大电信公司。李显扬是想以香港电信为基础进军中国内地市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实际上,李泽楷早就盯上了香港电信这只超级“大鲸”,只是一切均在悄悄酝酿。
    2000年2月11日,盈动突然发布声明,有意收购香港电信。李显扬被杀了个措手不及。香港电信也突然向新加坡电信提出:即使收购完成,新加坡方面也只能拥有合并后新公司29.8%的投票权。另一方面,大东公司也不具有对此次合并的投票权,因为香港电信还有46%股权为别人所掌握。
   李泽楷在2月13日至14日的48小时内卖掉部分盈科股票套现10亿美元,以此为抵押获130亿美元贷款,并向大东公司提出两个收购方案:其一是以股票作价,每股香港电信换1.1股盈动新股。其二为股票加现金,每股香港电信换 0.7116盈动新股,外加7.23港元现金。大东公司对第二方案表示可以接受。
   李泽楷随即调动各金融集团,筹措到100亿美元,着手收购。
    2月28日,澳洲传媒大亨默多克的新闻集团突然宣布可出资10亿美元支持新加坡收购。但次日上午,新加坡电信还是宣布退出收购,次日凌晨,盈动与大东公司达成收购协议。
   在此次收购中,盈动出价为359亿美元,购得香港电信 54%的股权,合并后新公司命名为PCCWHKT,市值达5400亿到6200亿港元之间,成为仅次于中国电信和汇丰控股的香港第三大上市公司。
   此次并购也是亚洲最大宗的企业收购活动,盈动在新公司中占股份达30%以上,成为单一大股东。
   至此,盈动已拥有全港最大宽频网络,每年有逾百亿元的稳定盈利。盈动市值也由300亿美元猛增至700亿美元。
   目前,李氏家族控制的市值总额占香港市值的1/4,家族财富已进人世界前五名。作为一个屡写财富神话的超级富豪,李泽楷成为全球许多重量级杂志(像美国《时代》周刊)的封面人物,成为全世界关注的焦点,甚至许多有识之士预言,用不了多久,李泽楷将成为全球首富。但李泽楷的生活还是一如既往,像其身上抹不掉的“硅谷”情绪一样,他还是保存了“硅谷”人的生活方式,每天工作16小时以上。
   李泽楷说:“我们走在了东南亚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前头。” 
 

作者: 
NULL
来源: 
NULL
浏览次数: 
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