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莉之旅

    泰国华人女作家梦莉,此次来北京第九次领取“海峡情”征文一等奖。一等
 奖的获得者还有两个人,其中一位是台湾女作家朱秀娟,另一位就是我。我的运
 气不错!
     与梦莉成为“同榜进士”,大乐。回国之前梦莉约邓友梅、韩舞燕夫妇、白
 素蓉大姐和我吃饭。于是有了这一天的聚会。
     黎昌海鲜城的龙虾很肥硕,鲍鱼也很鲜美,这都没什么。关键是我们的话题
 扯到了香港回归。梦莉一听香港回归的话题,从手袋里摸出一张电传,上面是中
 国驻泰国大使馆的邀请,请她以贵宾身份出席香港交接仪式,并马上落实机票、
 饭店等事宜。
     在新华社专门负责香港回归报道的韩舞燕大姐眼睛一亮,连说机会难得机会
 难得,中国12亿人,也仅派出1000名代表出席交接仪式,而您居然被邀请,可见
 中国使馆对您的重视。“知道吗,那大厅里总共才能容纳4000人,全世界多少华
 人都希望参加这一重大的历史事件。听说国内的许多部级干部都参加不上,只能
 在深圳遥望。您一定得珍惜这次机会,一定!”
     韩舞燕兴奋地和我们说着,她还说起自己海外的许多亲友早早就在香港一些
 饭店预定了房间,只想自费来到香港,看一看香港回归的盛况,感受一下实实在
 在的气氛。而且现在香港一些著名的饭店全已预订满了6 月份的房间。说话间,
 韩舞燕又拿过电传件细看,随后“哇”一声,说香港的四天行程由中国安排,还
 分担四天的住宿费用,“真是高规格”,她快乐地说着。
     舞燕大姐的情绪迅速感染了梦莉,也感染了我们。舞燕接着说:知道吗,查
 尔斯王子和彭定康一交接完毕,就要准时离开香港的土地,乘船走——这是多么
 激动人心的一刻!
     我们仿佛被她带到7 月1 日那神圣庄严的大厅里,注视着英国殖民统治的两
 位象征人物在一瞬间黯然地消失,时空好像在这一刻已被超越。我同时想起1982
 年9 月间邓小平言辞严峻地对撒切尔夫人说的话:“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
 的问题。”邓小平还说过一段著名的话:“如果不收回,就意味着中国政府是晚
 清政府,中国领导人是李鸿章!”
     一百年的沧桑,一百年的企盼,百年前的旧中国是一种何等的蹒跚衰老、不
 堪一击的风烛残年,昔日龙的爪牙,龙的鳞角,龙的风云际会的气势,龙的吞吐
 宇宙洪荒的胸襟,全弱化为一只任列强宰割分啖的羔羊。而1997年的新中国,实
 在是为中国龙正了名,龙的传人毕竟不凡。
     梦莉的祖先在广东潮汕,她之所以成为泰国人,其中有多少苦难艰辛之旅!
 这一切全在梦莉大姐的至情散文中。
     梦莉走过许许多多的路,香港是她来去最多的一个所在,但我相信她的九七
 香港之旅,将是终生难以忘怀的一次壮美之旅,亲情之旅,兴奋到不能自抑的感
 悟之旅。临别时,我们为她祝贺,舞燕与她一握手,说:“到香港后,我一定要
 采访你!”梦莉笑了,我和友梅认定:作为散文家的好人梦莉这一次注定是收获
 最大的幸运之旅!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书香门第网络图书馆www.bookhome.net
浏览次数: 
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