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蚁光炎夫人刘若英女士

    澄籍著名爱国侨领,“爱国忘身”的蚁光炎先生是澄海东里镇南畔洲人。他的事迹已载入史册,几乎家喻户晓。可是对他的夫人刘若英女士,却介绍较少。其实在蚁光炎后半生的事业中,刘若英发挥了重要作用。 
 
     蚁光炎中年丧妻,留下7个子女,最小的只有1岁。亲属友人乡邻认为,必须物色一位能挑起抚育儿女重任的内助,让蚁光炎在事业上无后顾之忧,这也是当时许多人的共同想法。他们四处找人物色,终于找到了在曼谷挽叻开纱布店的老板,老板姓丁,老板娘姓刘,不久前老板娘刚把三妹从唐山接来暹罗。这位三姑娘名叫刘若英,年方十八岁。老家是潮安县东津人,祖父是当地颇有名气的老中医,而且很有善心和善举。众亲友对刘若英面相之后,认为“面目清秀,性情温和,贤惠能干”,蚁光炎如能娶上这样的女子续弦,对他的事业定大有帮助,便托人撮合。刘家对自己女儿的婚事也很挑剔,先对八字,对过八字,又认为“八字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重要的还是看人品。于是四处托人打听蚁光炎为人。得到的口评几乎完全一致:都说男方为人正直,心地善良,善待妻儿。听了别人评价之后,女方家长又经过多次亲自考察,再经过一段时间的反覆考虑,终于同意了这椿婚事,刘若英女士来到了蚁府。 
 
     一个多月过去,刘若英把家庭事务处理得井井有条,对前妻儿女细心照顾,一家人和睦相处。蚁光炎放心了,感到他的确是娶到了一位堪做良妻贤母的贤惠淑女,其高兴之情溢于言表。便决定把更重要的任务交给她,于是,他解下腰间一串锁匙,递在她手里,让她当公司总出纳,执掌财政大权。 蚁光炎以宣传抗日救国为己任,因此遭亲日派忌恨,对他痛下杀手。相依为命的夫君死于非命,刘若英痛不欲生,想随夫而去,欲咬舌自杀殉夫。幸有细妹反对她这种欠理智的做法,时时守候在她身旁,对她进行阻止和劝说。冷静过来的她,才明白这样做不单于事无补反有害,因为他是蚁光炎遇害时的目击者。做为重要证人,她也必须活下来,为丈夫昭雪伸冤,将凶手绳之以法。更重要的是,儿女年纪尚小,她必须接过家庭和事业的担子,不能让蚁氏事业因受此打击而一厥不振,这正是众人所希望的。于是,面对蚁光炎遗像,刘若英写下了四句诗:“君为国死,英为家存,痛夫抚子,忍度此生”。 
 
     在治丧期间,她一方面强抑下心中悲恸,主持、参加了社会各界为蚁光炎召开的追悼会;另一方面,又要为捍卫丈夫的清白而斗争。在法庭上,在记者招待会上,慷慨陈词,指出“蚁光炎是为国家而死,为民族而死,社会各界及政府均有公论……”刘若英的证词有如一颗重磅炸弹,使幕后指使者,也就是日本帝国主义异常恐慌。她终于胜诉,为蚁光炎讨回了清白和公道。 
 
     刘若英的后半生是为完成夫君未竟事业而活的。1969年是蚁光炎遇刺逝世30周年纪念日,刘若英在曼谷郊区挽浦为蚁光炎修建纪念堂,把蚁光炎遗体移入其间安置。同时念念不忘蚁光炎生前曾准备办而未来得及办的事。如蚁光炎生前曾在家乡南畔洲办起一座小学,因校址太小,未能满足更多学生入学。为此他萌生过再在家乡办一座较具规模学校的打算。并说一俟时机成熟,和儿女们就捐资乡里,另择新校址,建起了一座比较正规的新学校,是刘若英帮蚁光炎将这个愿望实现。还以蚁光炎的名义建了一座礼堂供学校和乡里使用。1982年,还在泰国蚁光炎纪念堂附近建了一座学校,以蚁光炎家族泰文姓氏“炎素里”命为校名,建成之后献给泰国教育部。竣工之日,泰国皇室诗琳通公主亲为学校剪彩。总之,凡是有益于社会的公益文教事业,刘若英总是以蚁光炎的名义捐款襄助。 
 
     一直以来,不单儿女们对刘若英十分尊重和尊敬,社会上也给予她很高的评价。泰国侨领余子亮先生在一次参加纪念蚁光炎的活动时,曾深有感触地说:“蚁光炎有个好夫人。” 
 
 

作者: 
卢继定
来源: 
汕头日报(2007.5.13)
浏览次数: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