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相通血脉相连——缅怀柬埔寨前华人首相黄意

    普宁洪阳古镇有个富袋村,别名“布袋寮”,那里的“百里桥”北一公里的半山土丘,是我祖辈几代人居住生息的地方,也是我亲爱的老叔———柬埔寨前首相黄意的出生地。 
 
     数千年来,黄氏先人及其子孙在中原大地繁衍生息,他们记住江夏黄氏峭山公家训,“骏马登程往异乡,任从胜地立纲常,身居外境犹吾境,久住他乡即故乡”,以“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坚定信念,铸造人类文明大厦。中国历史源远流长,其侨史内涵更为丰富,意义更为深远。它凝聚着海内外炎黄子孙的智慧与毅力,铭刻着中华民族爱国爱乡的辉煌历史。上世纪40年代至50年代初出任柬埔寨王国首相的华人黄意(1882年至1964年),领导柬埔寨人民不屈不挠进行国家独立的英勇斗争,支持扶助西哈努克国王实现国家独立这一可歌可泣的光辉史实。 
 
     历尽磨砺终奋起 
 
     富袋村单姓黄氏,先人于明朝万历年间到此创祖,距今已繁衍12代,人口已近6000人。 
 
     黄意老叔的父亲黄秋武是以种田为生的乡下农民,母亲林芬是家庭主妇。黄意老叔在故乡黄氏辈序为“际”辈,列第8代;我父亲为“会”辈,列第9代;本人为“来”辈,均是“春田”祖父的嫡系子孙。1882年初春,在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我村的“鳖仔头”山顶一户贫穷人家的一处涂角厝屋(泥沙上建筑结构,至今保留原状)里,一个婴儿呱呱坠地了。谁都不会料到,这个刚诞生的“小主人”后来便是富有传奇色彩名扬四海的海外“大人物”———柬埔寨王国前首相黄意。 
 
    因家境贫寒,老叔3岁时便被父母卖给当地洪阳城里的一富裕人家。8岁时,因父母爱子心切,又赎回家抚养,但无法供其上学。因生活支撑不下去,年仅9岁的老叔只好与父母一起乞讨来到汕头渡口,乘搭红头船漂洋过海到了泰国,后又移居柬埔寨谋生。因生活困难所迫,开始懂事的老叔为不拖累父母,只好投宿于寺庙,曾在乌纳隆寺剃度为沙弥,被寺庙主持收留抚养,认作干儿子并供其上学,在金边法文和柬文学校就读。老叔天资聪慧,加之勤奋好学,很快就精通法语和柬语,不久加入柬埔寨籍。因其品性忠贞,为人正直,备受宗教领袖赏识举荐,1901年,19岁的老叔开始出人头地,还经历了很多世面,并先后任省长、部长、大臣等,1945年8月任柬埔寨王国首相,1955年后改任王国最高顾问。因他任内多有建树,且体察民情,造福于民,深得民心,被当时的国王授予柬埔寨王国大十字架勋章,被誉为大元帅黄意勋爵,后被封为首相。据知情人介绍,老叔与西哈努克亲王的父亲诺罗敦·苏拉玛烈国王志同道合,忧国忧民,常常聚首,共商国是,成为至交。法国殖民统治时期选择王族成员登基继承王位时,曾征求老叔的意见,老叔便推荐了当年还在越南西贡远东中学读书的年仅18岁的西哈努克作为国王继承人。1940年老叔奉命到越南西贡陪小王子西哈努克回柬埔寨登基,并扶助其处理政务。 
 
     关爱侨民树典范1997年2月,应柬埔寨潮州会馆的邀请,笔者率揭阳市侨联访问团赴柬访问,受到乡亲们的热情接待。此行笔者还有一大心愿,就是要寻找老叔的后代。在祖籍揭阳的潮州会馆副会长、黄氏宗亲总会名誉会长黄宋清的大力协助下,费尽周折,终于在金边郊区寻找到了失去联系30多年的黄意老叔的亲生骨肉———小儿子黄汉雄和小女儿黄娜丽。由于战乱,其嫡系亲属远走他乡,各奔东西,有的已移居国外,有的已成冤魂。潮州会馆的乡亲们刚获知黄意首相子女下落,并因家庭经济困难其后裔入学碰到问题时,大家自发筹集了助学资金给予资助,使黄汉雄、黄娜丽兄妹俩感到无比温暖和欣慰。潮州会馆副会长兼秘书长邱怡源深有体会地说:“老相爷(对黄意首相的尊称)生前对乡亲们情同手足,扶危济困,不遗余力,目前,他的后代有困难,我们应大力帮助,使之后继有人。”黄宋清先生激动地说:“老相爷是国宝,其精神务必世代相传。他主政期间,在柬的华侨华人不论在政治上还是生活上受到不平等待遇,只要他获知都在百忙中挤时间过问或派人予以调查解决。有一次,我与金边一当地人因经营生意发生纠纷,当地人恃强凌弱,侵犯正当权益,打官司又偏袒一方,迟迟不予解决,当老相爷获知便立即过问此事,案件便有了结果,使我既挽回了经济的重大损失,又讨回了公道,此事终生难忘。” 
 
     在柬埔寨幸存下来的还有老叔之夫人农浦(我叫老婶),当时住在金边,其女儿黄娜丽育有三女,大女儿及丈夫经营一家进出口公司,二女儿负责其姐夫公司财务。小女儿现在金边的端华学校读初一,她天资聪颖,俊俏美丽,中英文程度不错。最近黄娜丽写信给我称:“小女儿读书费用有些困难,只靠大女婿和好心人资助不是长久之计。他的外祖父黄意生在潮汕,根在中国,请你帮她赴祖国学中文,以继承她祖父爱侨护侨,爱国爱乡的遗志。”我当即复信表示,欢迎其子女到祖国求学,选择合适学校,学习生活费用等方面我定会给予支持帮助。 据了解,黄意老叔的二女婿张明勤(华人),曾任柬王国移民局长、外汇局长。三女婿严莫尼列(柬人),曾任巴南州官、磅针省府副省长、马德望省府省长、柬王国金边大监房监狱长。 
 
     在柬访问期间,笔者在黄宋清先生和潮州会馆副会长黄焕明的陪同下,参观了位于金边市郊22公里的必曾市的“黄氏宗祠”和“华侨墓园”。据介绍,“黄氏宗祠”和“华侨墓园”是老叔主张和亲自捐资兴建的,于1961年竣工。特别是“华侨墓园”作用和意义更大,因当时根据金边市政规划,市政府要求郊区的“潮州义地”迁移别处,考虑到“潮州义地”已有几十年历史,必定有一些无子孙后代认领之墓地中先侨骨殖,于是,老叔倡导兴建“华侨墓园”,以便处理先侨骨殖迁移难题。此举得到在柬华侨华人的高度赞扬,黄意首相关爱侨民,支持慈善事业的美誉至今广为流传。 
 
 

作者: 
黄庆华
来源: 
汕头日报(2007.3.18)
浏览次数: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