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老的一次南澳之行

    饶宗颐先生年已九旬高寿,著作等身,名驰中外。他记性甚强,多才多艺,亲临世界各地考证文物,对故乡潮汕更是倾尽全力,发表真知灼见。现把14年前本人陪其考察南澳岛文物的经过追述如下,以飨读者。 
 
     那是1992年11月18日,我在汕头市龙湖宾馆参加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会议,其间,吴南生提议参加会议的饶老作一次南澳行,因海岛文物丰富,其中有向清南澳总兵周鸿升贺寿的金漆贝雕屏风尤其宝贵。我是南澳人,故自荐当导游。于是,翌早8时半,饶老偕香港《潮讯》总编郭伟川,在时任市文化局副局长陈历明和笔者陪同下赴南澳。 
 
     在岛上受到县各界人士的欢迎。喝茶后,年已76岁的饶老,不顾旅途劳顿,前往前江埔“南澳海防史博物馆”参观文物陈列,又欣赏碑记、匾额拓片展览。 
 
     在海防史展厅,当饶老见到一个酱黄釉堆双龙带流提梁壶时说:“这是重要文物。实际应是宋以前皇宫用的。怎样征集到 ”县文化局长吴占才答:“是我兄占升,约于1981年在南澎海域拖网捕鱼时网获的。”在观赏南宋末帝来岛文物,介绍者谈到当时丞相陈宜中也到了南澳,但后不知所终时,饶老说:“陈宜中想讨救兵去交趾,但后来到泰国。”当看到明朝《猎屿铳城碑记》中安国贤名字时,饶老说:“写南澳史书的作者,历史上最早就是这安国贤,这是我20岁搜集史料时知道的,一直记到现在。”当看到明代南澳副总兵、后来率重兵支援高丽 今朝鲜半岛 击败了倭寇入侵的陈磷,和南澳人、清代抗英名将、广东水师提督洪名香的文物照片时,他说:“这两位将军的贡献,不亚于翁万达。” 
 
     参观完毕,县博物馆长柯世伦向饶老和郭先生各赠《南澳县文物志》。他边翻看边说:“南澳是一座文物宝库。40多年前,陈梅湖先生就修一部《南澳县志》,我当时在编纂《潮州志》时也获知海岛一些历史资料,早就想来看一看。前年在汕大出席潮学会时,林先生 指笔者 也请我来,但因忙而来不成。今天来了,觉得海岛历史文化实在丰富,无论是在中国海防史、对外对台关系史,都占有很重要的位置,确非寻常。过去没来,知之不深;今日来看了,加深认识,东西很多。”大家请他赐墨宝留念,他铺开宣纸,略思片刻,挥毫写下:“题南澳海防史博物馆,海疆文藻,壬申冬月,饶宗颐于南澳。”、“题《南澳文史》,文物宝库,饶宗颐,1992年11月19日。”还应邀写下“太子楼”、“宋城”、“总兵府”,又应本人之邀题书名《南澳总兵传略》、《潮汕佛教史》。还在博物馆留言簿上题:“为全国海疆史文献添一重要新页”。郭伟川先生也应邀题下:“南澳———东南海上龙蟠虎踞之地”。 
 
     接着,大家又到楼下参观碑匾拓片展览。观赏过程,饶老赞叹不绝,说:“泉州因为出一本碑林书,名声大振。你们有这么多碑匾,应出一本《南澳碑林》。”饶老称赞南澳岛历史、文物丰富,很有特色。陈历明同志说:“南澳可出几部书,如请欧瑞木先生写《潮海水族奇观》,图文并茂,可10万字以上;又可出《南澳海防史画册》、《南澳碑林》、《南澳总兵传略》。”饶老赞同,并提议印刷费请潮汕历史文化研究中心帮助。 
 
     中午1时许,饶老顾不得休息,就乘车出发到云、青、深澳考察。在太子楼旧址石群上,细观不成文的奇怪石刻字。当见到地面俯拾皆是宋代陶瓷碎片时,他边拾若干片在手边说:“这些是南宋君臣来此的证物。”接着又去观赏由旅泰侨领谢慧如先生捐款兴建的宋井亭。再至海浪近处、围起石篱的神奇宋井,舔一下井水,感到味道清甘异常,连声称奇。在观海亭观海,听到有关部门已签约要建过海大桥时,说:“港、桥一建,南澳岛就兴旺了。经济越发展,越要弘扬历史文化。” 
 
     接着,驱车前往青澳,从车中观赏路旁半月形的青澳湾,他连声赞叹这个闻名遐迩的海浴天池的壮丽。车沿环岛公路驶过北角山、吴平寨,进入深澳古城,参观总兵府。 
 
     他欣赏了府前郑成功招兵树、粤东“榕王”与抗英八千斤重大炮、碑廊,后进总兵府陈列馆,浏览了南澳总兵史、对台关系史等图文、照片及模型。其中,有吴南生同志在汕所赞叹的清康熙三十八年(1699年 五月十五日,南澳总兵周鸿升60岁庆寿贺礼金漆贝雕屏风图照片及其《荣寿序》复印件。这是1987年8月26日其藏主、法国巴黎某公司创作工程师雅克·马兰德 1927年生 伉俪;在翻译方婉贞女士 潮州城内人 陪同下来访时,由笔者索取所赠。饶老细观之后,说:“从照片可看出,这贺寿屏风实在是工艺瑰宝,难怪吴南生先生在汕头高度评价。” 
 
     观毕总兵府,饶老乘东驰南,登上“雄跨南北双方脊,镇慑云深两澳关”的雄镇关,考察这明朝戚继光率军过此全歼吴平寨贼军的险扼,叹曰:“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 ”车子离此朝西返县城,再行环岛公路至长山尾码头返汕。 
 
     南澳之行,使饶老对海岛情意更深。1994年他应邀为岛上清戍台澎故兵忠魂墓的“望鲲亭”题匾名并撰书其妙联:“环海扬风舳舻千里,归魂瘗旅袍泽百家。”1999年又应邀为宋井风景区题“海宇胸怀”。 
 
     他对我这澳人晚学,也多加扶掖。除莅岛时赐墨之外,还先后在香港应求寄来墨宝:“潮汕庙堂”、“潮汕庵寺”、“南澳县志”、“流芳楼”、“禅宗历史研究”等。成为我甘当抢救民俗文化“苦行者”精神动力。 
 
 

作者: 
林俊聪
来源: 
汕头日报(2006.12.31)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