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汕民国诗坛三潜翁

    古人有名、字、号区别使用,文人则多有别号、室名以示寄意。清朝灭后进入民国期间,潮汕有三位诗人,用了同一个“潜”字,表达了他们无意仕进的价值取向,他们分别是:陈龙庆署其居室为潜园,萧鸿逵别号为潜夫,吴泽庵在礐石客舍名为潜楼。他们入民国后,仍积极入世,从事教育、办报等开启民智的工作。 
 
     陈龙庆(1868至1929),字芷云,初署所居为“餐英书屋”,后易“护庐”,晚年易为“潜园”。先世着籍海阳,避乱居澄海蓬洲所(今属汕头市区)。未弱冠补博士弟子员,负笈穗垣吕香谱门,文誉日噪。前后七赴秋闱,频得复失。遂援例以府经历分闽,复弃去。与台湾丘沧海、梅县杨季岳、大埔何士果、设《岭东日报》社,并任主笔。1904年,在家门张联曰:“家庭办学校,世界进文明”,广招乡中子弟入学,不久创办瀹智两等小学兼师范讲习所,复倡力毓智女子师范。诗简遍海内,曾赋怀人诗百首,梓为《百怀诗集》。所居近龙泉岩翁万达读书处,邀诗友游屐往还,日事题咏,久之辑成《龙泉岩游集》。诗集有《潜园诗稿》。普宁郑国藩撰《故福建府经历岁贡生陈芷云先生传》评曰:“声韵格律近晚唐,尤服膺元白,谓其天趣胜也,晚境趋平易。……君才素捷,每有作援笔立就,时人比之斗酒百篇。然亦往往伤率。” 
 
     萧鸿逵,字秋南,澄海鮀江都溪东人(今属汕头市区),诗集集名《寄园吟草》,陈龙庆为序。萧氏早年弃学从商,经营沪上,后创办南北商业、汇兑银行。甲午中日海战事发,禁米出口,潮州受困,他特请给照籴米平粜始为当局所赏,惠潮道沈挈斋谕开保商局,举其为局董。汕头创办同济善堂,其效力居多,历任总理,惠人不少。后曾劝办山东四川两省赈捐,保升知县加四品衔二品封典。其居乡期间葺修祠宇,修道路、筑寨墙、兴学兴工,诸多要政,无不竭力经营,泽及乡里。陈玉坡先生有《恭题潜天表兄大令玉照》颂其生平曰:“曾经沧海客苏州,今占岭东第一流。端木名儒知货殖,计然成算老持筹。……天意由来春大德,诗歌合祝郭汾阳。”萧鸿逵善画,邱逢甲有《客汕岛题萧秋南明府醉李白图》曰:“天宝年间万事非,禄山在外内杨妃。先生沉醉非无意,愁看胡尘入帝畿。” 
 
     陈龙庆与萧鸿逵之间有唱酬。某年重九,萧鸿逵与友登龙泉岩,写下《九日偕友游岩录呈云叟正和》“深秋气候佳,时逢九月九。诗人喜登高,龙岩堪聚首。人杰地亦灵,兹山得名久。贤臣读书台,寂寞无人守。来客把诗吟,题糕称妙手。乌帽凌江风,白衣送村酒。乘兴从莓苔,石洞会良友。缅怀翁仁夫,遗风终不朽。空刹不见僧,独有一田叟。问客欲何之,黄花东篱有。醉后各言归,明月出溪口。”陈龙庆和以《秋南亲家寄示游诗次韵奉和》:“酂侯未入关,气吞云梦九。建策定中原,霸王且授首。楚汉息纷争,英风传播久。后人隐寄园,长才甘退守。未挥返日戈,暂缩擎天手。长安一局棋,蓬岛三杯酒。着屐龙泉岩,寻得山林友。凭吊读书台,台空名不朽。清泉惜无鱼,望断乘纶叟。持此钓诗钩,留题健笔有。一笑出山来,白云迷洞口。”两诗皆收入陈龙庆编著之《龙泉岩游集》,从诗题看,他们还是儿女亲家。 
 
     吴泽庵(1884至1925年),名沛霖,字泽庵,号梅禅。揭阳县磐溪都人(今揭东县桂岭双山)。四岁渐识字,七岁入私塾,尔后随兄吴雨三游学各地。1902年考取秀才,1904年以第一名进揭阳师范学校读书,翌年毕业。后读广州两广优级师范学堂,数月后母逝而缀学归家,旋赴新加坡执教于端蒙学堂,辛亥革命后任教于揭阳榕江学校。1911年与兄雨三等回故乡创办守约学校任校长。约1912年加入“南社”,与高天梅并称“南北二枝”。1913年至1919年往返于潮汕与越南金塔之间。1920年至汕头,与兄雨三一同执教于礐石学校,署所居曰“潜楼”。周芷园在《礐石山居五十咏》中有“过从晨夕迭赓酹,读书看碑尽箧搜。闲向乱书堆里坐,歌声金石出潜楼。”课徒外专事著述,有《人印庐随笔》、《梅禅室诗存》、《谈艺录》、《谈瀛录》、《读孟蠡测》、《牙慧集》、《共勉录》等。1934年,其兄雨三编辑、高吹万点校之《泽庵诗集》出版,姚秋园作传,谭愚生、戴贞素作序。 
 
     1922年,陈龙庆之女丽春卒,悼以诗,征和四方,梓成《伤春集》,泽庵应征作《寄题 伤春集 并慰芷老》:“老去词人例易愁,何堪更丧女华骝。晴弹一滴伤春泪,磨墨题诗恨未休。生天成佛不妨先,入梦引徵人已仙。说与爷娘供破涕,色空真幻暂随缘。”笔者见到的是陈龙庆1918年前的作品,不能找到陈龙庆写给吴泽庵的诗,颇觉遗憾。 
 
     陈龙庆、萧鸿逵、吴泽庵,抱着相同的信念、做着相同的事业,这正是民国期间潮汕文人的一种生活状态,是值得研究的课题。
 

作者: 
陈琳藩
来源: 
汕头日报(2006.12.17)
浏览次数: 
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