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籍长征干部李沛群

    今年是共产党领导的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胜利70周年。当年参加长征的潮籍老红军李沛群是饶平县海山镇隆西村人,1908年生于贫苦家庭,只读4年私塾,13岁时,他就离乡别井到广州打工。当时广州已成为国民革命运动指导中心,特别是1925年“五卅”惨案后,广州和香港工人为开展对帝国主义斗争举行了声势浩大的“省港工人大罢工”。李沛群积极投身到这场火热斗争中去。1926年1月李在他工作的广州大涌口谓文机器厂加入中国共产党,后又到省港罢工劳动学院学习,接着被派到省罢工工人子弟学校当主任。1927年12月广州武装起义时,他以广州赤卫队第二联队第三大队党代表身份参加这场战斗。1928年至1930年,他被调任香港广东省委联系潮梅特委交通员、上海党中央联系广东省委交通员,后曾任广东省委发行科兼交通科长,1931年4月起担任了地下交通线闽西交通大站工长。1933年3月调任中央苏区最高法院秘书。1934年9月参加了艰苦卓绝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1982年4月,笔者与汕头市原党史办的刘纪铭和市档案馆的黄明华有幸访问了他。当时全省只有63位老红军,而潮汕也仅有潮安的陈德将军和饶平的李沛群同志。时李沛群已是75岁老人,但他仍精神饱满,对过去事情还清晰可追。 
     1932年5月,中央苏区闽西交通大站接到上海中央交通局的通知,要该站派人到广东汕头接送有关人员。当时该站工长李沛群,凭着丰富经验,便责无旁贷地来汕头接“客”。从上海经汕头往中央苏区的是周恩来夫人邓颖超同志,同行的还有项英的妹妹项德芬及其丈夫余长生2人。他们是由中央交通局派人护送来汕头的。当时他们打扮成上层人物,穿着高雅大方、风尘仆仆住进当时一流的“金陵旅店”。 
     李沛群到汕头市后,就到设在海平路98号的“胡广富电料行”———汕头地下交通站接头。站领导要他找旅馆住下暂时休息,等候通知。第二天晚上7时多,陈彭年站长领李沛群到金陵旅店会见邓颖超等人。李沛群早年参加省港大罢工斗争后,被留在广东省委工作,当时邓大姐是广东妇女解放协会的领导人,所以他们经常有联系。 
     陈彭年是位富有斗争经验的同志,为了旅途的安全,要邓大姐化装成城市平民客商妻子的装束,要她头上结个髻。李沛群也改装为做生意人的装扮,认邓大姐为表姐,是陪她到内地找丈夫的。陈又考虑到大埔永定一带是讲客家话,还增派一位能讲客语的交通员相陪,以便随时应付事变。这次行程是由汕头乘火车至潮州,再乘小汽轮赴大埔的茶阳,然后才转入福建永定赴苏区。 
      隔天早晨,邓大姐等人在汕头交通站同志陪伴下,按时来到潮汕铁路火车站,乘坐8时班车开赴潮州城。他们下车后又从西门赶到东门头韩江边,乘开往大埔县的汽电船。小汽轮虽是私人经营,但每人还有一席之地可卧坐。转眼已是黄昏,因水道无夜航标灯,船怕搁浅,只好中途而歇。李沛群与同来的交通员交换意见,认为只要船上不出问题,半夜搁在江边倒也安全。但为了慎重起见,他俩还是轮值护卫着同来的伙伴。翌日,船到大埔茶阳,这里有我们地下联络点“同天饭店”。店里主人孙世阶(共产党员),小声对李沛群说:青溪站来的船已在老地方等候。他们吃完饭后便来到预先约定地方,远处就看到有特殊标志挂着竹帽子的小船,停泊在河边。憨厚的船工余伯刚热情地接待来“客”。当船要解缆启行时,就有一个警察来查问,那位讲客家话的交通员上前递了一支香烟给他,与他搭讪几句也就应付过去。船是大埔青溪站派来的自己备用交通船,只乘坐邓大姐和李沛群等几人,一上船气氛就轻松得多。船行30多公里后便到青溪码头,这里是大埔县的边陲,青溪是汀江边的一个村圩,圩上交通站开设了“永丰”客栈作为联系接待点。邓大姐等人乘坐的小蓬船一靠岸,大埔交通站长杨现邻已在岸边等候,并把他们一行带到永丰客栈,店主余良晋、妻子黄莲开和农民打扮的武装交通员郑启彬、雷德兴等人早已在等候。第二天他们就要开始陆路的行程,从青溪出发赶山路到永定。杨现邻精心安排了一付担架备用。就这样在武装交通员的护送下上路,他们翻山过岭,穿越丛林,经过宝坑、铁坑,到永定境内的桃坑。福建永定是通往苏区的门户,闽西交通大站就设在这里。为了接应邓大姐,闽西红军军官学校调来10多名学员,组成一个护送班,护送他们到闽西的汀州。在这里邓颖超同志与在瑞金主持召开苏区中央局会议后,赴汀州协同部署指挥红军东路军挺进福建漳州作战的周恩来同志相晤。由于旅途的劳累,此时邓大姐已积痨咳血,为了能及时得到治疗,周恩来劝她先行进入中央苏区大后方江西瑞金休养。这就是1932年李沛群亲自带领邓颖超同志,进入中央苏区前前后后的经过。1928年4月朱德领导的“南昌起义”军余部与毛泽东率领的“秋收起义”部队,在江西井冈山会师后,建立起湘赣边的革命根据地。由于工农红军与革命根据地不断发展壮大,使国民党统治集团深感不安。从1930年10月起,蒋介石反动当局,调集大批军队对革命根据地进行不断“围剿”。1934年在“左”倾冒险主义思想路线指导下,我军在第五次反“围剿”中失败。红军主力被迫实行战略性转移,开始了史无前例、举世闻名的二万五千里长征。 
     这时,李沛群同志已调到红都瑞金任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政府最高法院秘书。1934年9月李参加长征随大部队出发。他是工农红军中央第二纵队司令部直属干部连组织委员。这个连队中有董必武、谢觉哉、徐特立、成彷吾、雷经夫及越南人的洪水等领导人,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李随部队向川滇黔边进军,渡过赤水进入川南。后队伍又转向云南札西进兵。这时中央军委为了适应运动战需要,决定在札西县对红军进行缩编。同时调派李沛群等人留下来发动群众,组织武装,成立红军川南游击第一纵队,李被指定为秘书。1935年2月,川南游击第一纵队与五龙山游击队合并,成为川南游击队。但该队不时受到反动军队的袭击和围剿,游击队受到严重损失,结果被敌人打散。李这时又患疴血重病,不得不隐藏在农民家。1936年春节刚过,国民党又进行清乡包围了这个村子,李沛群为了不连累掩避户、保护村里老百姓,主动走了出来,结果遭敌逮捕被押到重庆行营感化收容所拘禁。李伪称他原是国民党兵被红军俘掳过去的。后来由他在泰国的胞弟李子庵,通过与国民党驻泰大使打交道,以华侨身份领保他,当时政府当局为了拉拢华侨捐款抗日,故同意释放李。李沛群同志出狱后重新回到党的怀抱。 
   
  
  
  
  
 

作者: 
秦梓高
来源: 
汕头日报(2006年08月20日)
浏览次数: 
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