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元光诗歌概说

    在粤东潮人的历史文化进程中,韩愈以其治潮八月的功绩使潮人最终完成了自身的封建化进程[1],备受潮人的缅怀和敬仰。而在韩愈之前的陈元光,其历史地位与作用在潮汕地区还远没有得到充分的肯定,其诗歌创作的成就,就更是鲜为人知。本文拟就《龙湖集》[2]等遗存诗篇的思想内容、艺术成就,及其对唐代南方诗坛的贡献等略陈管见,疏漏之处,敬祈方家指教。
     陈元光遗存诗篇共有五言、七言排律诗五50首,《龙湖集》48首,另有二首载于《漳州府志》、《漳浦县志》、《云霄县志》的艺文志中,《全唐诗》及《全唐诗外编》载有其中7首。这些诗篇真实而形象地展现诗人率领士众浴血奋战,开拓南疆的艰难里程,生动地描绘出一幅幅唐初泉潮南方边陲的社会政治、经济、文化以及民俗风情画面,既是诗人一生平蛮开漳伟业的缩影,又是诗人思想情操、审美趣味的集合和反映,是初唐诗坛一朵清新鲜艳的奇葩。下分三方面阐述: 
                    
                            一、刚健入世的主题意蕴
 
     陈元光的诗歌,有关清勤守职,严于律己主题意蕴的诗篇比比皆是。有的直抒胸臆,表达其严于律己、勤谨守职的情操: “诰敕常佩吟,酒色难湎惑”(《喜雨次曹泉州·其二》)[3],“忠勤非一日,箴训要三拈”(《落成会咏》);有的则通过对子女的教诲来表达自己“载笔沿儒习”、“勿坐鬓霜蓬”(《示子珦》)的修身立世之道和勤谨为政思想;他勉以自励、洁身自好、清廉为官的思想在诗中更是时有表露,如《落成会咏·其二》诗中所抒发的:“万古清漳水,居官显孝廉。”《语州县诸公敏续》二诗,更是上述思想的集中反映,诗通过对属下幕僚的谆谆开导,曲折委婉地表达了他忠孝俭朴、清勤守职、诚以待人、严于律己的思想品德。如: 
     移孝为忠吉,由奢入俭宁。 
     长安瞻日月,岭海肃风霆。 
     败事诚因酒,增高必自陵。 
     尊年须养老,使士要推诚。 
     寅协无他式,清勤慎不矜。 
     可见,陈元光的诗歌,表示清勤守职、严于律己的主题意蕴的诗篇占有相当重要地位,是他刚健入世整体主旨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揭示他思想情操的重要组成部分。    
     “达则兼济天下”是儒家直接实践其人生价值的理性精神,突出的具体内容便是积极进取、忠君报国、建功立业。这一精神在陈元光身上有充分的表现,在他的诗篇中更对此有淋漓尽致的抒发。诗言志,诗人自15岁随父平蛮开漳便矢志报效国家,后来父卒继承父志,平啸乱,建州县,兴农积粟,通商惠工,发展经济,设庠序,兴教化,启愚昧,移陋习,使南蛮瘴疬之地的经济文化得到长足的开发与发展,更是在政治实践中体现了他的人生价值,诗人大多数诗篇的主题意蕴,都是这一抱负的抒发。
 
     金戈跃马,浴血奋战平定蛮獠啸乱,是诗人建功立业报效国家生命旅程的开始。“鸿濛开半月,蛇秽破孤军”,“促命茅君起,雄挥记五巡”的艰苦鏖战,壮怀激烈之情在《题龙湖》(五首)中有淋漓尽致的抒发;《平獠宴喜》、《旋师之什》、《晚春旋漳会酌》等诗,则刚健洒脱地表现了诗人“玉钤森万骑,金鼓肃群雄。扫穴三苗窜,旋车百粤空”(《平撩宴喜》)的英雄气概。这些都具有唐代边塞诗的乐观、向上、积极昂扬精神。    
     诗人在南方边塞艰苦征战、创建漳州的时候,正是唐王朝的多事之秋。这期间,“贞观之治”的繁荣昌盛已告结束。高宗末期,武后干政,高宗死后,武后便改国号周,开始了长达15年之久的武周统治时期。诗人在这期间写下的《至人行》、《真人操》、《恩义操》、《忠烈操》以及《云龙》、《风虎》、《圣作物睹》等诗篇,便是他忠君报国坚贞不二政治态度的表露。其诗或以正面抒发儒家三纲五常的思想情操:“国有君王家有夫”、“三纲五常与命俱”(《忠烈操》),“姝子干旌纰,妖淫桎梏凶”(《至人行》),“禄养生成忘义恩,不如鸡犬司门晨”(《恩义操·其二》);或以道家的天道阴阳学说来隐喻武周统治的必将灭亡,赞颂中宗李显匡复唐室的勋业:“纯阳附阴生神龙,伸屈妙运参帝功”。(《云龙》)主旨都在于影刺武后干政篡权的行为,表露诗人对李唐皇室忠贞不渝的思想情操。虽然诗人只有影刺武周的思想,并无反叛武周行为,但这与其正统的忠君报国抱负是并不相悖的。    
     传播中原文化,发展泉、潮南方边陲经济,是诗人忠君报国、建功立业政治抱负的最终实践,也是诗人施展才华,以儒家“王道”、“仁政”思想治政的具体体现,这在他的诗篇中更是随时可见。如《漳州新城秋宴》、《晓发佛潭桥》、《南獠纳欸》、《观雪篇》、《教民祭蜡》、《祈后土》等。平啸乱,诗人不避艰险,实行宽严结合、恩威并济的“宣威雄剑鼓,导化动琴樽”(《题龙湖•其三》)的绥靖政策;创伟业,他勤于职守,清晨巡边途中有他的歌吟:“朝暾催上道,兔魄欲西沉”(《晓发佛潭桥》;他教民祭蜡“‘祈禳称世世”(《教民祭蜡》);他“定策参耆宿”“勤学劝生儒”,(《 语州县诸公敏续·其二》),努力使南方边睡“民风移丑陋,士俗转酝醇”(《题龙湖·其二》),并为艰苦开创后的初步繁荣而高兴:“农效卜岁车,帅阃和民悦。”(《观雪篇》) 
                       
                               二、独具风情的南疆题材
 
     “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王昌龄《出塞》)自秦汉以降,我国西北边塞烽火不绝,血与火铸成了汉族与少数民族之间战争和融合的漫长历史,也留下了多少征夫思妇之咏、塞外烽烟之吟。到了盛唐,形成了以高适、岑参为代表的边塞诗派。然而,在东南边陲,则因浩瀚的大海成了难以逾越的天然屏障,少有异族入侵之虞,在我国古代历史进程中是相对安静的,因而,即使有戎边戍旅之咏,边陲风光之吟,也难以形成与西北边塞诗相媲美的南方边塞诗派。值得一提的是陈元光的诗歌。他的诗歌是他一生开发泉潮东南边塞大业的缩影。残酷的战争生活,艰难的创业旅程,旖旎的南疆景色都是他取之不尽的创作源泉,因而,他的诗歌为后世留下的是一幅幅初唐东南边陲特有的妍丽风光、风土民情以及开发南疆的艰苦斗争画面。现就其选取题材,阐述如下: 
      (一)平定“蛮獠啸乱“的戎马征战生活    
     在其遗存的50首诗中,取材于平定“蛮獠啸乱”的有12首之多,如《题龙湖》(五首)、《平獠宴喜》、《旋师之什》、《南獠纳欸》、《晚春旋漳会酌》、《晓发佛潭桥》等。有征战的频繁,鏖战残酷的描述:“龙湖三五夜,綮戟四迥轮”《题龙湖•其四》),“四顾伤为荆莽垧”,“俄然戎丑万交横”(《候夜行师七唱·其一》);有沙场驰骋激越情怀的抒发:“马鬣嘶风耸,龙旗闪电临”(《晓发佛潭桥》);有凯旋归来,途中轻快的吟咏: 
     火烈消穷北,呈祥应岁东。 
     朝端张孝友,炮鳖待元戎。                                     
                                      ——《平獠宴喜》 
     字里行间流露出一股必胜信心,豪迈英气;还有具体战斗场面有声有色的描绘,如奇兵夜袭的描绘:       
     薄暮天为阴,衔枚肃我旅。
     一火空巢窝,群凶相藉死。                                       
                                      ——《旋师之什》 
     这些都是充满大丈夫立志报效国家的战斗豪情,是盛唐前期士人强烈追求“济苍生”、“安社稷”的理想,热烈向往建功立业不平凡生活的时代精神的反映。 
     (二) 开辟闽粤边陲的屯垦创业生活
     由于陈元光父子奉诏平蛮的行动并非单纯的军事行动,而是唐皇朝一次大规模的有计划开发东南边陲的移民垦屯行动,这从其率领入潮将士的成份及落籍归宿可以看出;“(陈政)奏请援兵。朝命以政兄敏、敷领军校五十八姓来援,敏敷道卒”[4];“陈元光率领的广大官兵,落籍于潮州、漳州等地,经过长期生产与生活上的交往,生男育女、繁衍后代已与当地居民逐渐融为一体,慢慢地把畲、瑶等少数民族同化在汉族大家庭中”[5];陈元光不仅直接投身于艰苦卓绝的征战生活,而且直接参加了开辟边陲、传播文化,教化帮助当地人民发展经济,稳定社会政治、生活秩序的创业治政生活。有关屯垦创业生活的诗,如《漳州新城秋宴》、《修文语士民》、《教民祭蜡》、《祈后土》、《喜雨次曹泉州》(二首)、《公庭春宴》、《语州县诸公敏续》(二首)、《落成会咏》(二首)等等。有传播中原文化,介绍中原隆重祭祀天地宗教仪式“教民祭蜡”和“祈后土”的庄严;有为民向上天祈雨,为“絪縕云作瑞,黮黑登 雨成声”(《喜雨次曹泉州•其一》)的喜悦;有实行偃武修文政策,励行教化,使士民得以休养生息的感奋,“修文休众士,赐命自皇朝”(《修文语士民》);还有当地少数民族归服朝廷后物产丰富景象的描绘:“南薰阜物华,南獠俨庭实”(《南獠纳欸》);更有潮漳地区经艰苦创业后初步繁荣画面的展现:“年康收篚文,庭实陈秋荻”(《喜雨次曹泉州·其二》),“农唤耕春早,僧迎展拜钦”(《晓发佛潭桥》)。在读者面前真实地呈现出当时潮、漳地区经济文化的发展情景。同时也可看出,诗人是把自己的命运紧紧地系于南疆大地的,他的诗歌,就是初唐时代潮、漳地区经济文化发展进程的历史反映。
     (三) 南方边陲的山水风光民俗风情    
     陈元光的诗篇大多因事而赋,因地而咏,因景而作,南疆独特的泥土气息扑鼻而来,南疆景物俯拾皆是,如: 
     原上干花雨,湖边百草铺。 ——《题龙湖•其二》 环堤森雾伏,壁水湛天枢。 ——《题龙湖·其一》 千山红日媚,万壑白云浮。 ——《半径寻真》 鸿飞青嶂杳,鹭点碧波真。 ——《漳州新城秋宴》 木石森驺伏,云烟拂旆旌。 ——《神湖(潮州)三山神题壁·其一》[6] 
 这些诗篇展现在读者眼前的是一派泉、潮南方边陲清丽的景象,有特定区域性风土色彩。 
     陈元光的山水风光诗,往往不只是一般风光景物的吟咏,而是饱含着浓郁的南方边塞民俗风情。有土著民族的服饰、生活神态的描绘:“野女妍堆髻,山獠醉倒壶”(《题龙湖·其二》);有当地人民从事渔猎、海运和刀耕火种的生产劳动镜头的掠影:“山畚遥猎虎,海船近通盐”(《落成会咏》),“施罟截港捕鱼虾,火田畲种无耕犊”(《候夜行师七唱•其四》)。使我们在领略南方古朴明媚的风光之余,依稀窥见这一远离中原的偏远海隅初唐时代的社会生活风貌,有其独特的南疆特色。    
     此外,陈元光的诗歌也有部分取材于自己对故乡和亲人的深深怀念之情的,如《半径庐居语父老》(二首)、《半径题石》、《故国山川写景》等。诗人励志开发南疆,少有客居他乡羁旅艰辛之感,怨妇征夫之愁。他定居潮州、漳州先后共41年之久,娶妻种氏就是当地的蛮獠人[7]。因而,他对故乡与亲人的怀念着重于对亲人生前的教诲、辅佐他完成平蛮开漳大业的深深的敬仰,以此激励他去完成艰苦创业的宏图,如他对祖母魏氏的怀念:“寒猿号岭表,添我哭声哀”(《半径庐居语父老》);他对家乡的怀念也着重于对“礼节传家范,簪缨奕世芳’,(《故国山川写景》)的世家望族的自豪与怀恋,既有优越感的流露,也有勉以自励奋发图强的情感抒发。也因此,陈元光的这类题材诗歌,总是能在哀婉之中显出俊健的内蕴。 
 
                          三、俊健清丽的艺术风格
 
     艺术风格的形成,是作品成熟的标志。陈元光的诗歌不是他苦心孤诣的结晶,而是他战斗、劳作余暇的感情渲泄,综观其遗存诗篇,虽然尚未臻于娴熟无瑕的境界,但还是比较突出地形成了自己的艺术风格,其俊健清丽的艺术风格,也是具有鲜明的南方边塞特色的。历代的西北边塞诗都以雄浑苍劲、粗犷豪放著称,如陈琳的《饮马长城窟行》、曹植的《白马篇》、北朝的《木兰辞》以及唐代高适、岑参等的边塞诗,都是典型的例子。这种艺术风格既与诗人的气质、生活阅历有关,更与西北边塞大漠茫茫,戈壁苍凉荒渺,以及残酷的战争生活有关。而在江南,则因南国风光的秀丽及南方人气质的文秀而历代诗歌均多呈现为不是明快清新,就是恬淡宜人、婉约绮丽的艺术风格,“海水梦悠悠,君愁我亦愁。南风知我意,吹梦到西洲”的南朝民歌《西洲曲》就是典型的例子。陈元光的诗歌则既不同于西北边塞诗的粗犷豪放,也不同于一般南国诗歌的绮丽婉约,它融南北诗歌风格于一炉,形成了俊健清丽的独特艺术风格。例如《晚春旋漳会酌》:   
     帝德符三极,皇风振四夷。 
     将轺春暮饮,士卒岭南驰。 
     马啸腥风远,兵歌暖日怡。 
     妖云驱屏迹,芳卉媚迎诗。 
     拍掌横弓槊,徘徊索酒厄。 
     阴崖窜蛇豕,暗笑使君迷。 
 本诗是诗人于永隆二年配合循州司马高琔,取得对“蛮獠啸乱”的彻底胜利后,宴请朝廷派来犒赏的使者时所作。诗中有弭兵之暇“芳卉媚迎诗”的闲情逸致,也有厉兵秣马整饬军队“拍掌横弓槊”以防不测的居安思危思想,更有着手准备建置州郡、拓地垦屯开发南疆的雄心壮志。把战争的“腥风”、“妖云”和战后残存的“蛇豕”与战马嘶啸的壮观,兵歌吟诵的喜悦以及芳卉迎诗、春暮畅饮交织在一起,让残酷的战争与如画的南方边塞风光、胜利的喜悦情绪和谐地揉合起来,形成了刚柔相济,外柔内刚的审美意趣。全诗格调清新明朗,绮丽秀媚之中隐隐透出一股干练自信、雄心勃勃的男子汉气概。    
     无论是浴血苦战之惨烈、艰难创业之苦辛,抑或花香鸟语之悠闲、返朴归真之恬淡,陈元光的诗,总是能在壮怀激烈之中透出悠闲自在的逸致,于妩媚、恬淡之中显露刚毅豪迈的底蕴,让人同时领略到红日白云的闲雅和纵横捭阖、所向披靡的气势。整首诗是如此,诗中的片断,甚至上下联、上下句也屡屡可见诗人的这种独特审美意趣。如: 
     原上千花雨,湖边百草铺。 
     分曹驱鹿豕,犄角困獐狐。                               
                                           ——《题龙湖·其二》 
     飞花曲径深,诗落海鸥吟。 
     马鬣嘶风耸,龙旗闪电临。             
                                            ——《晓发佛潭桥》   
 这里花团锦簇、曲径通幽的美景与沙场鏖战的壮烈景象交相辉映、水乳交融,柔中有刚、刚中有柔贯通一气。又如: 
     楼船摇月鉴,阁鼓肃冰壶。  
                                            ——《题龙湖·其一》 
    地险行台壮,天清景幕新。                           
                                            ——《漳州新城秋宴》 
 两例上下句意境并非一致,但龙湖如镜之美与“阁鼓”声音之悲壮苍凉,“行台”地势之险要与“景幕”的凄清峻丽却也浑如一体,不可分割。可见,陈元光诗歌艺术的独到之处,就是以其文韬武略的内在气质,“溶融了南北诗歌两种不同艺术特点于一炉,形成了独具一格的艺术风格,诗歌情调跌宕起伏,景象摇曳多姿,在妩媚之中显俊健,于婉约里见慷慨”[8]。这种俊健清丽的审美特质,就是其诗歌独有特色,也是其诗歌的特殊艺术魅力。
     诗人自少年随父从军,转战泉、潮沿海边陲,山清水秀的南疆妍丽景色,原始古朴的民风,残酷的征战生活,艰难的创业里程,是他人生色彩缤纷的生活画面,南方边塞的这些自然环境、文化氛围,以及诗人的生活感受制约限制着他的审美意趣,使他形成了阳刚与阴柔交相辉映浑然一体的审美趣味,使陈元光的诗歌能自然摆脱齐梁以来绮靡浮艳诗风,融南北诗歌风格于一炉,自成刚健明快、清新峻丽的风格,也使陈元光的诗歌具有独特的南方边塞特质。    
 
     综上所述,可见陈元光的诗歌,无论是思想情趣、生活题材,抑或艺术风格,都是独具南方边塞特色的。尽管他的诗歌多有因事而赋的铺陈叙事特点,少空灵之气;艺术形式也比较呆板,说教痕迹颇为明显,尚未达到“羚羊挂角,无迹可求”[9]浑然天成的境界,带有初唐陈子昂等同时代诗人“拙率”[10]的时代特点。陈元光虽然没有诗歌理论流传于世,然而他的诗歌创作,却无疑呼应了陈子昂大力倡导的诗歌革新精神,客观上响应了诗歌革新运动,为诗歌革新运动做出了实绩,做出了贡献。更为可贵的是,陈元光的诗歌创作,以其浓郁的南疆乡土气息和清新峻丽的艺术风格为南方边塞,尤其是东南边陲后来的诗歌创作树立了楷模,为潮、漳地区历史文化的健康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从这点看,他的诗歌更是我国唐代南方诗坛上的一面光彩夺目的旗帜。 
  
 注释: 
 [1] 参阅王治功、张惠民、翁奕波《潮人文化六千年》,载于《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版1991年第4期。 
 [2] 载其裔孙陈祯祥编撰《颍川陈氏开漳族谱》和其裔孙陈有国编撰海外槟城版《陈氏族谱》。此两部书现分别存于厦门图书馆古籍部和龙海县东园乡潭头村陈氏家族。 
 [3] 见何池著《陈元光(龙湖集)校注与研究》,第28页,鹭江出版社出版。本文所引陈元光诗,皆载于此书,为了行文方便,以下仅于文中标明诗题目,不再注明出处。 
 [4] 见《四库全书•福建通志•卷30•陈政传》。 
 [5] 见贝闻喜《陈元光与潮汕历史文化》,载香港《国际潮讯》第十三期。 
 [6]《神湖州三山神题壁•其一》,见何池著《陈元光校注与研究》,题目第一字“神”似应是衍文,“湖州”似应为“潮州”,因形近致误。 
 [7] 见林瑞峰《陈元光对促进汉畲关系的贡献》,载《漳州历史与文化论集》第121页,福建省历史学会厦门分会、漳州市历史研究会合编。 
 [8] 见何池《唐南方边塞诗及其开拓者陈元光》,载《陈元光校注与研究》第110-120页、119页。鹭江出版社出版。 
 [9] 见南宋严羽《沧浪诗话》。 
 [10] 清•李慈铭评语,见《越缦堂读书记•八》。
 

作者: 
翁奕波
来源: 
汕头大学学报(1992年第4期)
浏览次数: 
4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