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平重建时期的柬埔寨金边潮人

    素有“小潮州”之称的金边市,上世纪70年代中期华人惨遭洗劫,至上世纪80年代初,有部分潮人带着仅存的一点家资冒险再闯金边。以后随着新政府成立,华人权益有了保障,至今,潮人已可安居乐业。 
     柬埔寨首都金边市,20年来伴随着“和平重建柬埔寨”的步伐,人口急剧增长,至目前全城人口近百万。其中华人20万,潮汕人在华人中占15万之多。  
     上世纪70年代中期,当时的柬埔寨政府实行“金边空城下乡运动”,华人惨遭洗劫。素有“小潮州”之称的金边市,许多靠多年艰苦创业发展起来的“百万富翁”,一夜之间一无所有。侨居金边的华侨全部被驱逐至乡下,强迫劳动,受尽歧视、虐待,有的被活活饿死,有的贫病交加,被折磨致死。据不完全统计,在这场浩劫中,潮人饿死、病死人数全柬近30万。而少数人则冒着生命危险,顶着丛林、山地、海洋的恶劣条件,以及奸商、流氓、地痞、土匪的凶恶袭击和摧残,逃亡到加拿大、美国、澳洲、香港、澳门等地,以“难民”身份而定居下来,许多潮侨一提起这段辛酸的日子,都言“不堪回首”,万分感慨。 
     上世纪80年代初,有部分潮人带着剩存的一点家资,冒险“试试”重返金边,原住乡下的部分潮人也开始来闯金边。开头房子很便宜,100平方左右的楼房约需100克左右的黄金即可买到。以后随着柬埔寨新政府的成立,实行平等的民族政策,华人的权益得到保障,居住在农村的潮人更放胆地闯进金边。至上世纪90年代初,金边潮人已超过10万,目前已达到15万之多。其中约有二成人是重返金边的潮侨,其余八成人是从农村来的“新人”。  
     初来金边的潮人,普遍都像“出世仔”一般,赤手空拳,靠自己艰苦奋斗,白手创业。他们有的上无片瓦,下无寸地,只能投亲靠友,寄人篱下,借点本钱做小生意,先解决食住问题,有了立足之地后,再逐步发展。笔者赴柬埔寨探亲旅游抵金边时,跟外甥阿俊前往一家有相当规模的七彩电脑冲印相馆,同一位潮籍姓李的老板交谈,深受启发。他今年50多岁,原住金边,当时金边政府通知他下乡三天后就回来,但一去就是三年多。他们下乡后饱受饥饿之苦,10人一顿饭只半斤米 0.25公斤 ,吃不饱就吃香蕉杆,有的人吃得水肿,要是再拖一两个月就会饿死。笔者问他:“现在能有这么大型的七彩电脑冲印设备,生意做得这么红火,是靠什么起家的 ”他伸出两只手说:“我初到金边,一无所有,就靠这10个好朋友 指两只手10个指头 帮助,白手起家的。原来身边存点钱,再向亲朋借一点,凑集起来买了便宜的楼房和简单设备,以后赚了钱,就逐步更新设备,扩大营业范围,经过十多年的努力,才有今天。  
     笔者在金边探亲旅游期间,还结识另一位姓洪的潮阳老乡,他年近花甲,身体硬朗,平日勤劳俭朴,目前专做从泰国运来的批发药品生意,生意除金边外遍及柬埔寨各省。他有个能干的妻子,协助他做生意。1983年来到金边,开始没有本钱,就先向泰国老板借本钱搞代销,他深信其父的教导:“生意细细会发家”,一步一个脚印,经过12年的奋斗,生意从小到大,目前的家业相当可观,有2个铺面,400多平方米的三层楼房,汽车2部。现在3个女儿,2个儿子,3个女婿均在店中经营生意,并雇一名当地人为他当会计。 笔者还结识金边另一位姓黄的潮籍大亨,潮汕人经商有道,赚钱有术。他在20多年的战乱中险些丧命。人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由于他娶了个高棉人做妻子,这个妻子对金边的情况很熟悉,交际甚广,人际关系甚好,消息灵通,脑筋也很灵活,因此,在上世纪80年代初期重返金边时,就积极帮助丈夫进军房地产,动用自己的全部积蓄并向亲友借贷部分,买下几处旧楼房、仓库,后来适时抛出,获利甚丰。人们估计他目前的资产可能有百万美金以上。但他仍不满足现状,继续扩大经营,除房地产外,还与法国一客商洽谈合伙经营葡萄酒的生意。  
     在金边的潮人,多数是经营商业,如自己有临街铺面,则前面做生意,后面或二楼作住家。无临街铺面的则在街头巷尾摆摊设点。更多的潮人是在各集贸商场设立固定摊档,经营小百货、文具、烟酒、食品、录音录像制品、服装和水果,有的则经营金银首饰。目前金边市最大的集贸商场,一是奥林匹克商场,一是新市商场,都有摊档位2000个以上,其中潮人开办的大约占有六成多。每个摊位小的六七平方米,大的十左右平方米,寸土寸金。他们坚信那里是发家之地,整天蹲在那里,寄予很大期望。笔者几次到这两个大商场购买一些商品,几乎都是用潮汕话面谈成交的。大街上的饮食店多数为潮人所经营,笔者吃过几次小食,都是潮人开办的饮食店。
 

作者: 
陈景明
来源: 
《汕头日报》(2006.06.11)
浏览次数: 
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