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日昌整顿吏治

    丁日昌,字持静,号雨生,又作禹生,1823年出生于丰顺县汤坑坪金屋围,晚年定居揭阳榕城镇。丁氏幼时,秉性聪颖,博闻强记,过目成诵,被誉为神童。13岁丧父,道光22年中秀才,因家贫不能遂志。虽然出身寒微,一介书生,既非进士出身,又没有显贵亲戚可以攀附,却能官运亨通,实有其过人之处,遐迩传颂。  
     丁日昌是晚清官拜一品的封疆大吏,洋务运动的实干家,在几十年的宦海生涯中,屡蒙朝廷擢升。为报知遇之恩,为统治阶级的长治久安尽忠尽职,始终遵循为官之道在于勤政爱民的原则。眼看贪官污吏鱼肉百姓,他首先是大力整顿吏治,结合当时的形势,提倡治外与治内相结合,富国强兵与整治吏治相结合。他义正辞严提出要“肃吏治以靖其内,修武备以靖其外”。“整顿吏治是自强之本,富国强兵是自强之用”。他的主张得到了清王朝的赞赏与支持。  
     丁日昌就任治江苏巡抚时,微服暗访,凡州县一举一动,衙蛀土豪有侵害人民者,虽有僻远,必洞察无隐。为了告戒僚属,他保持廉洁作风,亲自撰联在抚衙朱红大柱上:  
     官须呵出,干来若处处瞻顾因循,徒负刑章终造孽;  
     民要持平,待去看个个流离颠沛,忍将膏血入私囊。  
     他自己处处以身作则,不辞劳苦办事,刚毅果断。“两年间,清理积案二十七万余起”。《丰顺县志》记载丁日昌政绩:“每当夜阑秉烛,案牍高可隐人,靡不亲自稽核。每阅到百姓枉屈不伸,或受差凌虐,唏嘘太息,凄然泪下。或见勤政爱民之事,则呼群僚共赏。”对官场积弊,丁日昌深恶痛绝,曾在奏疏中说:“闽省吏治日下,官吏以百姓为鱼肉,百姓以官吏为寇仇。”他对待贪官污吏非常痛恨,一经发觉必定严办,决不宽贷。在江苏如此,在福建也是如此。他在处理福州船政局贪污渎职案时,不但斩决案犯文绍荣、沈纯等三人,连福州将军兼闽浙总督文煜等一批权贵也参奏交部议处。当时上海《字林西报》有一报道:“(丁日昌)常以严彰僚属,去贿弊而饬官风,事无巨细皆亲自度裁,绝不假手于人。”在台湾,贪官横行,有恃无恐,丁日昌去后,仅二年间,惩办了知府凌定国,副将周振邦,彰化知县朱干隆等贪官污吏,因而“一时吏治整肃”。由于丁办事公正严明,鞠躬尽瘁,铁面无私,当然得罪了一些人。“抚吴半年,虽鬓发尽白,仍免不了招来一连串的诽谤。”光绪元年,慈禧在北京接见他时说:“你在江苏,官场恨你,然百姓都感激你,我也知道。”  
     丁日昌认识到:“民心为海防根本,而吏治又为民心之根本。……若不整顿吏治,团结民心,仍未免有名无实,买椟还珠。为了团结民心,既要整顿吏治,又要关心老百姓的生活。”他因出身贫苦,比较了解下层人民的疾苦,同情人民的不幸遭遇。在《复翁叔平尚书》函中,说:“……然世人只计一家哭,不计一路哭也。愚家贫,故深知闾里疾苦。衮衮诸公,何曾一人做过穷百姓?”又说:“此间时事更不如前,有司一蟹不如一蟹,民怨而官不闻……当官吏吃烟饮酒呼卢喝雉之时,正百姓哀吁无门之时。”他在福州巡抚任内,先后发生两次水灾,都亲临灾区指挥拯救。1876年6月,闽江暴涨,洪峰冲击福州城,东西南三面水深七八尺,丁日昌率领文武官员冒着暴风雨登城指挥,坚持六昼夜,使数万居民免遭洪患之虐。1877年5月的灾情更严重,丁日昌抱病指挥抢险四昼夜,病情转剧,口吐鲜血。《字林西报》盛赞他“……抚宪于水甚之际,日夜不辍,亲视各城楼。遇饥民则含泪给食,啼者则含泪以慰……”,日昌离闽回籍养疴时,当地父老“饯东门,榜于衢曰:留中丞,活百姓”。1876年至1878年西北秦晋三省数十县郡发生史无前例的大灾荒,除饿死和逃荒之外,尚有600万人奄奄待毙,急待救济。时日昌正在揭阳养病,闻讯即大力疾呼组织募捐。由于他的热心劝募和各地董绅协助,至1878年5月,在潮汕一带及省港、新加坡、小吕宋、越南各埠和台湾,综计经他的手捐款逾百万元。在当时为各省之冠,亦开数百年来捐款救灾之先例。丁日昌也因此成了一代名宦,名载青史。
 

作者: 
谢惠如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6.06.07)
浏览次数: 
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