造福于民的薛侃

    薛侃(1480至1540年),字尚谦,号中离,明代揭阳龙溪都凤里人(今潮州市庵埠镇薛陇村)。正德十二年(1517年)登进士。 
     薛侃登进士后,旋即归乡,偕其哥薛俊、侄薛宗铠前往赣州师事理学家王阳明(王守仁),凡四年。正德十六年授官,专掌传旨册封等事官职。越二年母病逝,尽人子之孝。丁母忧时,在故乡附近的桑浦山创建宗山书院,纪念业师王阳明,与侄宗铠在此传播王阳明的理学,宣扬“知行合一”,造福社会的主张,前来学习之有数省共百余人,盛极一时,将王氏理学传之岭南。 
     薛侃协助桑梓百姓制订乡约。乡约从实际出发,使家乡黎民乐意执行,维持伦理纲常和社会秩序,对安定社会起了一定作用。 
     嘉靖七年,薛侃倡议浚中离溪。此溪起自龙溪,经揭阳西淇,至桃山汇入榕江。使农者利灌溉,商者利货运,行者利舟楫。正如史中所载:“造福于海、揭二县,龙溪、地美东浦、桃山等都之众。”(《薛侃开溪记》)从动员筹备到动工开凿的近半年时间里,薛侃积极协助筹款、设计,亲自监督、施工,使工程顺利进行。其所付出的劳动是巨大的,成效也十分明显。所以当代学者在《中离溪散记》中说:“薛侃为民开辟中离溪,这并非愚蠢地破坏自然资源的长官意志所可比拟的,小小清流,反映出封建社会的平民与上层人物那么和谐地共呼吸。” 重修鸡笼径。由海阳至揭阳必经的鸡笼径,石地崎岖、倾狭、虽步行可通,然肩挑负重者经过甚是劳苦。为此薛侃广泛征求官民人等意见,拟定办法修筑扩大,并不辞辛劳,奔走筹资,得到附近乡民大众的热心帮助支持,终于使鸡笼径崎者平,狭者宽,倾者复,涉者有支梁。 
     加固韩江堤。薛侃深感加固韩堤的重要性,因而勇于上书向有关部门陈述:“吾潮负丛山,抱南滨,群注攸汇,龙溪、地美……等处尤为‘裔流激冲’。夹溪为庵埠坊决,则巨浸百里,沉庐倾楮,禾稼弗登。”请求拨款,对韩堤“衍而宏之”,终于如愿。此后群众“岁岁若兹,吾无鱼鳖之虞矣。” 潮州、揭阳、海阳等府县志中还有不少关于薛侃为民众办好事、造福乡里的记载,如:建筑龙头桥和登岗桥等,“登岗桥在桃山都,五洞各广二丈五尺,高二丈,为乡贤薛侃所倡建。”这都足以说明薛侃在生时贯彻其“知行合一”,关心民瘼,体恤下情,身体力行。  
     薛侃在京为官,大义凛然,敢作敢为,无视权贵。正当世宗皇帝焦急“祈嗣”时,他更感于庄敬太子薨,嗣位久虚,上疏皇帝:“祖宗分封子弟,必留一人京师司香。有事居守,或代行祭飨。列圣相承,莫之或改。至正德初,逆瑾怀贰,始令就封,乞稽旧典,择亲藩贤者居京师,慎选正人辅导,以待他日皇嗣之生。”不料奸徒彭泽竟藉此献计于权奸张孚敬,蓄意害其敌对夏言,强说“薛与夏同谋,居心叵测。”终使薛侃遭受严刑拷打,但不认与夏言有何关系,他不无讽刺地对皇帝说:“以皇上之明,犹为彭泽所欺,况愚昧如侃者乎!”皇帝明其意,终于遣戌彭泽于云南,而薛侃也被削职为民了。1536年,薛侃远游江浙,又遇名理学家罗念庵,薛氏甚喜,遂与罗氏大力探讨学问。不久,薛氏受聘讲学于罗浮山永福寺,从学者百余人。后又为东莞学者迎至玉壶洞,继续研究经典。继迁惠州,1540年返回故乡薛陇病逝,享寿60岁。 
     薛侃一生中,身处江湖之远,仍思其君,更思其民。关心民瘼,体恤下情,信奉王阳明“知行合一”学说,并坚持“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觉精察处即是知”的原则,他曾对学生说:“居官则思益民,居乡也思益乡。”这也是薛氏启示后人的至理名言。 
     薛侃虽罢官为民,却不自怨自艾,竟集中精力于家乡的建设和学术研究,实为难能可贵。他的一生中著述颇多,如《研几录》、《图书质疑》、《传习录》、《鲁论真诠》、《经传论义》、《训俗垂规》、《乡约》……等。后人集其著述为《中离先生全书》。
 

标签: 
作者: 
谢惠如
来源: 
《汕头日报》(2006.04.16)
浏览次数: 
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