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籍侨领张振勋

    承蒙慈禧太后召见,呈上“条陈商务事宜折”,引起海外各地华侨的关注。
 光绪二十九年(1903)潮籍侨领张振勋福星高照蒙慈禧太后召见,垂询商务事宜。这引起海外各地华侨的关注,起着很大效应。
 张振勋之所以被慈禧太后召见,是他艰苦创业,成为海外富甲一方的豪商。他热爱祖国,热爱家乡,对祖国贡献很大。他一方面积极响应清王朝,招徕海外华商筹资发展实业,在祖国各地大力投资,其投资形式:一是直接到国内创办企业,光绪二十一年 (1895)张振勋在山东烟台创办张裕酿酒公司,投资 300万元,在烟台购地3000亩,聘请奥匈帝国驻新加坡副领事Baron M.VonBabo为技术专家,引进良种葡萄,进口新式酿酒机器,于光绪二十四年(1898)开始造酒。清朝政府要员盛宣怀还举荐上海的一个玻璃厂为他的酒厂造酒瓶。清朝准许他15年的注册专利和3年免税,几年以后,该厂发展迅速,厂屋地窖规模宏大,为远东有数的酿造企业,所制葡萄酒曾在中外博览会展出,屡获金牌,张裕酿酒公司是中国第一家生产西式消费品的现代私人企业,在民族工业发展史上占有独特的地位。还在佛山创办机器制砖的裕益公司,在广州创办机器织布的亚通公司,在惠州创办机器制造玻璃公司,在雷州创办垦殖公司,在平海盐田创办福裕公司。二是购买国内股票,光绪二十二年(1896)末清朝军机处通过决议,开办中国通商银行,盛宣怀电请张振勋投资私人股,每股五十两,张振勋乐认二干股,共十万两,是私人股的最高者,1897年5月22日,大清银行在上海正式成立,张振勋是董事之一,并出任总经理。1896年盛宣怀委托他到南洋为粤汉铁路招集股本。粤汉铁路第一期计划投资700万元,这在清朝政府财政空虚的面前是个巨大数字。为保证计划不落空,张振勋运用其海外第一流华商的影响力来招集股本。当年12月,在《槟榔星报》刊登启事,号召华商投资国内铁路建设。1898年,他又在新力口坡开办粤汉铁路的招股分局,尽力解决海外华商害怕国内官僚体系的难缠的思想顾虑,虽未全额招股,也尽其力。
 张振勋另一方面积极为祖国的社会福利事业捐巨资,得到清政府荫封,步人仕途。光绪十五年 (1889)皖省严重旱灾,江南一带水灾,上海道台龚照瑷致函新加坡领事左秉隆,恳请他在南洋劝赈救灾。张振勋得知后,捐巨资救济国内灾害,得候选同知衔。1891年,黄遵宪出任新加坡总领事。张振勋积极支持黄遵宪维持侨民利益,密切华人与祖国的联系。 1893年3月,黄遵宪推荐张振勋担任驻扎槟榔屿副领事。张振勋在领事任内,努力促进侨胞团结,发展华人经济实力,并捐资8万元创办了马来西亚第一所华侨学校——中华中小学校。1894年7月,黄遵宪奉调回国,张振勋接任新加坡总领事。光绪二十九年 (1903)张振勋慷慨捐20万元创办路矿学校,又得授候补三品京堂。至此,张振勋已跻身于上层封建官员阶层。
 清王朝开展洋务运动多年,未能改善王朝国库空虚,经济面临崩溃的局面,慈禧太后再三筹思计策,图望征求社会贤达献大计拯救清王朝岌岌可危的厄运。就在这个时候张振勋经曾驻新加坡领事左秉隆、主管经济大臣盛宣怀、外交家思想家黄遵宪等人大力推荐,于光绪二十九年(1903)福星高照,蒙慈禧太后召见,垂询商务事宜。张振勋是不凡的企业家,他具有高瞻远瞩的经济眼光,宏大气魄,向慈禧太后呈上了洋洋数千言的“条陈商务事宜折”,陈述他对发展中国商务的看法。
 张振勋条陈的总体设想是农、工、路、矿诸业并重发展,把整个经济纳入商品经济轨道,与宫办脱钩,通过招商集股全面发展经济。张振勋认为必须解决自强运动以来现代企业官办、官督商办,但实际是官僚的控制;企业管理不善,贪赃舞弊,致使祖国商业事务停滞不前,当务之急是根据我国的具体条件和学习外洋的成例积极招募商人,组织公司,开办农、工、路、矿实业。他呈上了兴垦山林种植议、兴垦山利矿务议、招商兴办水利议、招商经理铁路议等内容详尽的十二条议。而十二条议实现的前提是保护商人利益,特别是保护回籍兴办企业的海外华商的利益,抑制官吏的腐败。
 慈禧太后把张振勋的条陈交给主持筹建商部的戴振、伍廷芳妥议,二臣认为,有些条议可以马上实行,有些则可稍微变通以后实行,有些现时不能实现,等商部建立以后,再逐步实行应办之事。上谕从之。
 张振勋此次面谒太后,深得慈禧宏信。慈禧委以招徕海外华商之任。张回南洋后,到各商埠于华商集议,讨论回国投资事宜。次年(光绪三十年)春,太后谕令召见张振勋,面询南洋招商情况及诏诱良策。张振勋再上一折,陈述如何招徕海外华商的办法。
 商部详细披阅了张振勋的条陈,认为其论实有可取,最重要的是可让政府不要出钱即可振兴商务,因此建议朝廷委派张振勋作为考察外洋商务大臣。先令他筹集资本办成几处成功的实业,再加以推广,若日旧无功再撤销他的差使。当年9月,朝廷降谕,提升太仆寺少卿张振勋为太仆寺正卿,并担任商部考察外埠商务大臣,督办闽、广路矿事宜。次年,张振勋因“劝募巨款”,又得到头品顶戴。
 慈禧太后对张振勋的专门召见,实在是张振勋的殊荣。即使是清王朝督、抚、提、镇等封疆大吏一生也难得面谒太后。这可说他蒙太后召见是其“福星高照”,张振勋呈上的“条陈商务事宜折”,陈述他对发展中国商务的看法,确实表现了他高瞻远瞩的经济目光、不同凡响的企业家宏大气魄。 
 

标签: 
作者: 
黄瑾瑜
来源: 
文化周刊
浏览次数: 
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