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元

    唐伯元,字仁卿,号曙台,澄海县苏湾都仙门里(今属溪南镇)人。生于明嘉靖十九年(1540年),卒于万历二十年(1597年)。
  唐伯元以清节知名,在治政和治学上都很有建树。嘉靖四十年(1561年),唐伯元考中了举人,认识了潮阳周光镐,成为莫逆之交,此后还结成姻亲。周光镐的父亲周孚先是潮中知名学者。他曾在南京与江西永丰吕怀同拜大学者湛若水为师。唐伯元与周光镐结识时,周孚先已去世,遂于隆庆二年(15685年)一起赶到永丰石塘拜吕怀为师。三年后,周、唐一同上京赴考,结果周光镐一举登第。唐伯元落第后独自到石塘住了数月,每天帮吕怀修订《历纪古义》,师徒相处甚治。唐伯元从吕怀处接受了湛若水的学术观点,并使之更具实践性。又过了三年,唐伯元终于得中进士。
 半年后,唐伯元被委任为江西万年知县。万年是个新设小县,以正式制科进士为万年县令,还是从唐伯元开始的。在陈一松等乡亲勉励下,唐伯元高高兴兴地前往履任。由于他以民为重,施政有方,所以一年后调离时,百姓还为他立了生祠。唐伯元离开万年后到泰和任知县。在泰和五年,清廉公正,克尽职守,很受当地士民推崇。万历八年(1580年),唐伯元调任南京户部主事。泰和百姓也为他立了生祠。
 万历十二年(1584年),御史詹事讲疏请王守仁从祀孔庙。首辅申时行等以肯定王守仁的功业、气节、文章为由,支持从祀建议。明神宗也表示同意。但是,阳明新学的后学者却过于反程朱理学的权威,一味肯定自我,以至于以自我原则荡轶礼法,渺视伦常。唐伯元出于维护封建法则、巩固封建统治,呈上《争从祀疏》,坚决反对王守仁从祀孔庙。接着,唐伯元又呈上《进石经大学疏》,同时献上两本自己加注的《石经大学》。在奏疏中,唐伯元进一步阐发了对朱学和新学的看法,表明了自己对从祀一事的担忧。明神宗将唐伯元的奏疏批给大臣们朝议,因而掀起一场攻击唐伯元的巨澜。于是唐伯元被贬到海州任判官。不久又调到保定府任推官。万历十三年(1585年)冬,才调回北京任礼部制司主事。
 第三年夏,唐伯元告假省亲,一住两年,与朋友们谈经论史,吟诗作对,深切体味到隐逸山林的乐趣。至万历十七年(1589年)春,假期已超过,他还乐而忘返。最后还是奉了老父之命才违心地回京。
 两年后的万历十九年春,唐伯元奉旨到民间为年方十岁的皇长子选取宫女。就此,唐伯元又做出了一件不寻常的事来。他借着这一话题,毅然上书《论选富人疏》。唐伯元毫无顾忌地说:“臣窃谓为皇长子者,不患宫人之不备,而患圣德之不修。伏惟皇长子英龄方茂,豫养宜端。而朝夕涵濡,宫禁尤切。”唐伯元还不知进止,居然引用太祖教导太子的话:“吾平居无犹伶近侍之狎,无酣歌夜饮之娱,正宫无自纵之权,妃嫔无宠幸之昵”。这无异于借太祖的话教训当时的皇帝。
 唐伯元也实在太大胆了,阅过奏疏的大臣无不为他捏一把汗:一触动帝怒,那就难逃厄运了。然而,出乎朝臣们意料的是,几天后,明神宗从宫中批卜御札,承认自己的过失。这使唐伯元深受感动,不禁精诚地说:“有君如此,其负忍之!”
 是年。唐伯元在湖广负责秋闱主考。接着回京到尚宝司任司丞。第二年,母亲去世,他匆匆回潮守制。守制期间的他把精力主要放在撰写《礼编》一书,目的在于匡救世风。这是一部28卷的大部头.前后共花了5年工大、万历二十二年(1594)秋,守制三年期满,唐伯元回京复原职,不久升调吏部文选司员外郎,代行郎中之职。此司职权极重,负责协助尚书掌管官吏的选调工作、唐伯元以感恩之心,强撑病体,勤谨地协助吏部尚书孙丕扬工作。他把全副心思都用在选拔制度的完善上。但是来自宫禁中的多方干预.本就使他们深感头痛,而神宗皇帝越来越严重的懈怠态度,更使他们束手无策。为此,唐伯元在突然被改任饶州通判之后,决意辞官归隐。
 唐伯元回到潮州,在西湖山北麓的寿安寺旁建了居室。又在雁塔下筑了钓鱼台,常披蓑戴笠,孤坐垂钓。他的健康状况越来越糟,在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秋后寂寂地离开了人世。享年57岁。 
 

标签: 
作者: 
NULL
来源: 
《潮汕文化大观》
浏览次数: 
9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