诙谐幽默妙趣横生——怀念潮剧老艺人杨祥振

    杨祥振是原汕头市潮剧团的丑角,因成功地扮演了《火焰山》中的猪八戒,因而被同事们戏称为“老猪”、我们戏称他为“老猪伯”。 
 
 舞台形象传神惟妙惟肖 
 
 老猪伯塑造角色的最大的特点是,演戏自然化,程式生活化,十分自然,不着痕迹。虽然他文化素质不高,但能够将对生活的观察与体会糅合到角色中去,因而使角色个性入木三分。从这点上讲,称他为艺术家也毫不为过。猪八戒是老猪伯最成功的艺术形象之一,但猪八戒对于老猪伯来说,有点是本色表演,因此,成功自不在话下。真正体现老猪伯功力的,是扮演罗正、徐能、郭宏豹和柳老大等角色。 
 
 罗正是潮剧《关羽斩子》中的一个县令,这是一个充满了喜剧色彩的典型的“小官猴”。应该说他还是想当好一个为民做主的父母官的,但当百姓的利益与他的乌纱帽相冲突的时候,他就只想保住自己的乌纱帽。而他又拼命地想掩盖他这种思想,于是百般辩解,结果欲盖弥彰。为了突出他的“渺小”,导演特别为他设计了一双厚厚的、里面掏空的靴子,这样,从外表看起来,他虽然穿着一双厚靴子,却显得更矮,加上他出色的表演,就更突出了他在高官面前的卑躬屈膝、奴颜婢相。这个角色较好地显示了老猪伯的功力。 
 
 郭宏豹是《武则天亲断梨花案》中的又一个反派角色。如果说罗正的“坏”还有一点出于官卑职微的无可奈何的话,那么郭宏豹则是一个彻头彻尾、一肚子坏水的大坏蛋!他本是魏元忠帐下的一个书记官,为了自己的高官厚禄、荣华富贵,不顾国家安危,不惜卖主求荣,伪造魏元忠手迹制造梨花反词,致魏元忠陷入冤狱。塑造这个人物时,老猪伯重点突出了郭宏豹从卑微到趾高气扬,进而厚颜无耻的特点,聊聊数招就成功地演活了郭宏豹。 
 
 徐能是《罗衫记》中的那个大强盗,由于年轻时的作恶,最后落得个被自己养大的儿子斩首的下场。塑造这个角色,饰演前半部分老猪伯着重突出他凶恶与残暴的强盗本性,后半部分则是一个垂垂老者,即使如此,也必须为他曾经的为非作歹付出代价,这是这个角色的教育意义。 
 
 柳老大是老猪伯演的为数不多的正面人物之一,这个角色戏份不多,但老猪伯贴合人物的程式与动作,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正直、善良的打铁汉形象。 
 
 老猪伯演戏简洁、冼练,该详的决不欠招少式;该简的绝不拖泥带水。充分体现了一个潮剧老艺人深厚的艺术功力与敬业的精神,很值得年轻一代学习。 
 
 培养青年演员不遗余力 
 
 上世纪70年代,剧团训练班招考了一批学员,其中有1名学员,功底相当不错,也能够担纲一些戏的主角,评价也很好,遗憾的是唱功不过关,唱起曲来有时要跑调。于是,老猪伯业余时间便义务当起了她的教唱老师,虽然后来她转业了,但老猪伯热心培养下一代由此可见一斑。 
 
 我进剧团的时候,正碰上兵荒马乱之时,有时为了演出需要,通常是很短的时间便要上台去顶替一些角色,老猪伯便对我说:“当你站到台上的时候,你就必须认为自己是最好的,这样才能发挥出你的最佳状态。而下到台下的时候,你就要虚心地学习、苦练,这样,你站在台上才不会底气不足。”谁说老艺人没有文化?老艺人说话都是至理名言! 
 
 生活中诙谐幽默妙趣横生 
 
 老猪伯在舞台上的形象多为妙趣横生的角色,生活中的他也十分诙谐幽默。 
 
 记得有一次,一位女同事带着儿子到剧团去,小家伙十分活泼可爱,老猪伯最喜欢逗他玩。他跟小家伙说:“我是你的爸爸。”“不是,我爸爸在家呢!”“是的,家里那个是正爸,我是你的副爸!”小家伙虽然还不懂事,但对这个明显的“非法入侵者”十分抗拒,几乎要把妈妈隔离起来,以后每每见到老猪伯,就立即把妈妈藏到身后,诚恐真的被抢走了,这段趣事也被传为佳话。 
 
 以前剧团下乡演出,条件较差,蚊子总是成群结队,有时蚊帐也起不了作用,老猪伯就躺在蚊帐中感叹:“唉!蚊帐蚊帐,是在‘帐蚊’的!”老猪伯总有一些连珠妙语,为我们枯燥的乡下演出生活增添了不少乐趣。 
 
 演员工作有着不同于其它职业的特殊性,以前的剧团生活尤其如此,因此,与家人团聚的时间是少之又少。老猪伯回家的时候,家人十分欢喜,但要不了几天,他回到剧团的时候,就会谈他家人对他的总结:“未回来时想念,回来时欢迎,回来后讨厌。”原因是他爱打呼噜,而他夫人又失眠,因此也道出了以前剧团生活游移、动荡的特点,因而也很容易与家人产生感情生疏的直接原因。 
 
 现在,老猪伯虽然离我们而去了,但每当忆起他的点滴趣事,还是会倍感亲切、忍俊不禁。

作者: 
李少茅
来源: 
《汕头日报》
浏览次数: 
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