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大钦道学思想初探

    林大钦,字敬夫,号东莆,明代潮州府海阳县东莆都(今潮安县金石镇)人。林大钦是科举时代潮汕地区唯一的一位文科状元,“其文名震惊宇内,其安邦定国之谋,拯世救民之策,久以深入人心,为世所仰,誉满神州也(1)。”由此足见其对后世影响之大,有关他的敏思捷才,善于应对的故事、传说几百年来也一直在民间广为流传,经久不衰,为人们所津津乐道。   然而,在研究领域里面,人们只多谈其诗文,不重视其政治主张和学术思想。对林大钦的学术思想的重视和研究,却是近年来才欣起的热潮。   林大钦生活的时代,正是阳明心学开始盛行,并进而发展到足以与程朱理学分庭抗礼的时期(2),当时潮籍诸贤,多学宗阳明(3)。这一时期林大钦曾于会试前参加了在京王门学者的聚会(4);入仕后,又曾与同僚中的王畿、钱德洪、徐樾、林春、赵贞吉、罗洪先等心学名家一起研习阳明心学(5)。这也就是说,林大钦虽然没有像薛侃、杨骥、陈明德、陈思谦等潮州名人显宦那样直接师事王阳明,却是通过与王阳明的弟子交往、切磋学问而间接接受阳明心学说。因此,有的学者认为“林大钦出仕之前已经受到阳明心学的影响。”“入仕于朝后,林大钦更深地受到阳明学的陶冶(6)。”也有的学者认为林大钦辞官后“回潮讲学,讲的就是阳明心学”。其学术思想趋近阳明心学(7)。进而又有认为林大钦终生的学术思想,“从根本上讲却是阳明心学逻辑发展的合理归宿(8)。”的论断。这实际上等于说阳明心学贯穿林大钦的一生,林大钦的学术思想以阳明心学而终。   笔者认为,把林大钦的学术思想定格为“阳明心学逻辑发展的合理归宿”的结论是一种以偏概全的观点,因为阳明心学仅仅是林大钦学术思想中的一个突出表现而已。据已发表的研究成果表明,林大钦的学术思想不是终生一成不变的。而是随着他的人生历程的起伏、仕途的起落、学识的长进等多方面的因素的变化而变化的。要而言之,嘉靖五十年(1536)以前,林大钦虽然接受了阳明学说,却未曾完全摆脱朱学的影响(9)。这说明登第之前,林大钦崇尚过朱氏理学。嘉靖十五年之后,林大钦摆脱了朱子学说,谈“心”说“理”,纯然合于阳明之道(10)。嘉靖二十年以后也即林大钦晚年的学术思想,与潮州王门学派的学术风格距离渐远(11),进而出现了否定“良知”说和否定“读书明理”、“致良知”的修持方法(12),这实际就是等于否定阳明学说。   那么,林大钦否定阳明学说之后,其学术思想又有什么样的发展变化呢?   阳明心学的核心是“法人欲,存天理”、“格物致知”、“行知合一”以及“致良知”等基本概念(13),这些理论林大钦归隐之后很少谈到,相反,他却出现了谈“道”说“道”,崇尚“无为”的学术主张,其学术思想与道家学说毫无二致。   道家学说的中心思想就是“道”(14),“道者,何也?虚无之系,造化之根,神明之本(15)。”也即“清静为宗,虚无为体,柔弱为用(16)。”道家学说的创始人老子也主张“清虚以自守,柔弱以自持(17)。”以虚寂的心灵,静观万物的运动变化,“虚而不屈(18)”,“致虚极,守静笃(19)。”“清静为天下正(20)”。这种“道”的“虚无”、“清静”,林大钦归隐后的著作中多有论及,如“诸贤须知吾道源从自心……此心广大空虚,原无取舍爱恶……此心空虚,万应自通,无边无畔,旁照四方(21)。”“一抚天地悠,万障属虚无(22)。”“功名不可为,虚恬聊自得(23)。”“一元浑无象,众说妙中虚(24)。”“万障属空虚,百理由一贯(25)。”“聊当凭天命,委志顺虚无(26)。”“会道不在多书,得道不在多言(27)”。    “无为”是道家学说的核心内容,也是老子的政治主张(28),所谓“无为”指的是“然身虽有事,而清静自然,形不疲劳(29)。”和“不先物为也(30)。”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顺应自然,不强作妄为(31)。”也即天地间的一切事物,都按照天道的自然规律,听任其自生自长,自我发展。   林大钦引退归乡后,因“弗获舒其志意,乃遂寄意山林诗酒之间(32)。”“净心遗纷业,修志在无为(33)。”摆脱了官场上和人事上的任何压迫因素,随心所欲,纵情山水,真正过起了隐居的田园生活。他认为心中的“圣人”,已不是象以前那样“行知合一”、“法人欲、存天理”,而是“所性和乎自然,能泊乎无为而应适机而动(34)。”在与同年切磋学问时,他主张“道以无为为妙,学以无欲为要(35)。”至于佛、周、孔、孟诸家学说,一言以蔽之,林大钦认为它们“也主无为(36)。”别无其它。另外,他还反复强调,“顺而行之即是道(37)。”“大界色象,源自天然,不容私意劳扰(38)。”“盖道自在,而悟各别(39)。”“诚者自诚,道者自道,言非人力为之(40)。”“大道不易方,自然有成理(41)。”“抚心得自然,时为达进模(42)。”所有这些实际上都是强调顺其自然在,不妄作为。    “和”、“安”是道家学者提倡的养身之道(43),“安,则物之感我者轻;和,则物之应我者顺。外轻内顺,则生理备矣(44)。”林大钦晚年对深谙这一道家养生术的潮州先贤、北宋高士吴复古推崇备至,认为吴氏“和安之对,得养生之术(45)。”到后来林大钦也提倡这种养生术:“仆思心和气和形和,常思此道可以养德,可以养身(46)。”   在老子哲学里,根本否定了“神”的存在否定了“神”对世界间万物的创造和主宰(47),这也就等于说道家学说主张“无神论”。林大钦归隐之后也力主“无神论”,他认为“明心见性,远罪安身,此由心无欲恶,随寓也乐。”“况今俗妪区区礼拜之诚,希图天堂,不已迂乎?”在其倡导下,其母太安人“不焚香以徼福,不供养以幸益,”一反“潮妪甚于礼佛焚香,布施求福利益(48)。”的陋俗,根本否定“神”的存在。   林大钦经常与同年好友通信,“悉拳拳于性命道德之说(49)”谈道论道,阐明自己的道学见解,如“道无尽藏,不自满足(50)。”“顺而行之即是道(51)。”“夫道之不明,皆吾人之过……而大成无为之学,不可期于世矣(52)。”“斯道不然自照自施,无牵无系(53)。”“盖道自在(54)。”“道以无为为妙……言非人力为之(55)。”“身屈道直,视死如归,身隐道彰,没齿无怨(56)。”他的同年好友中,也有的人推崇道家学说,如孙西村“质颇近道(57)。”丘秀才可以“相期以道(58)。”其中最为典型的要数林大钦的连襟兵部尚书翁万达。翁万达虽有阳明弟子之名,但他在思想上从来没有完全接受阳明学说(59),却好“多谈风水地理,方中之术(60)。”“讲求性理(61)。”翁万达的仕途虽是一路绿灯,但曾多次荫发归隐的念头。翁氏计划归隐之后,“买田数亩,咫尺东莆,欲相与讲道致知,安根立命(62)。”“拟取学官弟子员中有美质者十余人,相与讲学谈心;明道义,资见闻(63)。”还要与同乡郑介石“结构山隈,依岩上下;萃朋讲道,赓诗看书;薄视浮云,轨迹九有(64)。”晚年更有“采药养生,谈道自乐(65)。”的打算,可是后来还是自叹:“万达年过五十,学道无成(66)。”由此可以看出,翁万达晚年在学术上也有提倡道学的倾向。   除了林大钦、翁万达、郑介石外,当时还有不少潮藉贤达也喜谈道德、尚无为,故翁万达称:“我潮人多谈道德,负意气,不屑待于公卿之门(67)。”后世学者,惠来乡贤林廷玉也称林大钦“朋辈交投皆性道(68)。”即是谓此。   林大钦归隐之后,写下了大量的咏史咏物诗和田园诗,其中有许多诗是他的道学思想的体现,前文已有多处引用,这里不再赘述。下面是一首林大钦吟咏“道学”的最为典型的诗:   道人颜色好,称是汉时民。   不逐龙虎斗,空随糜鹿春。   浩歌移崇岳,意气凌衣巾。   轩荣何足语,高节滋嶙峋(69)。   通过这首诗,可以看出林大钦对道人的高尚气节的尽情高歌和对道人那种藐视荣辱,与世无争的道家处世准则的赞赏与向往以及他辞官回乡隐居的心态。   林大钦否定阳明学说,提倡道学是有他的学术背景的。林大钦入仕之初,心中充满了政治改革热情,以治国兴邦、革除弊政为己任,大有捋起袖子,大干一场的气势。“其大廷对策,洋洋洒洒,不下万言,皆剀切规讽,深中时弊(70)。”“风飚电烁,尽治安之猷谋(71)。”对当时腐败无能的明王朝提出了一个行之有效的改革方案。无奈明世宗昏庸无能,汪鋐、张敬孚等权奸秉政误国,林大钦的改革措施最终无法得到实行。这使他大失所望,深感壮志难酬。他满腔政治的热情逐渐地自然冷却,最终锐气消退,居官三年,郁郁而告养还乡(72)。“从此功名之心益消,任放之情转笃(73)。”随心所欲,纵情山水,过起了隐居的田园生活。此后的林大钦“厌恶世情人事(74)”、“壮心逐风景,遂与功名疏(75)。”由一个“奕奕有生气”的青年,很快变为一个“无心用世,优游典籍,情怡山水(76)。”的隐士,其学术思想也相应地随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由崇尚“致良知”的阳明心学改为崇尚“无为”、“顺应自然而生”的道家学说。   林大钦归隐之后,“淡然无心于用(77)。”“简弃世途,日以养心悟道为事(78)。”谈“道”论“道”,崇尚“无为”,其认识观、人生观、养生观、学术主张等等方面都完全属于道家学说的范畴,其学术思想明显属于道家学说。   后世学者对林大钦晚年的道学思想也多有论及,如清代雍正年间海阳县令张士琏称林大钦:“为严嵩、汪鋐所忌,随乞归养,筑居东莆山中,日与乡先达讲明道学(79)。”清代嘉庆年间海阳学者郑昌时称林大钦:“提倡道学,使里党之儒,不惑于佛老。尝辨之以谂其母安人,故安人之世,不焚香以徼福,不供远以幸报。平心易行,起化门内,以及于乡人(80)。”   注释:   (1)《东莆先生文集·重刊林大钦公诗文集序》。   (2)(7)(12)黄赞发《明代状元林大钦述议》,《潮汕先民与先贤》页79、页71、页81,汕头大学出版社,2000年版。   (3)陈香白编著《翁万达年谱》。   (4)《王阳明全集》卷36,页1319。   (5)(6)(9)(10)(11)黄挺《林大钦与阳明心学》,载《潮学研究》第7辑。   (8)《潮汕史》页476。   (13)郭伟川《明代中晚期的礼治危机与阳明学之形成》,载《潮学研究》第6辑,页307。   (14)(28)(47)《道德经·前言》,安徽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页5至12。   (15)唐·吴筠《玄纲论》。   (16)引自《揭阳道教与娘宫观》页43,中国文联出版社2000年版。   (17)《汉书·艺文志·诸子略》。   (18)(19)(20)分别见《道德经》五章,十六章,四十六章。   (21)(27)《东莆先生文集·卷三·华岩讲旨》。   (22)《东莆先生文集》卷五《田园杂咏》其六。   (23)《东莆先生文集》卷五《咏史六首》其三。   (24)(25)《东莆先生文集》卷五《感兴十七首》其四、其九。   (26)《东莆先生文集》卷五《秋夕》。   (29)元·吴澄《道德真经注·第八章》。   (30)《淮南子·原道训》。   (31)《道德经·二章注释》页5,安徽人民出版社,1990年版。   (32)林大春《东莆太史传》。   (33)《东莆先生文集·卷五·田园幽兴六首》其三。   (34)《东莆先生文集》卷三《驳左史书》。   (35)(40)(55)《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戚南山黄门》。   (36)(48)《东莆先生文集》卷三《书太安人不事佛语》。   (37)(51)《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翁思任》。   (38)《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包蒙泉侍御》。   (39)(54)《东莆先生文集》卷四《再与王汝中》。   (41)(42)《东莆先生文集》卷五《田园杂咏》其五、其六。   (43)王槐《〈苏轼文集〉中吴复古的道家思想初探》,《潮学》总第八期页40。   (44)《苏轼文集》卷34。   (45)《东莆先生文集》卷一《潮州八贤论》。   (46)《东莆先生文集》卷四《答诸友问疾》   (49)《东莆先生文集·跋》。   (50)《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陈碧洋》。   (52)(56)《东莆先生文集》卷四《复陈静庵》。   (53)《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王汝中兄》。   (57)《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孙西村》。   (58)《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丘秀才》。   (59)《潮汕史》页469。   (60)《稽愆集》卷一《与林东莆书》其一。   (61)谢龙焕《芷云参军函邀游岩不获召成序以赠》。   (62)《稽愆集》卷三《与戚南山黄门书》。   (63)《稽愆集》卷一《与李三州提学书》。   (64)《稽愆集》卷二《与郑介石书》。   (65)《稽愆集》卷三《与黄斗南书》。   (66)《稽愆集》卷三《与闻石塘书》。   (67)《稽愆集》卷二《与肖同野道长书》。   (68)林廷玉《仙溪杂徂初集》卷六《读〈东莆诗文集〉五卷》。   (69)《东莆先生文集》卷五《放歌》。   (70)翁如麟《林东莆先生文集序》,《海阳县志》卷十一《文集序》。   (71)陈衍虞《林东莆先生文集序》,《海阳县志》卷十一《文集序》。   (72)吴二持《林大钦与翁万达政治生涯异同》,《潮汕文化论丛》二集页211。   (73)《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谢以忠兄弟简诸知己》。   (74)《东莆先生文集》卷四《与翁东涯》。   (75)《东莆先生文集》卷五《林埔歌》。   (76)薛侃《东莆太史传》。   (77)《东莆先生文集·林若安序》。   (78)黄挺《论翁万达的学术思想》,《潮汕文化论丛》二集,页40。   (79)清·雍正《海阳县志》卷七《人物人集》。   (80)《韩江闻见录·卷一》页1。

作者: 
蔡金河
来源: 
第五届潮学国际研讨会论文集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