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面之缘”和“南吴北舒”

    吴老是一位爱国爱乡双重浓情的人,他必然关照到潮人群落里的后昆,他称对我的诗文还有些印象,并无限深情地勉励我更上一层楼 
     本文两个关键词:“三面之缘”,指的是直至此刻,我和吴老吴南生仅见过三次面;而“南吴北舒”,则是我对当代省级人物在书法艺术成就方面的定位,既有主观感情色彩的倾斜,又有客观科学尺寸的丈量,说得对不对 望以“抛砖”视之。 
 乙酉仲秋,吴老以八十又三的高龄,掷我一幅宽180厘米的横幅:书明代杨升庵临江仙词,笔走龙蛇,神情蒸蔚,骨格沉雄,娟丽秀真……我如获奇珍,立刻裱挂于厅堂白壁之上。甫一抬头,顿觉珠玉盈室,其光熠熠 我家虽为蜗室,然,谈笑有鸿儒,常有文朋诗友墨客骚人品茗于此。吴老的作品,自然便成为各抒己见、清赏评析的亮点,总体说来,赞誉者众。人们在玩味品论之余,总是喜欢问这问那,追根寻底,而诘问得最多的是关于我和吴老的关系渊源问题。意是和吴老若无绵厚情谊,岂能轻易获得这件墨宝? 好,就让我在这儿平铺直叙地慢慢如实道来。 
 和吴老的缘分,从“神交”这个角度释,由来已久;如从实际交往说,20余年来,却确确实实只有3次见面之缘。 
     第一次于1979年夏,我在广州军区宣传部从事新闻工作,对越自卫反击作战后,领导令王基宁 资深报人 和我带领战斗英雄报告团在穗作巡回报告,时任省委书记的吴老设宴招待了我们,我落座在吴老的左侧,席间,除谈一些政治酬酢和严肃话题之外,难闻到个性气味,许久以来我视吴老为倜傥雅士,仰慕之情一直在心灵深处涌动不已,便抓住良机把话题掰开,向吴老自报姓名籍贯,一方面表达了我对他的崇敬之意,一方面简略地谈到他署“何苦”笔名,和郑文峰合作创作的著名潮剧《井边会》,产生了广泛而长久的观众效应;谈到《松柏长青》;谈到文革中红卫兵砸烂他的珍藏茶壶玷污“百壶斋主”这个美名的往事;谈到土改时他抢救了大批珍贵文物,为国家立下功劳……记得他边听边颔首微笑,可以看出他当时对我这个晚生,还是比较喜欢颇感兴趣的,人们知道,他是一位爱国爱乡双重浓情的人,他必然关照到潮人群落里的后昆,他称对我的诗文还有些印象,并无限深情地勉励我更上一层楼。 
     第二次于1986年冬,时汕头市委特意邀请一批住穗潮籍作家访问家乡,有:秦牧和夫人紫风、杨越和夫人林凤、黄雨、林紫、张海鸥、林坚文、黄兰金、李新魁、郭小东和我。抵汕当晚,时任市委书记的林兴胜等领导设宴招待我们,吴老恰也莅汕,出席了晚宴,他当时非常兴奋,连说:“群贤毕至 群贤毕至 ”看到主人安排分两席而餐,他认为在情感上粘得不紧,建议两席并拢成“8”字形,立时赢得一片掌声 我此生参加过无数次宴会,这般就座,真还未见其二。席间,吴老成为大课堂的主讲人,其辞滔滔,不绝如缕。他谈到改革开放的重要性和必要性;谈到建设特区的一些创意和构想;谈到开办汕头大学的前前后后……这席话,和我当时的思绪一吻即蜜,我登时认定他是一位改革开放的先驱者;特区建设的探索人;引资创办汕头大学的燃灯人。他鼓励大家此行要深入实际,体察民情,探索思考,写出能回应时代呼唤的作品来。我的《赤子三部曲》就是在那时珠胎暗结的。 
     第三次于2005年秋,由郭小东组织,在座的有吴老、张宇航、雷铎、林伦伦、邹镇等,是一次休闲晚餐,有点神仙会韵味,虽然无主题,然而,始终围绕着文化话题进行:谈到郭小东的知青文学;张宇航的草原情结;雷铎的周易和方术研究;林伦伦的教育发展设想;谈得最多的还是吴老的书画收藏和书法艺术……因为席间有人提到10年前我曾写了3篇文章,分述雷铎、郭小东、周镇宏3位潮籍青年的文学创作成就,从而定位他们为:“当代潮籍文学三才子”,没想到,这个定位,一直引起关注,不仅没有异议,而且还被一再引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实践证明他们当之无愧。我生性狂狷,情之所溢,兴之所臻,不由对吴老的书法即席谈出我的看法来,并大胆提出“南吴北舒”这一论评,我见大家一时间有点不甚了了,连忙解释:“南有吴南生,北有舒同也!”并进而说明:“这里有两个限制词,一是限于省委书记,二是限于书法艺术单项”。大家很快作出反应,认同说:“既有独见,也很确切 ”吴老谦虚地说,这只是你个人的看法,是否恰当,还有待后人去自由评说,虽然有这两个限制词,也不敢当 
     我求索吴老墨宝,始于1986年,在杨越家看到吴老的作品,便托杨老帮我代求;再于1990年在许士杰病榻前看到吴老的诗并书,再请许书记代求:三于1997年在林墉家中看到雷铎展示吴老为其书写的笔墨,便流露出索书的愿望,雷铎主动提出为我索求……20年过去了,于今终遂夙愿。回想我于1980年当面向林墉求画,延至1991年才如愿以偿。说明,向名人求书索画,必须:执着、耐心、自信,当有一个等待的过程。记得林墉对我说过,我的画如能被裱挂起来,经人时时清赏,价值无限;如若湮没于收藏柜中,对我本人和我的作品,实际上是无值可言。我一直记住这句话。今日已然把他的作品和吴老的作品装挂起来,让这两位潮籍书法名家和画苑高手的作品,能时时刻刻澎湃我的恬寂生活,激活我的淡默灵魂,朝夕晨昏,阴晴寒暑,陪我走完人生的晚程岁月,把有限生命推至开心的颠峰时刻;同时,希望有更多的朋友能到我家来做客,分享这两席美妙的艺术大餐,使这两缕艺术精魂能够相传得更加邈远。
 

作者: 
郭光豹
来源: 
汕头日报(2006.1.8)
浏览次数: 
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