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暑木为抗日锄内奸

    陈暑木,1901年出生于泰国春武府程鹿滑镇一个爱国华侨家庭,祖籍澄海(一说饶平)。8岁时他父亲将他送回中国读书,1917年与其夫人郑慕昭创办反帝、反封建的杂志《火山》;1926年举家返泰国,先在春武府黄魂学校任教,并兼任泰国《华暹日报》、《华暹新报》特约撰稿人。不久,自己创办《晨钟日报》。“9•18”事变消息传至泰国,陈暑木闻讯,义愤填膺,祖国领土岂容侵略者肆意践踏!他遂利用自己的刊物,刊登有关“号召泰国华侨行动起来,用实际行动支援祖国抗日”稿件,其时他的《晨钟日报》成为泰国闻名的抗日喉舌;1932年初夏,他弃文就武,投笔从戎,回国参加抗日,先考入黄埔军校,被安排在第八期华侨特别班学习,毕业后随部队北上抗日,先后参加“古北口战役”、“喜峰口战役”。1936年,被晋升为陆军某师政治部主任;翌年9月,调任“潮汕地区抗日统率委员会”委员兼“潮汕地区抗日游击队”副司令;1939年至1942年,调任饶平县县长。本文要讲的就是他在饶平当县长时的一个故事。 
     1941年7月初,日、伪2000多人在海、空军的掩护下,大举进犯、包围饶平县城。有一次,陈暑木获得情报,得知日、伪一部是日进驻城外某村。即当机立断,决定利用黑夜,偷袭日伪驻地。遂召开秘密会议,部署偷袭计划。参加秘密会议的仅有10个人:二个警卫中队各一正二副中队长计6人、县府警卫班班长徐某、县府陈秘书、县长陈暑木及其贴身卫兵蔡某。 
     当晚,陈县长亲率警卫队出击。不料敌人早有准备,警卫队损失近半,失败而回。此次偷袭失败,陈县长断言:一定出了内奸!但当日参加秘密会议的人,个个都与日寇有着不共戴天的仇恨,有谁肯干出这伤天害理之事?这时,有人向陈县长透露:其贴身卫兵蔡某没有参加当晚的偷袭行动。 
     却说陈县长这个贴身卫兵,身高有一米七几,擅长拳术,专使双枪,十发九中。姓蔡,因他的嘴唇呈乌色,故时人均叫他“乌嘴蔡”,其名字却被人遗忘了。“乌嘴蔡”以此特长,在县府很是吃香。陈暑木是个爱才之人,遂将他视为心腹,收他为贴身警卫。 
     “乌嘴蔡”虽不愁吃不愁穿,但在县府内外的行为均有越轨的传闻,同时手脚也有些不大干净。这些,陈县长早有所闻,但认为不算什么大问题,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地算了。现在碰到这个天大的问题,陈县长不得不和众人重温“乌嘴蔡”过去的一言一语、一举一动——— 
     有人发现“乌嘴蔡”有一支日本造打火机;有人发现“乌嘴蔡”在晚上经常出入汉奸卓歪鼻的大院;有人发现在偷袭行动的当天下午,“乌嘴蔡”匆匆出城去了,而且行踪诡秘……“就是他,这个内奸、民族的败类!”陈暑木气得对桌子重重一击,把茶杯震碎落地。 
     为减少不必要的牺牲,为保证抗日的顺利进展,为替在偷袭行动中英勇献身的抗日志士报仇,大家一致决定严惩内奸“乌嘴蔡”。然而“乌嘴蔡”并非是一等闲之辈,就凭他的武术和枪法,三五个壮汉也近他不得。陈暑木略微思索一下,压低声音对大家如此这般地交代一番。 
     翌日,县府发出通知:县府所属各部、科、室人员,凡持枪械者,三天内到内务科办理检验、编号、登记手续。第二天午后,“乌嘴蔡”漫不经心地走进内务科,科长老黄按约向里屋发了个信号,几支上了栓的枪口早已对准“乌嘴蔡”。这时,陈暑木也随之踱进屋来,向“乌嘴蔡”打招呼:“老蔡,验枪呀?”“是啊,这鬼点子一定是你出的,够烦的。”“乌嘴蔡”说着,从身上抽出两把枪,放在验枪桌上。陈暑木从桌上拿起这两把枪,一语双关地说:“没办法呀,我们不仅要防御外部的敌人,也要防御内部的奸细啊。”“乌嘴蔡”一听,觉得很不是味儿,猛然才发现情况有些异常,但已经迟了——陈县长早将枪口对准“乌嘴蔡”,并声色俱厉地喝道:“‘乌嘴蔡’,你这个民族败类、内奸,你知罪吗?”“乌嘴蔡”知道事情已经败露,但有日本人做后台,也肆无忌惮地冲着陈暑木说:“姓陈的,你若放了我,我可以在日本人面前给你美言几句,给你留条生路。要不……”此时陈暑木已气得几乎牙齿咬碎,不等“乌嘴蔡”的话说完,即开枪射击,隐蔽在里屋的几个警兵也同时向“乌嘴蔡”开枪…… 
     叛徒、内奸“乌嘴蔡”终于被识破并铲除了。时至今日,80多岁的三饶人还记忆犹新,津津乐道地讲述当年陈暑木智锄内奸的故事哩。
 

作者: 
徐光华 吴忠文
来源: 
汕头特区晚报(2005.11.17)
浏览次数: 
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