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战斗在大南山的国际战士赵公卫

    赵公卫1903年12月4日生于朝鲜咸镜南道德城郡一个贫农家,在乡间私塾勉强修完小学。1919年到汉城打工。这时他已深感做亡国奴的痛苦。1921年在友人李禹相的帮助下,来到我国上海做工,并参加由韩国民族独立运动领导人,在中国组建的“大韩国临时政府”的抗日复国运动。1923年春由韩国流亡政府保送到云南陆军讲武堂学习军事,此时改名金仁。1925年到黄埔军校任体操教官,并易名吴明。1926年7月由王侃、杨宁的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11月黄埔军校成立特务营,赵为副连长。同年12月参加我党领导的广州武装起义。广州暴动失败后,赵随队撤至花县后转到香港,不久回到上海,并被编入中共朝鲜支部,分配在法南区从事党的工作。 
     1937年“七•七”卢沟桥战事爆发后,翌年赵公卫来到潮汕投靠翁照垣,被分配在统委会任教育副官。后到揭阳任县自卫大队副队长,易名赵日青。此时他为中共领导的揭阳青抗会上军事课,为妇女训练班培养人才,还率队在赤寮等地与日伪交战。 
     时任中共潮揭丰边县委组织部长的陈勉之(张克),约见了赵,并审查赵的历史,同意恢复其组织关系。与党失去联系翘首以待4年之久的赵公卫,又重新回到党的怀抱。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党所领导的抗日韩江纵队人员分散隐蔽,领导要赵公卫隐藏下来继续为党工作。1946年经同事林桂生的推举,得到地下党同意,赵出任国民党南山管理局军事科长,化名赵公卫。党的关系由政治交通员杨秀钦带交管理局所在地两英镇党组织,中共两英党总支指派钟震与赵直接单线联系。赵到任后很快掌握了该局的机构设置及人员政治面目,武装编制和枪械配备等情况。赵还及时了解到管理局党政军联席会议内容及特务活动等情况,如将国民党内部的《党工汇报》内容,专员公署要缉拿我党的潮阳领导人吴扬(吴承映)的密电,马上向党通报,使党组织能及时采取应变措施,避免不必要的损失。值得一提的是1948年9月,地下党在处决叛徒陈壬癸的关键时刻,赵挺身而出,不顾个人安危,深入巢穴,策应锄奸,出色完成了党的重托。 
     1948年10月10日潮汕地委《团结报》报道抗征队这一英勇行动。陈壬癸被处死后,党组织为了赵家安全,先安排赵家属撤离两英上大南山入伍,赵还带上他收集到的一套五万分之一的《潮汕军用地图》,这份地图在潮汕解放战争中,给领导在军事部署和指挥作战中起到重要作用。赵上山后分配在潮普惠南分委军政干部学校任军事教官。当时潮汕行政专员兼保安司令喻英奇,向革命根据地发动疯狂的“围剿”,为了阻击敌人进攻,我游击队准备破坏桥梁,急需炸药,赵提供了挚友林邦靖(林友)帮忙,因其亲戚是汕头特务骨干,保存有一批黄色炸药可供用。为此林还冒险把炸药从庵埠提取来汕。汕头地下党陈宁、邱盛花、郭克将炸药伪装后运出汕头,在潮阳联络站和普宁武工队帮助下,运抵大南山根据地,在反“围剿”斗争中,发挥了巨大作用。1949年1月,潮汕人民抗征队编为人民解放军闽赣边纵队第二支队,赵被调往二支队司令部任作战参谋主任兼军事训练班和军政学校教官,为潮汕解放战争出谋献策和培训军事人才。同年10月汕头解放,赵随队入城接管市公安局并任该局秘书科长。1952年赵被调到市财政局公产科任科长。从1950年至1952年赵被选为汕头市人民代表。1953年调为生产教养院院长。1957年赵调任市民政局局长,他克尽职守每到一处均以身作则,平易近人,群众威望很高。1964年赵离休。因赵离开家乡已是几十年,思念亲人心切。1984年他被批准回乡探亲,了却他一生的心愿,也增进了中朝友谊。时任市政协副主席、诗翁张华云曾填“南乡子”词赠赵老: 
     仗剑少年郎,风雪连天夜渡江。蹈火赴汤无返顾,坚强。唇齿相依兄弟邦。 
     战斗几星霜,两国重光愿已偿。未改乡音归去也,还乡。留得英名两地香。 
     1985年1月赵公卫因病在汕逝世。这位国际革命战士,漂洋过海来到我国,几十年风风雨雨,与潮汕人民同甘苦、共命运,献出了毕生精力。潮汕人民不会忘记这位亲密战友。 
     注:“东武”系指解放战争期间,大南山东区敌后武工队的简称。
 

作者: 
秦梓高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2.4)
浏览次数: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