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征程一战士——忆念父亲陈衍之

    
     金秋时节,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活动接连不断,在这个永远值得纪念的特别日子里,我止不住对父亲的哀思。今年初,重病缠身的父亲已经念念不忘这个日子的到来,甚至颤抖着手提前写下了纪念抗战胜利的诗词。但他来不及看到这些诗词的发表,6月3日就被病魔夺去了生命。 
     父亲陈衍之是一位抗日老游击战士。1937年“芦沟桥事变”后,抗日的烽火在中国大地熊熊燃烧。当时父亲在家乡上初中,开始接触革命的启蒙教育,参加了地下党组织青抗会领导下的随军工作队,在谋报组和宣传组开展抗日救亡活动。升入广西桂林高中后,地下党组织安排他在学生会主编大型版报《一周间》,传播进步思想,1942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不久由于桂林中学党组织受破坏,父亲未毕业不得不转到广东,报考战时迁往粤北坪石山区的中山大学,被文学院历史系录取。在大学,依靠地下党组织,父亲和有志者们组织秘密学习小组,探讨青年前途、中国革命等问题。1944年夏,日军疯狂进攻粤北,中山大学在硝烟弥漫下被迫停课疏散。东江抗日游击队通过地下党秘密串联、组织进步学生参加东江纵队。父亲便毅然投笔从戎,奔赴抗日根据地。组织指定父亲负责带领十多位学生,一路翻山越岭、历尽艰险、辗转数月,终于到达惠州沙鱼冲的东江纵队司令部。入伍曾生、尹林平率领下的东江抗日游击队。 
     根据中央要迅速扩大华南游击区的指示,1944年秋,父亲在东纵政治部举办的青年干部班学习结业后,先后在揭阳、潮阳、汕头、惠来等地的中学,以教师身份为掩护开展革命活动。 
     抗战胜利后,1946年东江纵队北撤山东回师南粤,经整编发展成为粤赣湘边纵队。父亲1947年初冬到大北山闽粤赣边纵队,同时接受创办《团结报》的任务,是《团结报》社创始人之一,曾任负责人兼总编辑。随后根据革命需要,父亲又曾在大南山南行委、两英军管会、边纵二支队政治部等处工作。 
     新中国成立后,父亲忠于职守,清正廉洁。那怕后来受冲击和排挤,没有得到公正的待遇,依然对党一片赤诚,对前程抱着希望。离休赋闲后,他开始习作诗词以抒发情感,寄托精神。他所写的诗词和文章,对火红战争年代的怀念和眷恋占了相当多的篇幅。写诗也成了他晚年生活不可或缺的精神粮食,颐养他好学多思的生命直至85岁。 
     父亲的生命跨入了抗战胜利60周年,但没能最后荣获象征革命征程的抗日纪念勋章。以下是今年1月他在病中写下的“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诗: 
     抗日硝烟八年程,烽火奋勇战敌声。黄河咆哮英雄气,中华血泪笔墨情。六十多年路漫长,河山改变创新篇。今日共庆奏凯歌,烈士精神永颂扬。
 

作者: 
陈伊莉
来源: 
汕头日报(2005.10.9)
浏览次数: 
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