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籍侨领蚁光炎对抗日战争的贡献

    蚁光炎是上世纪30年代泰国著名的华侨领袖,是杰出的社会活动家、爱国主义者和抗日英雄。蚁光炎生前在泰国,经过长期的艰苦奋斗,兴办实业,为发展和繁荣泰国经济做出巨大贡献,加以他曾担任两届中华总商会主席要职,热心服务华侨、家乡和侨居地社会,所以备受各方尊崇,后因领导侨社开展抗日救国工作,终为日伪所忌,遇刺殉难。对于这位华侨史上的巨人,中泰两国朝野均一致褒扬并予缅怀。 
     鼓励华侨投身前线“七七事变”爆发后,泰国华侨纷纷成立救亡队伍,有的直接上前线杀敌,有的担任战地救护工作,有的报考军校,有的回国参加服务团,一队去了,再去一队。“而这些队伍,中华总商会蚁主席给他们证明身份,介绍给有关机构接待;没有钱回唐山的,蚁主席则替他们找免费的船票,再掏自己的荷包给一点路费,临开船的时候,他还上船去送行,殷殷慰勉,大有‘易水’送别的味道 每一趟船开回唐山,都可以看到他老人家在船上挤上挤下。”去唐山的这些人当中既有蚁光炎先生的外甥陈万通、义子丘顺贵。更多的是泰国爱国华侨中的热血青年,当时数百泰国华侨青年分几批回国参战,有的参加新四军、有的上延安,所有船票都是蚁主席捐赠的。尤其难得的是,蚁主席发公函介绍一些爱国华侨生到“陕北公学”学习,支持这班热血青年投奔中国人民抗日圣地———延安。 
     捐赠财物支持抗日 
     抗战后,海外华侨对祖国最大的捐助,就是侨胞各个阶层发动大规模的捐款捐物运动。当时,蚁光炎、陈景川、廖公圃等潮籍侨领,在泰国成立“全国劝募公债暹罗分会”,并担任正副会长。蚁光炎带头捐款捐物,同时发动侨胞募捐,从1938年11月至1939年4月,蚁光炎本人及泰国侨胞共捐款达240万元以上。1938年,蚁光炎带头捐赠一批汽车支持祖国人民抗战,并发动华侨司机回到祖国西南帮助运输抗日物资,特别要指出的是蚁光炎在八路军、新四军坚持抗日英勇奋战的鼓舞下,在捐助国内抗战巨款中,时刻没有忘记对他们的支援。蚁光炎委托翁向东先生负责运送大批药品和两部救护车到香港廖承志办事处,转送给八路军和新四军,还多次汇款给宋庆龄、廖承志,请他们转交给八路军、新四军。 
     蚁光炎对抗日一掷千金,可对自己的家人却要求节衣缩食。他的儿女们在外读书,每天中午都要在学校寄膳,每天每人的午饭钱加零用钱只有十个士丁;抗战期间,蚁光炎规定每人都要拿出一半作为救国捐,遇到中国战场上胜利或是失利的情况下,每天还要再挤出一两个士丁。 
     团结侨胞宣传抗日 
     抗战后,海外华侨在抗日爱国的旗帜下,出现了空前团结的喜人形势,一个显著的变化是各种社团均以民族利益为重,消除隔阂,加强团结,组织侨众支援祖国抗战。蚁光炎号召海外华侨“反抗侵略,全力救亡”,在总商的发动组织下,以首都曼谷为中心,迅速掀起抗日救亡爱国热潮。与此同时,他还派代表到东南亚各国,“与那里的华人社团进行联络,互通抗日救亡运动开展情况,以便步调一致,互相配合,共同为祖国的抗日救亡运动出力”。由于这些爱国社团的积极联络,华侨各界加强团结,为支援祖国抗日贡献力量。同时,他还运用各种形式深入开展宣传鼓动,动员侨胞各界人士支援祖国抗战,“我们都是中国人,救国人人有责”,这是蚁光炎动员泰国华侨积极投入抗日爱国斗争的一个响亮口号,得到侨胞各个阶层热烈的响应。爱国报刊是宣传抗日救国的喉舌,蚁光炎等人斥资创办了《中国报》和《中原报》,对宣传抗日支援祖国,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尤其值得指出的是,1938年初,国民党元老黄兴夫人、徐宗汉等到泰国宣传抗日,看望侨胞,蚁光炎热情接待他们,并且自始至终陪他们到华人聚居的城市组织大会演说、举行座谈会、宣传抗日;1938年春夏之交,广东省军政长官余汉谋和吴铁城特派丁培伦、丁培慈两兄弟到南洋各地宣传抗日,他们到泰国后,蚁光炎热情接待了他们,陪同并安排他们在泰国一个月的宣传工作,直到圆满地完成任务。 
     抵制日货坚定抗日 
     蚁光炎领导泰国中华总商会,号召侨商、侨贩抵制日货,工作做得相当出色,使过去日货的集散地———力察旺大马路,成为门前冷落车马稀的死市。内地方面抵制尤严,北起清迈,南至合艾,华侨商店和华侨摊贩一律不进日货,而转办省港欧美货了,这无疑是万众一心的表现!而蚁光炎作为在曼谷和湄南河口拥有最多驳船的船主,在这场斗争中,蚁光炎以身作则,带头走在运动的前面,“他下令自己庞大的船队停止运输日货,各个火砻停止向日本出口大米,尽管自己的事业由此受到严重损失,但他还是以抗日大局为重,不惜牺牲自己企业的利益”。这样一来,直接削弱了日本的经济力量,对国内的抗日战争起了密切配合的作用。日本财阀派往南洋的视察员承认:“华侨在暹罗的排日可以说划子 驳船 罢工起首。吃水十二尺以上的船,既不能在此处 曼谷码头 卸货所以在货物搬运上,划子的协助是不可缺少的。然自事变以来,中国划子的并不愿意协助。日本船又自从最初起,只可装卸轻的货物。如此情形,于日本对暹罗的影响颇巨”。由于蚁光炎领导爱国侨胞抵制和拘卸日货的结果,“日本与泰国的贸易值,从1937年9月的六百三十万日元下降为1938年4月的二百七十万元”。下降的幅度相当惊人,说明泰国华侨之抵制日货,是极有效果的。 
     传达侨情贯通汇路1939年5月13日,蚁光炎赴韶关参加广东省参议员第一次会议,广东省的中部和东部是抗日的前线,日机经常狂轰滥炸,情势十万火急 为了转达侨情,了解抗日战略,蚁光炎仍不顾个人安危,带着秘书毅然动身回国。他们飞抵香港后,改乘小船到惠阳沙鱼涌上岸,辗转到兴宁再抵韶关,在参议会上,蚁光炎特地报告了泰国侨胞抗日的情况,使议员们深感鼓舞。他还就“保护归侨”和“救济民众”两个问题,提出宝贵的建议,受到政府的高度重视和采纳。会后,蚁光炎在两广监察使刘侯武、广东战区司令长官张发奎、余汉谋的陪同下,视察前线并慰劳战士,又回到阔别多年的家乡南畔洲村看望姐姐和众位乡亲父老,谁料在家乡只住了3天,日军突然登陆汕头,汕头失陷了。刘侯武急电澄海县长,马上派员护送蚁主席至兴宁,再从兴宁转惠阳抵达香港。在港期间,他还特地就潮汕地区的侨汇驳汇问题,一方面与香港金融界协商筹划,另一方面电请省府主席李汉魂协助解决此事。李汉魂马上令省各级银行认真办理,并复电蚁主席,让他放心。今天我们知道的,有关“抗战时期潮汕侨汇驳汇”史,原来还洒遍了蚁主席的一份“血浓于水”的苦苦心血! 
     赈济乡梓教育救国 
     海外华侨支援祖国抗日救亡的其中一种爱国举动,是竭尽全力赈济家乡灾荒。1938年,潮汕地区遭受自然灾害,米粮奇缺,价格暴涨。蚁光炎得知后,就借助刚刚成立的泰国潮州会馆的名义,组织了潮州米业平粜公司,从泰国购买大米,然后运到潮汕地区平价出售,解决潮汕地区的粮荒问题。在潮汕地区陷落后,回国奔走,救济灾民,前往重庆向国民党政府反映海外侨情,提出“加强抗战,开发西南”的积极主张。并个人捐献2万元,作为抗日军费。随后到四川、云南考察,以便劝导海外侨胞回国投资,增强国家实力。自己带头投资十万元,在云南边境兴建垦殖厂,因此这一阶段是潮汕地区海外移民国内投资的一个新高潮和转移。还在泰国和家乡致力兴资办学,为祖国培养人才。曼谷的华文学校新民学校、崇实小学、中华中学的高中部和“中华图书馆”泰文补习学校俊才学校,以及教会学校易三仓商业学校,都或多或少得过他的资助,他还在新民学校和俊才学校担任董事会主席,新民学校、崇实聘请了进步教师庄世平、黄觉生等老师,培养出一批爱国侨生,相续回国参加新四军、八路军、东江纵队等抗日队伍。在家乡,他也出资创办该村第一所小学———南洲小学,资助汕头海滨中学等学校,并担任澄海中学和潮阳西关学校的校董。 
     鞠躬尽瘁舍身抗日 
     由于蚁光炎是中华总商会主席和坚决抗日的爱国侨领,在泰国华侨的各项爱国运动中,作出巨大的贡献,并享有很高的威望。敌伪军分子除了散布谣言中伤他之外,更密谋除掉他。面对敌伪分子的威胁利诱,好心的亲友劝他暂且躲避其锋芒,别回泰国。但蚁光炎正气凛然地说:“若为国家侨社之事,则何处非险地,大义所在,岂敢以性命自私乎!”敌伪分子见利诱不能奏效,采最后竟采用了极为卑鄙的暗杀手段。于1939年11月21日晚间杀害了蚁光炎。在弥留之前,先生以极微弱的声音告诉夫人:“我虽死,尔等免用痛心,中国必定胜利”!说完这句话,再也说不出话了。他最后一息尚念念不忘自己可爱的祖国,相信中华民族不会当亡国奴,相信抗日战争必定胜利。这是何等可贵和崇高的爱国精神呵 在他被送到中央医院半小时,终于为国牺牲,与世长辞。
 

作者: 
吴忠文
来源: 
汕头日报(2005.9.12)
浏览次数: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