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庵发现林大钦的颖悟

    黄石庵是潮州闻名的状元先生,他是饶平龙眼城都(今隆都)龙美(俗叫陇尾)乡人,属饶平道韵建饶公派,所以同宗的人常谈他发现林大钦颖悟的故事,究竟如何发现,颖悟表现在那里,就童年时听到的,记忆所及,粗略介绍给大家听听。
     黄石庵是品学兼优的一方名儒,曾执教于潮州金石乡的私塾。有一次,他出了一个对子,题目:“尧有九人而已。”要求学童们写出对句。这是一句干涩的古典句,是不容易对上的啊!全班学童,个个搅动脑筋,搜索孤肠,总想不出对句,骚头弄发,愁眉苦脸,有的想得慌了,便跑到门外去。林大钦当时是个未入孔门的小孩子,经常在私塾附近玩,偶尔也探头探脑,窃耳听老夫子的高声朗读,看那摇头摆脑的表演,倒也开心;有时也听孝经夫子咬文嚼字的讲解,虽不什了之,但也听得入神。这时,眼看这些学童们的千状百态,便好奇的问跑出门外的究竟是怎么回事。有的不屑顾;有的在无可奈何中反问他,并说他听了也不懂。林大钦倒挺认真地说:“说来听看,说不定我会懂呢!”那学童便说是要作对子,并把上面的句子说了。不料林大钦听后随口便:“尧有九个人而椅(擦椅),那么必然洁净无比了!” 
    在走投无路中,这学童听了林大钦说的话,像抓到救命稻草似的,便把他说的内容,写成一句对子:“其洁净甚也夫”交了卷。其余的人在无办法中,也争相仿效,什么“何其洁净也欤?”“其清官之首欤?”“舜其廉洁人哉!”……胡扯乱写。黄石庵见学童纷纷交卷,以为大家茅塞顿开,是作对了。戴上老花镜一看,虽乱七八糟,但千篇一律,都挨近“洁净”之类。不禁追问究竟,学童们只好如实回答。老人家听了,便步出门外,看个明白。此刻大钦尚未离开,见老夫子出来,有点害羞。石庵见他虽面有菜色,但倒眉清眼秀。问明情况后,觉得这个未入学的“奴仔”,虽答得不伦不类,但觉心窍好,理解也不无道理,便问他“要读书吗?”大钦说声“要!”从此大钦便跟着读起书来。
     恰好聘期已满,黄石庵徵得林的父母同意,便带大钦到龙美家中,悉心培养,竭力诱导,使林不但日就月张,饱学卓识,而且以后佳对层出不穷,文章著称于时。这可说是黄石庵教学有方,循循善诱的结果。故林中状元后,特奏准嘉靖帝给启蒙教师建府第,借以报答先生的深恩大德,树立了尊师的楷模。 
    上面的故事,大概不会全是无稽之谈,下面录林的巧对几则,借窥其文采横逸,出口成章的超脱才力。 
    (甲)林大钦的心爱八哥鸟被一豪绅扣留,他索讨时,声言能对上其对就归还,否则免想。恰当午餐,其句为:“盘鱼难出海。”林即对曰:“笼鸟易归巢。”这样豪绅便不得不还。 
    (乙)林大钦十五岁中了秀才之后,到翁万达的岳父乡里当塾师,翁的岳父生日大宴却不请他。林大钦见一乞丐从馆前经过,便鼓励这乞丐带他写的贺联去赴宴。主事者见此衣衫褴褛的人,不予理采,见了贺联:“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堂。”确是绝妙佳对,因那年恰好闰月,又当春天,乞丐便得大享口福。翁见了,便建议岳父次日特设宴请塾师,席间翁出对再三试其才情,林的巧对妙对有:“(1)眼睛子,鼻孔子,曾(眼)子反居孔子上;眉先生,须后生,先生不如后生长。(2)雄风吹谷有在前;急水流沙粗落后。(3)叉手蟹,鞠躬虾,专敬林先生仔;献爪龙,展翅凤,特朝诸夫子翁。(4)龟圆鳖扁蟹无头,满盘尽是壳;鳝长鳅短鳗有耳,整篮全无鳞。其后,翁与林同游桑浦山,林又巧对对翁的含讥之对:“林尾枝摇,鸟小毛稀,欲栖身还须用力;山兜水浅,龙大角现,未得志暂且藏身。”翁大为惊奇,便请岳父把小女儿许配林,故翁、林成联襟。  
   (丙)林大钦二十岁高中状元,擢翰林院任编修,有一老翰林见了,很不服气,要林答其对:“东鸟西飞,遍地凤凰难插足。”林脱口答称:“南龙北跃,满江鱼鳖尽低头。”本要奚落,反被嘲笑,从此众翰林便不敢再小看林大钦了。
 

作者: 
NULL
来源: 
潮人黄姓
浏览次数: 
84